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且以深情共白头 > 章节目录 202 打住,还是不要互相伤害了。
    祁令扬进来,点头“嗯”了一声,正好与转过身来的苏丽怡视线相撞。

    苏丽怡没露出有丝毫怯懦,下巴高高扬着,桀骜不驯的看了眼祁令扬,再往他身后的苏湘看过去,唇角勾了下,傲慢的视线又落回了祁令扬的脸上。

    “祁先生,商量好了吗?”

    祁令扬走到茶座的正位,拎开椅子坐下,叠起了双腿淡淡睨着她道:“苏小姐,还没坐下开始谈,何来‘商量好了’一说?”

    他瞥了一眼另一张座位,示意苏丽怡坐下谈话。

    苏湘没看苏丽怡一眼,径直走过来,在茶桌一侧坐下。

    祁令扬让楚争把准备好的合同拿过来,就放在他的面前,这时间,苏丽怡已经在正对着他的座椅坐下。

    苏丽怡的视线落在那张合同上,虽然她的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但那一眼,露出她很想签下的迫切。

    祁令扬看了眼苏湘,两人眼神交流了下,苏湘淡淡看向苏丽怡,说道:“之前问过你,是否跟你爸还有联系,你不是很肯定的告诉我,不知道吗?”

    “怎么,知道世道险恶,混不下去了,连他也出卖了?”

    苏丽怡撇了撇嘴,倔强道:“你少讽刺我。在我把别墅卖了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跟我爸有联络。”

    “我现在答应跟耀世签约,也愿意说出他的下落了,这样对我们彼此来说,不是双赢吗?”

    苏湘轻轻的挑了下眉,看着自己搁在桌上的时候指头。

    她道:“你不好奇我为何要找他吗?”

    她抬眼,眸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凌厉,像是一把刀子直刺向苏丽怡。

    苏丽怡目光躲闪了下,三年前的事情她尚可装不知情不回答,可是现在那段视频又出来了,而且……而且父母亲在日本的处境更加危险,回到国内怎么也要比在日本好。

    苏丽怡深吸了口气说道:“你们俩的事情,现在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你不就是为了这件事,才不得不退赛的吗?”

    “你找我爸,无非就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他如果不回来,你永远都无法知道真相。”

    少女的声音清脆利落,苏湘听完,垂眸无语的嗤笑了声。

    虽然说,陷害她的人是苏润,与苏丽怡无关,可此刻听她竟然把那些话说得这般理直气壮,毫无愧疚,苏湘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做错事的无罪,苦主却反而变成有罪的那个,这世界,真的很可笑。

    苏湘冷声道:“看来,这里面的厉害关系你还真的很清楚。”

    她看了一眼那份合同,又笑了下说道:“不过,你跟你父亲的为人,我再了解不过了。”

    “我怎么知道,你签下这份合同以后,会不会又反悔?或者,你拿了签约金就跑了?”

    当初她把别墅重新整修一番让她住进去,没想到她人跑了不说还倒打一耙,苏湘自认比她多吃了十几年的米饭,竟然被她耍了。

    对这个丫头,她不能小看,不得不防。

    她慢悠悠的看过去,目光更加冷厉:“而且,你说出他的下落,是想要我去日本接他回来?”

    苏丽怡知道别墅一事,让苏湘对她防范加级,说道:“放心,我不会跑。”

    “我签约在这里,你可以把我当成人质。”

    “我也不妨说实话。”

    她停顿了下,吸了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她道:“我爸妈其实很早就想回国内,是有人不让他回来。”

    “尤其是这段时间,有人对他下了狠手。”

    苏丽怡说着说着,手指攥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桌面。

    苏湘皱紧了眉毛,跟祁令扬对视了一眼。

    早前,他们在谈论的时候,祁令扬就曾说,苏润似乎是被人阻挠了回国,果真如此。

    苏湘接着问道:“那你知道,是什么人不让他回来吗?”

    苏丽怡摇了摇头:“我爸说,如果我知道的话,也会给我带来麻烦。”

    祁令扬冷漠看她一眼,苏润知道保护女儿,却把苏湘当成草芥,一样是苏家的血脉,对这个亲妹妹却无处不算计。

    他道:“我知道苏润逃去日本的时候,带去了一大笔的资金,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安闲度日,何以沦落至此?”

