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且以深情共白头 > 章节目录 181 傅赢今天晚上要留在这儿
    走廊上响起嗒嗒的脚步声,连良看着老师来了,走前再瞧了傅赢一眼,小声道:“老师来了,我先走啦……”

    傅赢小身子一动,回头往窗户一看,那里已经没人了。

    傅赢重重的哼了一声,对着一堵墙自言自语:“反正我没错。”

    办公室门打开,班主任老师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傅赢,倒着水搭话问道:“一个人呆了这么久,有没有想清楚了?”

    傅赢的心气儿依然很大,撇着头不理人。

    老师看了眼他的后脑勺,摇了摇头。

    这孩子家庭背景深厚,又是单亲家庭长大,完全小少爷脾气,他又是校长重点关注的对象,说也说不得,就更别提骂了。

    可被他打了的孩子家长也是不依不饶,她好不容易先劝了对方家长先带着孩子回去。

    不过这件事儿,总得有个交代。

    老师坐在位子上,先备案工作,傅赢低着头,自己在那玩手指头。

    老师又看了看他,一边工作一边问:“这次怎么让老师通知你妈妈来了?”

    以前傅赢在学校有什么事,他父亲会过来一下,但那气势……

    每次那位傅先生一来,她就希望赶紧把事讲完,把人送走。

    上次亲子活动,苏湘出席了,老师也便大概清楚了他的家庭关系,想起最初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还对她冷言冷语,原来真的是前傅太太。

    老师一想到那位给人无比压力的傅先生,就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幸好这次来的是那一位。

    傅赢嘟着小嘴道:“我高兴让谁来就谁来。”

    老师:“……”

    苏湘接到老师的电话,就马上往学校这边过来了。在门口保安室做了登记后,路上却遇到了从另一张楼梯跑下来的连良。

    苏湘见到连良,对她招了招手:“连良……”

    连良看到苏湘,跑了过来叫了一声阿姨,不放心的往教师办公室那边看了一眼,说道:“傅赢在老师那里。”

    苏湘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点了下头道:“好,我知道了。”

    “那你可以先告诉我,傅赢他为什么会打架吗?”

    苏湘在电话里只听到说,傅赢打了别的孩子,具体的也没讲明白。苏湘第一次处理这种事儿,还是想先从别的孩子那里先了解一下过程。

    连良看了苏湘一眼,抿了下小嘴,皱着眉毛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苏湘问道:“傅赢他是不是经常在学校打架?”

    连良点了下头又马上摇头。

    “傅赢不是经常打架,只是这次打得比较厉害。王晓明的牙齿掉了一颗,流血了。”

    苏湘听得皱眉,傅赢不是个充满戾气的孩子,她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连良又瞧了一眼苏湘,垂着眼皮盯着脚下,轻声道:“因为他们说……说……”

    连良咬着手指头,苏湘看她不大愿意开口,好像是与她有关,便又问:“他们说什么,你尽管说,没关系。我问清楚了,才好跟傅赢一起解决问题,是不是?”

    连良道:“他们说阿姨你潜规则了,睡……”

    连良皱了眉摇摇头:“反正,他们说了很多不好的话,说你因为这样才让阿诚哥哥他们晋级到决赛。”

    现在小孩子都很早就接触网络,热门综艺都喜欢,这样的舞蹈大赛,有的还全家一起看,也有他们支持的偶像。

    而有些家长,看到那些不好的并没有好好的引导,口没遮拦的当着孩子的面就说开了,不经意间就输入了成年人的思想。

    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她跟傅寒川的关系不明,就变成了那种不堪。

    苏湘一听连良的话便明白了。

    傅赢肯定是气不过,才跟同学打起来的。

    她心里更加难受,自己的战争,却牵连到了傅赢的生活。

    连良看着苏湘沉默,又小声的道:“其实傅赢跟别的同学处不好,就是那些同学总说他没有妈妈。”

    苏湘心里针扎一样,她勉强笑了下,对着连良道:“好,我都知道了。”

    “但是其实你们都知道,我是傅赢的妈妈,你们在亲子活动上都看到了的,是不是?”

