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至尊小村长 > 章节目录 第173章 盯睄的
    当下拐了个弯,从另一头钻了进去,这些竹子都是长着刺的刺竹,上面密密麻麻,下边有一条小通道一样的空隙,能勉强让人往里头钻。

    猫着脚在这小通道里七拐八拐,往那最有可能搞事儿的那片空地拐过去,上回刘晓丽就是在哪儿会她的野表哥,想来应该是那片没错。

    结果还没到地儿呢,就忽然看到前边隐约出现一个熟悉的婆娘,不是那朱淑芬还能是谁,她就站在一棵树子后边,从张大头这边恰巧能看到侧后背。

    这婆娘站这儿干嘛?

    张大头好奇了,连忙伏得更低过去,这一靠近到十米距离,就不敢动了。正在这时,就见一个男的从小道进来,朱淑芬一见到这男的顿时就从竹子后边出来。

    “你个兔崽子一大早就跑来,不用干了啊?”

    “我这不就是来干事儿的么,淑芬婶子,又要麻烦你了。”男的瞧着还挺高,穿的衣服也不像是村里头的,张大头隔着密密麻麻的竹子看不大真切,但感觉这男的挺帅就是了。

    这男说着,就从朱淑芬身边走了过去,这婆娘虽然满腹牢骚的模样,却一点儿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又回到那棵竹子后边蹲下,这特么是在盯梢啊。

    张大头总算看出来她是在干嘛了,刚才还以为这男的是来跟这婆娘搞事儿,这么看来不是,而里面那个王小青。

    靠!难不成……

    里边隐约传来王小青的声音,“死鬼,大早上就这般模样,咋不找你家那个富婆。”

    “嘿嘿,她那儿有你骚啊,就只会张腿等老子干,就像条死尸一样。”

    “呸……人家可漂亮着呢,用那么贵的化妆品,还天天去美容,哪像我这种苦命的啊,生了个儿子还得呆这旮旯……”

    “有老子天天喂你这小妖精,你还苦个屁,那婆娘老子一个月都没碰过了……”

    “嗯……唔……”

    张大头瞪大眼睛,往里头看,隐约就看到王小青正撅着大圆腚在哪儿,那男的在后边闪个不停,他这儿刚好是侧边。

    呀……王小青的皮肤好白啊,张大头心里一阵惊呼,这大早上的就在外头看见不穿衣服的女人。

    只见王小青那对傲人的胸部随着身后传来的劲道而抖个不停,每一次就跟波浪圈儿一般,张大头整个都看呆了,为了看得更清楚点儿,那两只眼睛都快放出光芒来。

    同时一股灼热从张大头的小腹升腾,胯下的小大头就像是刚起床一般,那劲头都快要撑破天了。

    哎哟我去!这……这……这回可真是长见识了。

    王小青在里头偷汉子,居然让自己老娘在外头放风,郑铁柱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

    张大头心里头一阵畅快,就跟刚挑完担,来了块冰镇西瓜一般,不过想来也正常,就郑铁柱这蛇佬,实在是没个男人的担当,连自家丈人都出去打工了,他自个却守着个婆娘过活。

    不过婆娘不是你想就能守的,就算是不出去打工,可你在家也总得出门吧。

    这不,王小青居然把她娘给找来放风了,这也真够奇葩的。

    隔着竹子看这活春宫,张大头只恨不得将那男的给推开,然后让自己把那大圆腚按住,越看那火气就越旺,心里头不断地暗骂这特么好白菜都给猪拱了。

    冷不丁回头一瞅,顿时就愣住,近前的朱淑芬居然转过身来,看向里边,两只手都伸到了自个胸口的衣服里边。

    这婆娘居然也在偷看,不,这不叫偷看,在她那儿可以清楚地看到里边,隔着也不过十来米而已。

    里头那两人也不知有没有察觉朱淑芬已经调过头来,反正依旧在干那极消耗体力的运动,汗都冒了出来,哼哼呀呀声不压抑不住地传来。

    幸亏这里边离公路有段距离,不然外头走过人还真以为是撞鬼呢,谁会想到这一大早就有人跑这儿来搞事儿。

    这下张大头也不废那劲去看里头了,就盯着朱淑芬看,只见这婆娘手缓缓动起来,居然是将衣裳给脱掉,顿时上边就露了出来。

    这婆娘皮肤看起来似乎要比里面的王小青还要白,胸部的规模更是大上不少,鼓鼓囊囊的,好不惊人。

    张大头的一双眼睛在那高耸的雪峰上游走,只差点没把眼珠子都瞪出来,正在这时就见她手又往下边伸进了裤头,很快就露出了一小块雪白的肥臀。

    单是看到这么一儿,就可以想像得出,这婆娘的臀部一定非常有看头,张大头无比期待裤子完全脱下的那一刻。

    随着弯腰的动作,雪白的大腿一下就出现在眼前,更露出了里头的内裤来,那内裤又小又薄,没想到这婆娘还敢穿这种,只见那儿有点儿黑漆漆的凸起。

    她眼睛死死盯着里头抱成一团的两人,手里也是动作不停,不单她眼睛看直了,张大头也是看直了,身下就像有一窜窜电流穿过身体。

    里面的两人正搞得火热,不过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不知道身后朱淑芬脱成那样子,瞧这样子,明显是习以为常了啊。

    张大头脑门了阵晕眩,这特么也太刺激了,不行不行,这样的事儿怎么少得了老子一份。

    这可是蛇佬欠我的,他猫着身子开始绕弯。

    朱淑芬死死盯着不远处那两团白肉,手伸进了小内裤里头,牙齿咬着嘴唇,整个身子都在轻微地颤抖着。

    胸口那两团更是蘶蘶峨峨,心里不断幻想着自己弯腰,屁股被撞得啪啪响的情形,虽然每次她都满口牢骚,像是担心女儿不得不来。

    可是实际上呢,自家那口去打工,每回过年才回来,一年也没用得上几回,她又正是虎狼的时候,哪儿会不想要。

    也只有跟着女儿过来,看着这年轻又好看的后生干事儿,自已也能过过干瘾。这一来二去,竟还上瘾了,只是每次都恨不得女人变成自己。

    正看得入迷,忽然嘴巴被一只手给捂住,朱淑芬混身都颤抖了一下,扭头一看就看到张大头将手指放在了嘴唇嘘……

    “别出声,跟我来!”张大头贴着她耳朵吹着气道。

    朱淑芬整个人都是懵的,哪儿敢有半分的犹豫,就被他半拖半就给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