    一说起这个,苏丽怡显得气愤了起来,她道:“我爸那是被人算计的!”

    “他到了日本后,有个日本人找他做房地产生意,结果那个人跑了,卷走了他所有的钱!不但如此,那个人还设计我爸做了担保人,还不上钱,就只能到处躲债了。”

    苏润去了名古屋,他手上有钱,全款买下那里的豪宅,这么一露白就被给人盯上了。

    苏润又是个禁不住捧的,又好大喜功,三言两语就进了别人的套,一步步的也就沦落到此了。

    苏湘淡淡的扯了下唇角,当初苏氏从辉煌走向没落,也是苏润被套住,慢慢被拖垮,还不长记性。

    苏丽怡道:“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卖了别墅,就是把钱拿去还债了。而现在我急着签约,是为了拿到签约金,至少在他们回国之前,我们一家可以有地方住吃有住,不至于饿死。”

    “我有才气又有样貌,我自信能够在这个圈子站稳。我可以养活他们,不会再来求着你。”

    “求?”苏湘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你能换个词儿吗?”

    当初,苏润为了一己之私把她送到了傅寒川的床上,这也叫求?

    为了拿到跑路钱,又一次的把她跟祁令扬设计在一起,这是求?

    苏丽怡对她父母有孝心,还肯自己赚钱养他们,比起苏润有了那么点儿骨气,可惜她始终都没认识到她父母的过错。

    苏丽怡抿紧了嘴巴,冷冷撇了一眼苏湘,看向祁令扬道:“我知道的,我都说了,能不能签合同,就等你一句话了。”

    祁令扬慢慢的摩挲着下巴,拿起那份合同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说道:“跟你签合同没什么问题,不过,你提出的关于你父亲的事情,我还没有求证。”

    “这个约定又不能写进合同。这样吧,等我派人到日本,把人找到了,我会再来找你。”

    苏丽怡眉头皱了皱,她反过来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找到了他,会不会又不跟我签约了?”

    祁令扬嗤笑了声道:“苏小姐,有不良记录的人是你。而的公司,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情况。”

    “而且,你不是挺能说的吗?颠倒黑白的本事你有,随便找个记者就能往外公布,我这正规公司还禁不住你那么黑呢。”

    祁令扬不冷不热,把苏丽怡诬陷苏湘的事情给反讽了一下,苏丽怡脸色涨红,气得找不到话来回击。

    祁令扬道:“这样吧,我可以先给你五十万,也就是这签约金的百分之二十五,算作定金,这五十万,足够你在北城找一处比较好的公寓租住个一年半载,连生活费也足够了。”

    “等到苏润夫妇回国,这合同签下,剩余的签约金也会给你。”

    “在这段时间里,你在我的公司当临时工,怎么样?”

    苏丽怡来耀世谈判,还没有来得及谈下签约金,闻言瞪大了眼睛道:“什么,我的身价就值两百万?”

    “还是临时工?”

    祁令扬淡淡一笑:“小姑娘,恐怕你还没弄明白。你现在的名气是负的,除了我这里,就算可以找到别的公司肯要你,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了。”

    “我想,这也是你跑来我这里的原因吧。”

    “如果不是你带来的消息还有那么一点价值,你连见我的资格都没有。”

    “让你当临时工,也是让你过了这段黑历史时期。不然,你以为签约下来了,就能马上把你推出去了?”

    “当然,等你以后混的好了,你的工作报酬也会不一样。”

    祁令扬的一番话,既把苏丽怡自认的高价值贬成了低价,也给了她另一个诱惑。

    苏丽怡沉默着不说话,脑细胞却非常的活络,苏湘看她的表情,几乎能听到她脑中噼啪打算盘的声音。

    这时,祁令扬站了起来,他看一眼楚争,楚争点了下头,祁令扬看向苏丽怡道:“你可以再考虑看看。如果考虑清楚了,就说出苏润的下落,五十万会马上打到你的账户上。”

    说完,他便起身走了。

    苏湘淡淡看一眼苏丽怡,什么都没说,也离开了会客室,看起来像是给她思考的空间。

    苏丽怡咬着嘴唇沉思了会儿,沉着脸站起来,楚争看她一眼,说道:“苏小姐请留步……”

    ……

    回到祁令扬的办公室,苏湘问道:“你真打算跟她签约?”