    “他们只是不相信,傅赢的爸爸妈妈会在新闻里出现,会是节目的参与者。”

    以傅寒川的背景,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会让自己的儿子就读在这样普通的学校,也没有人相信,傅寒川娶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女人。

    别人的隐私,总有人想要窥破,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肆意意Y淫别人的不堪来满足自己取得平衡感。

    连良点点头:“嗯,阿姨你去吧,傅赢他也流血了呢。”

    苏湘心系傅赢,跟连良道了别后就马上去了老师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开着,苏湘进门看到的,就是傅赢坐在椅子上,小男孩低垂着脑袋,在那揪鼻子里塞着的棉花,想要拔出来又不敢。

    苏湘敲了两下门,傅赢抬头看到她,就气哼哼的将头撇过去了。

    老师对着苏湘笑了下,站起来道:“傅赢妈妈你来了。”

    苏湘点了下头,又往傅赢那边看了一眼,对着老师微微笑了下:“我先看看他。”

    老师答应道:“好,你先同他聊聊。这孩子脾气挺大的,慢慢来。”

    苏湘走到傅赢那边,蹲在他跟前,这才看清他的脸。

    她的儿子一直长得很好看,可是此时,他的左眼乌青,那一双乌黑的眼睛瞪着她,瞪得她心疼。

    苏湘抬起头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小家伙把手一甩,不让她碰,侧着脸看都不看她。

    苏湘开口道:“傅赢,给妈妈先看看,疼不疼?”

    傅赢梗着脖子道:“不要你管。”

    苏湘笑了下:“不要我管,那你叫老师把我叫来做什么?”

    “不然,找你爸爸来?”

    傅赢的身子动了动,想要用力吸口气,但是碍于棉花,吸了一半就松下来了,他道:“让你来是解决问题的,别的都不要你管。”

    苏湘拍着他衣服上沾到的灰尘:“哦,原来是让我来善后的。”

    “可是我对别人家的孩子没兴趣,我是来看你的,我只管你啊。”

    傅赢小嘴动了下,这话让他心里有些舒坦,板着的小脸有些松动了。他拿眼尾瞧着苏湘却依然抿着小嘴不吭声。

    苏湘浅浅笑了下,握着他的小手仔细看,慢慢说道:“手打疼了吧?”

    傅赢:“……”

    苏湘轻吁了气,说道:“刚才来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你的同学,她都告诉我了。”

    “我的傅赢特别棒,会保护妈妈。”

    傅赢愣愣的瞧着她,终于肯开口,他糯糯的道:“你不怪我打架吗?”

    苏湘笑道:“为保护自己的妈妈打架,这是特别勇敢的事,为什么要怪你?”

    傅赢竖起的尖刺好像收了起来,板着的小身体肩膀微微放松,抿着小嘴咕哝道:“他们说你的坏话。”

    苏湘摸摸他的小脸,微微翘着唇角道:“我知道了,这个我们一会儿再说。”

    把傅赢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她站起来走向老师道:“李老师,我可以问一下,那个被傅赢打的同学,他怎么样了吗?”

    老师见苏湘跟傅赢谈完了,便将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她道:“孩子打架是常有的事情,一般不是太严重的,也便私下处理了。只是这次事情闹得有点大,傅赢下手重,把那孩子的一颗牙齿打落了。”

    “现在孩子被家长带回去了,说是要去验伤,具体事宜,还要等双方家长都到场了,咱们再一起商量一下。”

    苏湘料想会是这样,点头道:“那好,那我就等对方从医院拿了报告再来说。”

    “那现在,我是否也可以把我家傅赢带回去了?”

    那老师看了一眼傅赢,点头道:“也行。先让他回去休息休息。”

    苏湘微扯了下唇角一笑,没再说什么,转头对着傅赢招手:“傅赢,我们回家了。”

    傅赢从椅子上跳下来,苏湘把他送到教室,让他去收拾书包。

    教室里还有偷跑回来的孩子在玩,看到傅赢进来,一个个的都看着他,苏湘站在教室门口,与以往没有任何不同。

    她不知道这些孩子们是否也看过节目,他们的家长是否也在他们面前说过什么,她站在这里,只是要告诉那些孩子们,她是傅赢的妈妈,光明磊落。

    傅赢收拾了书包出来,苏湘这次把他的书包接了过来,牵着他的小手一起往校门外走。

    上了车,傅赢瞧了她一眼,说道:“我不回家。”

    苏湘专注的注视着路面,这会儿快到放学时间,过来接孩子的私家车不少。

    她道:“是不回家。”

    傅赢侧头看了她一眼,就听苏湘道:“我们也去医院验伤。”

    刚才老师言语中的描述尽量的保持中肯,但是苏湘也看出来了,那位家长说是验伤,但摆明了在摆姿态,不愿意跟她见上一面,等着傅赢这一方去赔礼道歉。

    苏湘在做公益的时候,遇到过难缠的人,有的人遇到一点事儿就纠缠着不放,狮子大开口。

    现在傅寒川赞助节目的事情被曝光,那么那些人便知道了,这是一大块肥肉,可以使劲啃。

    傅寒川赔多少钱事小,但苏湘不能让傅赢受了委屈,她得做好准备。

    傅赢没想到苏湘竟然也要带着他去验伤,惊讶的微微张开小嘴:“啊?”

