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你陪伴的夏天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是你男人
    顾承泽绝对是故意的,他绝对已经看穿了她的身份。

    绝对不能被她认出来。

    而这时连心的眼神从何映柔的脸上一晃而过,她的慌乱并不比连心少。

    对了,现在最担心连心身份被识破的不应该是她本人,而应该是何映柔才对。

    刚才大家都亲眼看到顾三少有多护着她,要是确认了她的身份就是玉连心,吃不了兜着走的应该是何映柔才对。

    即便玉连心的身份在旁人看来已经是前妻,可是三少想护着她,又有谁能拦着?

    果然,还没等连心开口,何映柔就匆匆过来挽住她的胳膊,她嬉笑道:“这位是我朋友,刚才我们闹着玩的,大家散了吧。”

    这个女人变脸还真是快,刚才还拿着匕首架在她脖子上威胁,转脸就用影后级的表演成功糊弄过了看热闹的人。

    旁观者纷纷散去,作为主办方的许念微站了出来,“既然何小姐都说了这只是玩笑,还请各位散了吧。”

    她可不想在自家地盘上搞出什么幺蛾子。

    连心的脸一直火辣辣地疼着,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去处理伤口,至于何映柔,有的是时间跟她慢慢算账。

    “是这样吗?”顾承泽语气不咸不淡。

    可他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压迫。

    连心不想再在这里耗费时间,“那三少希望是怎样?”

    时间越久,她脸上的伤口流的血就越多。

    而顾承泽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你受伤了?”

    连心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颊。

    她戴的是白色口罩,要是渗血的话痕迹会非常明显。

    “与你无关。”连心推开何映柔,越过还没来得及散去的围观者,径直往门口方向走去。

    “拦住她。”

    话音刚落,顾承泽身边的保镖统统出动,将后门出口堵住。

    “三少,我刚才已经跟大家解释过了……”

    “还没到跟你算账的时候。”顾承泽睨了何映柔一眼,打断了何映柔的话。声音虽然不大,却似雷霆万钧。

    连心也没空理会她,她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郑晋,“让开。”

    “少夫人,别让我们难做。”郑晋就像挡在她前面的一堵墙,寸步不让。

    “你们认错人了。”连心说完便要硬闯。

    可是顾承泽身边的人没哪个是酒囊饭袋,见她试图暴力冲出,也不客气,聚在一起围成一道人墙。

    惹不起她还躲得起,处理伤口的时间刻不容缓。

    这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

    连心转身欲走。

    顾承泽似乎察觉到她的心思,吩咐郑晋道:“堵住所有出口。”

    “三少……”许念微试图阻止。

    可是蚍蜉岂能撼树?

    这是他们许家的地盘没错,可是在三少面前他们也没资格说个不字。

    “顾承泽,你别太过分!”连心被逼得走投无路。

    他这是几个意思,把她当成囚犯吗?

    “摘掉口罩。”他的语气是上位者的霸道跋扈。

    连心背对着她紧皱眉头。

    这时候她注意到何映柔的表情也不太好看,难道……

    何映柔拿手示意了她注意自己的脸。

    连心知道,多半是伤口的血液已经渗透了口罩。

    何映柔后悔不已,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绝对不会选择在今天以这样的方式报复玉连心。

    “三少,您看……”

    “没你说话的份。”顾承泽丝毫不留情面地打断了何映柔的话。

    他现在没心思听这些人的杂音,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快扯下那个女人的遮掩,然后亲自把她押回帝都。

    眼看着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顾承泽手腕如此强硬,连心能做的只有硬闯。

    她回过身,拳脚毫不留情地冲着那道人墙。

    连心不相信,以自己的身手今天还冲不出去!

    顾承泽的保镖反应也很迅速,一个闪身躲过了她迎面而来的拳头。

    可是,他们只是被动防御,并不主动出击。

    就在双方打斗的时候,顾承泽终于看清楚了她白色口罩上鲜红醒目的血迹。

    他皱紧了眉头,她怎么了?

    再仔细一看,手心竟然还在流血。

    离开他这段时间,她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

    顾承泽示意让保镖闪开,他亲自跟连心交手。

    他的突然出现让连心有片刻分神。

    “赢过我就放你走。”

    “你说的。”连心一边说着,手上也没留半点情面。

    她只想快点逃离顾承泽,好不容易才从他身边逃离,她再也不要回去了……

    一记拳头重重砸向顾承泽的面门,他一个闪身直接到她身后,随后温柔的搂住了她的腰。

    这个动作让在场所有女人都忍不住面红耳赤,这么刺激荷尔蒙的一幕,竟然不止是在电影镜头里才有。

    连心不甘示弱,脚上一勾,试图甩脱他。

    而顾承泽已经预料到她有此一手,他的脚很轻易地就困住了她那双不听话的腿。

    只用两招就将她四肢困住无法动弹,这个男人究竟隐藏了多深?

    眼看连心被制服,那些好事者纷纷起哄,让顾承泽当着所有人的面掀开连心的口罩。

    但是他却不为所动。

    连心内心无比煎熬,就像一只被猫抓到的耗子,明明知道自己会死,却不知道那个在自己食物链上面的高等动物究竟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宣判她的死刑。

    这种等死的感觉比直接给她一刀要难受很多。

    “你有本事放了我,继续单挑。”连心不服气道。

    “你打不过我。”简单的几个字,阐述了一个残忍的现实,也让连心断了逃跑的念想。

    可她还不忘垂死挣扎几下,“欺负我一个伤员,算什么英雄。”

    “我只是你的男人,不是英雄。”

    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无耻的话,他究竟知不知道廉耻这两个字怎么写?

    但是现在连心整个人都被他制住,根本无力反抗。

    手脚颀长的顾承泽一手将她拎着离开了拍卖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