    虽然没有白纸黑字的签下来,但是已经做好了口头签约。苏湘不想因为她的事,让祁令扬惹上苏丽怡这种人。

    她现在还小就已然心术不正,难保以后再惹出什么事来。

    苏丽怡的脑子,大概是遗传了苏明东,比起苏润只会更难缠。

    祁令扬知道苏湘在想什么,说道:“这不光是你的事情,跟我也有关,我也想知道,当年到底是谁的设计。”

    “就当这两百万买下一个真相,值得。”

    “可……”

    祁令扬对着苏湘摇摇头,打断她的可是,他道:“就算签下苏丽怡,如果她不老实,我可以把她雪藏。”

    “我倒还希望她能成名,免得再来害人。”

    苏湘蹙着眉,苏丽怡比起苏润那两口子,还算是有点骨气的,就是不知道这一家子的胃口会不会撑大,故态复萌。

    不过祁令扬这么说了,眼下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苏湘道:“但是你也用不着让她留在公司做临时工,等苏润回来,再跟她签约不就好了。”

    说实话,她看一眼苏家的那些人,就觉得眼睛疼。

    祁令扬看她忧心忡忡,笑了下道:“你是被他们一家坑怕了。”

    “我给苏丽怡一颗定心丸,也是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免得她再闯出什么祸来。”

    他转了话题道:“你刚才有没有发现,苏丽怡说,苏润不敢回国是因为有人不让他回来?”

    “而且,还说了,最近这段时间,有人对他下了狠手?”

    苏湘点了下头,就是威胁到了他们的性命,所以苏丽怡才开始了转变,愿意主动合作了。

    祁令扬脸色微沉,说道:“你猜,是什么人?”

    苏湘抿了下唇,沉着气道:“陷害我们的人。”

    此时,她真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苏润,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

    苏湘离开后,祁令扬才又一次的回到了会客室。

    苏丽怡一杯奶茶喝完,看到祁令扬走进来,不悦道:“不是说了让我考虑清楚吗,你这是什么意思,逼着我答应你?”

    祁令扬漫步走到座椅旁边,但没有走下来,凉淡的目光打量着苏丽怡。

    苏丽怡默默回视着他,忽然唇角一勾,开口说道:“你留我下来,确实是在逼着我答应下来。”

    “刚才其实你有个问题还没有问。”

    祁令扬一声冷笑:“哦?什么问题?”

    苏丽怡道:“你想问我,为什么不去找傅寒川谈判,相信他也很想知道当年的谜案。我拿相同的条件去找他,得到的报酬也不会少。”

    “其实你留下我,就是为了要我答应你,不做其他考虑,不去找傅寒川谈判。”

    祁令扬脸上的表情没有做出丝毫变化,不过苏丽怡很确定自己说对了。

    她道:“刚才苏湘在这里,你不想当着她的面提到你的情敌,不是吗?”

    祁令扬一侧的唇角微弯了下,拿起一只茶杯在掌心把玩,说道:“那你不妨回答一下,你刚才自己问的那些问题。”

    苏丽怡看他一眼,不怕把话说开,她道:“因为比起他,你更安全。”

    当年他爸的行为,是把苏湘从傅寒川的身边赶走,并且让他们没有了复合的机会。

    而在更早以前,又是她爸的行为,硬是把苏湘跟他捆绑在了一起。

    且不说这两人到底有没有感情,傅寒川那种高傲自负的人,最恨被人玩N弄在手掌之间的感觉。

    当年傅寒川差点把她父亲丢下楼。

    落在他手里,就算安全回了国内,只怕也不能安心过日子。

    去找傅寒川,是下下策。

    苏丽怡瞧着祁令扬的脸色,她跟这个人接触不多,当然不能完全确定这个人就是百分百安全无害的。

    她笑了下,又道:“你跟我姑姑好事将近了吧?我把这个人情给你,毕竟将来也是要叫你一声姑父的人。”

    祁令扬淡笑了下,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看向苏丽怡道:“你是真的很聪明。希望你以后,不会跟你父亲一样干些蠢事害人害己。”

    ……

    苏丽怡回去只考虑了一天,第二日便跟祁令扬达成了协定,在她说出苏润下落的一分钟后,她的账户上便多出了五十万。

    苏丽怡满意的看着银行发来的到账消息,抬头挺背的出去了。

    祁令扬看向楚争,冷声道:“知道去哪儿找人了?”