    苏湘抽出手摸了下儿子的脑袋,说道:“不能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也受伤了,你的眼睛你的鼻子,难道是你自己打的?”

    傅赢一想到王晓明怎么打他的,便气哼哼的道:“才不是,他打我可狠了!”

    “不过他打不过我,我的跆拳道,在我们馆里是最好的。”

    苏湘瞧了一眼小家伙,男孩子的胜负欲这便出来了。

    她笑了下,想到了什么,说道:“但是傅赢,你们跆拳道的老师肯定也跟你说过,练习武术,首先是锻炼身体,其次是保护自己,保护你所爱的人,不可以随便打人,知道了吗?”

    她顿了下,又说道:“而且打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而会生出许多其他的问题。对方挑衅,你如果先动手,就反而落人口实了。”

    傅赢坐着不动,也不吭声,苏湘知道他听进去了,最后才道:“我虽然不鼓励你打架,但是为你保护妈妈的行为感到骄傲。”

    傅赢看了看她,这才把憋在心里的话问出来:“那,你为什么不回家,不跟我,还有爸爸一起住?”

    “你真的跟爸爸离婚了吗?”

    傅赢的问题,让苏湘立即想起不久前在裴羡那儿,跟傅寒川的那一场对话。

    她皱了下眉头,眼睛微微晃动。

    傅赢当面的问话,更加戳心。

    苏湘沉了口气,说道:“傅赢,我现在在开车,这个问题,等一会儿事情结束了,我再来回答你,好吗?”

    为了防止对方家长拿诊断说事,苏湘没有去私立医院,而是去了公立医院。

    苏湘先去挂号,傅赢小尾巴似的跟在苏湘身后,乖乖的陪她排队,但是公立医院人多,队伍很长,傅赢站了会儿就无聊了起来。

    他东瞧瞧西看看,眼尖的看到乔影走过去,便悄悄的跟在她身后踩她的鞋跟。

    乔影在医院习惯穿平底鞋,一踩就掉,转头看到傅赢,她愣了下,手指捏住了他的脸颊道:“小傅赢,你这脸怎么啦?”

    傅赢被扯得伤口也痛了起来,小手捂着她的手腕哎哎的叫唤:“别拉别拉,好痛呀。”

    乔影这才松了手,抬头往四周看了眼道:“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谁带你来的?”

    苏湘没看到傅赢在身后,心急之下就急着找人,看到孩子在不远处,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她走了过去。

    乔影看到苏湘就想到在校园门口的匆匆一面,躲闪了下眼睛。

    不过下一秒她就神态自若了起来。

    她们之前就只见过几次面,而且两人几乎都没有什么交集,苏湘离开北城这么久,应该已经不记得她这个人了。

    苏湘看着乔影,只觉得她有点面熟:“你……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乔影一惊,不可能,她不可能认出她来的!

    苏湘看着这医院,想起来她曾经找她检查过身体,笑着道:“我想起来了,你是乔医生。”

    乔影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打着哈哈笑道:“你还记得我,呵呵……”

    苏湘这辈子,也就检查了那么一次,而且还是为了生育的问题,当然有印象。

    这么一回忆,她又记起这个老问题来了。

    她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傅寒川能够一次又一次的笃定说,她生不出来?

    乔影观察着苏湘,看她好像在想着什么,她生怕有变,心虚的先转移了话题,对着傅赢道:“对了,小傅赢,你来医院做什么?”

    在苏湘面前,她还必须装作不认识她,只跟傅赢相熟的样子。

    苏湘来回的在乔影与傅赢之间看了一眼:“你们认识?”

    而且看样子,还很熟悉。

    可是傅赢一直都是在私立医院看病,古华医院有傅家的股份。

    “呃……”乔影眨了眨眼睛,也想到了苏湘一样的问题,只好硬着头皮圆谎道,“偶然认识的,傅赢很可爱。哈哈……”

    苏湘一听别人夸她儿子可爱,便没再多想,乔影抬手看了眼手表,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她便赶紧溜了。

    苏湘回头看了眼乔影快步离开的方向,只觉得她有点儿奇怪。

    ……

    从医院验伤结束,苏湘把傅赢带回了湘园。

    傅赢不肯让傅寒川知道他在学校打架了,怕被他骂。

    苏湘拿着手机,走到院子里给傅寒川打电话。

    傅寒川还在办公室工作,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眉头微微皱了下。

    要知道,回来后的苏湘极少主动给他打电话,而且不久之前两人还争吵过。

    他把手机拿起来,手指在屏幕上一划,男人低沉的磁性嗓音响起:“喂……”