    楚争点头道:“我马上安排人去日本。”

    祁令扬道:“要快,相信苏丽怡在我这里签约的事情很快就被人知道,苏润在那更不安全。你要在那些人下手之前,把他们夫妻带回来。”

    楚争:“是的,祁先生。”

    祁令扬沉着脸色,又道:“苏丽怡那边,你也安排人手保护她,不要人还没回来,就被那些人抓去了。”

    不然,到时候苏润夫妻回来了,苏丽怡却被人捉走当人质,苏润为了救女不肯开口,那也是瞎折腾。

    楚争:“好,我马上去办。”

    另一边,对着空空办公室的裴羡一下一下的冷笑,舞蹈大赛的决赛在今日,但是要等的人并没有来,这恐怕是史上最搞笑最尴尬的综艺了。

    他收到的消息,苏丽怡去了祁令扬的影视公司。

    裴羡看向傅寒川,说道:“大概是你以前对他们一家子太差了,人家宁可去找跟她没裙带关系的祁令扬,也不来找你这个姑父。”

    “那丫头是白眼狼中的狼王,利用了你的名字杀入决赛,关键的时候一点都没考虑你啊……”

    面对裴羡的吐槽,傅寒川的面色更加冷峻,拇指用力的摩挲着指骨关节,眼内的冷光忽闪不定。

    苏丽怡突然跑去祁令扬的公司签约,连决赛这种让她可以获得名利的好机会都放弃了,只能说她有更好的选择。

    以她的头脑,定然是筹谋了对自己的有利条件。

    裴羡看傅寒川的面色恶劣到极致,叹了声气道:“算了,你在这里生闷气也没用。看莫少在日本,会不会有更好的收获吧。”

    其实,就算傅寒川不动手,真相也会被查出来,只是按照傅寒川的个性,这个真相不是在他的手上查出来,他会咽不下这口气。

    “苏丽怡不是苏润唯一的女儿吗,你要不愿意真相是在祁令扬的手上查出来,你也可以把苏丽怡绑来嘛。有她在手上,苏润一定会什么都说了的。”

    傅寒川冷冷看他一眼,一点没有跟他说笑的心情。

    这时候,舞蹈大赛节目组的人敲门进来,那人一脸的着急,满头大汗的指着手表道:“裴总,那苏丽怡不来,我们不能一直等下去啊。这都开始彩排了,节目还做不做了!”

    裴羡握拳轻垂着额头,这事情他也很倒霉啊,好好的节目就快变成烂尾工程,他也很想揪出那个坏了他一盘好菜的那颗老鼠屎啊!

    他无奈道:“不是让你们按顺位找人,第四名不来不是还有第五名第六名吗?”

    “你们没有发通知给人家吗?”

    那些淘汰了的选手,有自负不愿意来的,当然也有愿意放下架子,争取一个更高位置的。

    因为苏湘一早发布了退赛声明,舞蹈大赛节目组作为应对,在公布消息的时候,只说了会有返场嘉宾来角逐大赛,还发布了竞猜活动让人去猜,推高了决赛的热议度,那些被淘汰了的选手粉丝加上一众看戏的路人粉积极竞猜,点击率不愁了。

    这波操作可以算是一次成功救场的案例,也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营销炒作了吧。

    节目组的人听老板这么说了,说道:“来了几个,只是苏丽怡是最佳人选……”

    裴羡没好气的打断他道:“既然有人了,你还废话做什么,还不快去赶紧安排。还有,另外几个就当助场嘉宾,让人家上台露个脸。”

    怎么说,人家肯过来也算是救场,总得给人一个面子,让人家心里舒服下,以后万一成了大牌,还有人情在。

    那人得了裴羡的指令,马上下去干活去了。

    门关上,办公室再度恢复了安静,裴羡看了一眼傅寒川,两手一摊道:“你看,我的损失不比你少。”

    “不过……”

    裴羡话头一停,手肘撑着办公桌的桌面,半侧过身体对着傅寒川道:“我听说,你们傅氏抢了祁氏的生意,祁氏作为回报,把盛唐那位总监行贿的事儿说了出来。”

    “你们这一来一去的互斗……”

    “按照苏湘现在的处境,如果她站队祁令扬,你会不会更生气?”