    苏湘听着那端的声音,往屋子里看了眼,傅赢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盯着她,两人隔着一点距离,但都能看到彼此的视线。

    苏湘抿了抿嘴唇转过头,对着手机道:“我把傅赢接到湘园来了。”

    之前傅赢对傅寒川提过,他想要看少年团的排练,傅寒川答应过他,小家伙便来看过一两次,此时听苏湘报信也就没当回事儿。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

    苏湘听到电话那头,有纸张翻过的沙沙的声音,大概是他在看什么文件,她沉了口气,说道:“我是说,傅赢今天晚上要留在这儿。”

    “……”

    “他晚上住在湘园,跟我一起。”

    苏湘把话说完,心里是忐忑着的。她几乎可以想象到傅寒川拧着眉头拉长个脸的模样。

    电话那头,男人淡淡的声音传来:“为什么?”

    苏湘舌尖抵了下牙齿,想傅赢的这事,不是瞒一天就瞒的了的。

    她说道:“傅赢在学校打架了,不想让你知道。”

    “还有,这件事我会处理。”

    她听到了“嗒”的一声轻轻的声音,好像是笔丢在桌上的声音。

    傅寒川单手握着手机,将笔随手丢在桌上,身体往后一靠,咳了一声问道:“这次,他又为什么打架?”

    傅寒川对自己的儿子最了解,傅赢的脾气大,在学校跟同学有过几次冲突。

    苏湘默了下,道:“我的事情,在他同学间被过度解读了。”

    “……”

    “傅寒川,我们的问题,我想跟傅赢好好谈谈。”

    傅寒川的薄唇抿紧,深邃眼眸中微光闪烁,他道:“如果在他面前说了不该说的,你知道我会怎么样。”

    傅寒川把话说完了,就挂了电话,将手机也是往桌上一丢,阴郁的视线落在那上面好几秒钟。

    苏湘听着电话中嘟嘟的声音,知道他这便是答应了。

    苏湘咽了口唾沫,心中五味陈杂。

    她以为自己还要说很多话,甚至两人在电话里又要吵起来,才能说服他答应下来。

    而且,她已经很久没有跟傅赢在一起,她是真的很期待。

    跟傅寒川通过电话以后,苏湘提起手机又给祁令扬打去了一个电话。

    祁令扬很快就接了她的电话,温润温柔的声音响起:“马上就要下班了,怎么了?”

    祁令扬不管多晚,都会过来看一下珍珠,看一下她,苏湘咬着唇,挤在喉咙的话有些说不出口,但是这件事,他们也是迟早要面对的……

    祁令扬听着苏湘不出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声音有些急切了起来:“苏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苏湘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是傅赢。”

    “傅赢,他怎么了?”

    苏湘道:“傅赢要在湘园住一晚。”

    苏湘的话一出口,祁令扬微微一怔,心思通透如他,马上就意会到了苏湘的难处。

    如果傅赢要在湘园留宿,那他便暂时不能过去了。

    他们目前这个状况,大人都难以接受,更不用说孩子。

    而苏湘跟傅赢的关系刚缓和下来,又闹出了潜规则的事情,想来是为了那件事。

    祁令扬慢慢的搓捏着手指,淡声道:“好,我知道了。”

    苏湘能听出来他声音中的落寞,心里就更加过意不去了。

    “祁令扬,我很抱歉……”

    祁令扬苦笑了下说道:“这种事,有什么好抱歉的。他是你的儿子,这个时候不跟他解释清楚,你肯定放心不下。”

    “只是苏湘……”他话到一半,又咽了回去,勾着唇角苦涩一笑,“没事了,你去忙吧。”

    苏湘本想再安慰他几句,但傅赢走出来了,她便匆匆道:“好,以后再说。”

    话落,她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对着傅赢道:“外面冷,怎么跑出来了?”

    傅赢手里的糖葫芦只剩下了两颗,小嘴周围还沾着糖沙,他瞪着苏湘道:“你是不是都说了?”

    傅赢以为苏湘跟傅寒川告状才讲那么长时间的电话,心里就不乐意了。

    要知道,他犯错的惩罚是要被关小黑屋的。

    苏湘擦了擦他的小嘴,拉着他的手往里面走,说道:“他同意你住在这里,所以你今晚跟我睡。这个答案,你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