    傅寒川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呼吸都沉了下来。

    之前那女人就常跟他唱反调,现在就更有可能了。

    裴羡看他拉长着黑透的脸,打趣的笑了下道:“不然就真的休了她得了。一个不能吃不能睡,还处处给你添堵的老婆,留着给自己长耐心吗?”

    裴羡的这句话,可以说又损又毒了。

    要知道,傅寒川以前可不是这脾气。谁妨碍了他,他可没耐性慢慢磨,直接下狠手把人给整死了,也就苏湘,无声无息的给他治了脾气。

    瞧把这傅少弄得,不能打不能骂,搞得脾气都好了,情商修养直线上升。

    傅寒川目光阴冷的对准裴羡,不甘示弱,阴阳怪气的道:“那么,你买了那么多女童装,是打算干什么?”

    “乔影这种成熟睿智类型的女人你驾驭不了,打算走童养媳养成路线,打算以后来个老夫少妻?”

    这一句毒舌,把裴羡气得不轻,差点吐出一口血来,他深吸口气道:“打住,还是不要互相伤害了。”

    他道:“说真的,你有没有跟苏湘好好谈一回,你们对这件事有着各自的线索,不能交流一下,互换一下线索吗?”

    傅寒川慢慢搓着手指,每次跟那个女人见面,没有一次可以好好说话的。

    那件事对她的伤害太大,让她看到他的时候,就无法保持好好谈话的状态。

    而且,苏丽怡已然跟祁令扬达成一线,苏湘只要等一等便可以等来真相。

    这样的状况下,她又何必来跟他谈?

    她对他避之不及……

    一想到这个,傅寒川的脸色就好不起来。

    就算查到了真相,她也不肯回到他身边……

    忽的,他的眉头一蹙,想到一件事。

    不对,还有一件事,可以跟她谈谈……

    傅寒川眸光微动,主意冒出来后便起身站了起来,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出去。

    裴羡眼睁睁的看着傅寒川大步走了出去,一脸莫名,他伸出手像是要把人给揪回来:“诶,你干嘛啊……”

    回答他的,只有一声关门声,还有满室的空气。

    裴羡自救的收回手,挠了挠鼻子,感觉一头乌鸦飞过。

    ……

    傅寒川一坐上车,就拿出手机打了苏湘的手机。

    彼时,苏湘正在巡视门店。

    这是她仅有的事业了,绝对不能再被搞垮。

    她在门店内看了一圈,又去了仓库,看着堆积的产品,眉头皱了又皱。

    虽然已经跟帝梵先生连上线,解决了后面的难题,但新产品还在研发中,过渡期得靠着这些产品维持基本营收。

    而且这些已经出来的产品,总不能砸在手上吧?

    这些护肤品是无添加防腐剂的,保质期有限,得尽快出货。

    苏湘从货架上那下一支护手霜,擦在手背上慢慢搓开,润滑不粘腻,还有着淡淡的清香。

    这么好的产品,如果扔了就可惜了。

    她慢慢的拧上盖子,情绪有点儿低落。

    手机响起来,苏湘心不在焉,来电显示没看都接了起来,有气无力道:“喂,哪位?”

    “怎么了,这个调调?”

    苏湘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嗓音,眉头就皱了起来:“你又有什么事?”

    傅寒川一手扶着方向盘,对于苏湘这种恶劣又不耐烦的反应,将气都出在那方向盘上。

    他沉着气道:“没事就不能打你的电话吗?”

    苏湘冷声道:“你说呢?”

    她不想看到这个人,也不想听他的声音。

    傅寒川捏了下眉心,说道:“跟你谈一件要事,来不来,随便你。”

    说着,他便挂了手机,然后发了一条短信告知了时间地点。

    不想再跟她废话,免得被她气死。

    苏湘看着发过来的短信,将手机放回,顺便将那支开封了的护手霜也塞回了包内。

    转身的时候,忽的一个念头在脑中生起,她低头看了一眼包内的两件东西,生出了个想法。

    眼下年底,迎来送礼高峰,如果,把这些产品跟那些手工艺品作为套餐一起出售呢?

    虽然价格会低一些,总比砸在手里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