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相爱就不要离开 > 章节目录 第1840章,傅瑾城篇019
    但他吸烟的样子,他身上带着烟的气息,都异常的好闻,常常让她沉醉期间,难以自拔。她脑子有些乱,竟然也没有推开他。不过……她现在是他的所有物了,推开更不合适。所以,她抵在他胸膛前,抗拒的想要推开他的手,缓缓的放了下来。这个吻,简单温柔,却缠绵。他放开她时,她已经气喘吁吁。他却跟没事人似的,呼吸都没乱,淡定得很,两人的差距立现。他缓缓的松开了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饿了?”“……嗯。”其实,她并不饿,也没胃口。但她知道,如果她说不饿,她可能没有吃晚饭的机会了。他放开了她,笑道:“饿了就下楼去吃饭吧。”她一愣,下意识的问:“你呢?你不吃?”他笑了,“吃,不过,我得先放好我手头上的东西。”他手里捏着一个文件包。高韵锦有些尴尬,“哦。”就像傅瑾城说的那样,他很快就下楼来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时常会为她夹菜,两人的话题都不多,很多时候都会冷场,但气氛却出奇的并不算尴尬。或许,是他们之间的相处,已经渐渐的又了一定的默契吧。傅瑾城是很忙的。饭后,她以为傅瑾城会回去书房里忙碌,可她刚放下碗筷,就被傅瑾城拉上了楼。两人所谓的“分手”,加起来,也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一个月没有做过了。或许正因如此,他今晚非常热情,热情得她有些扛不住,一直要了她几个小时才停下来。她再次醒来,是第二天早上。她这么长一段时间没做了,一时间竟然有点不适应,腰酸背痛得她都不想起来,直接躺在床上发呆。他却神采奕奕,已经洗漱完毕,附身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下,“不想起来?需要我给你请假吗?”她立刻说:“不用!”她被人包养,已经够堕落了,如果她还怠慢了学业,以后她的路,会更难走。傅瑾城看了她一眼,也没勉强她,把手中的领带递给她。高韵锦只好起身,接过领带,给他系上。她也是和他在一起之后,才学会系领带的,她手巧,这些精细的活儿总是做的比别人好。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他很爱她给他系领带。他叫人把早餐送到了房间里来。她进去洗漱的时候,他就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纸。她洗漱完,出来用餐时,他也放下报纸,跟她一起吃早餐,忽然开口道:“文件你已经签了?”她手微微一抖,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他一顿,叹气,忽然过去将她抱在了怀里,她背脊一开始有些僵硬,听到他说:“觉得委屈?”高韵锦不知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好。半响,她才说:“没有。”委屈吗?自然没有的。他出钱,她给人,他们彼此之间各取所需,有什么好委屈的?“抱歉。”傅瑾城忽然又说。高韵锦一愣,缓缓的回头看他,傅瑾城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一下她的唇角,“不过,这么做,对你是有好处的。”她愣了半响,才明白过来,他还着重的告诉她,以后他们就是纯保养关系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垂眸,点头:“我知道。”她知道她该怎么做的。傅瑾城笑了下,“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孩。”聪明?如果她足够聪明,也不会在前一段时间碰到他和别的女人亲热的时候,还不相信她对他来说,真正的意义是什么。他放开她,坐回去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用餐。餐后,她换了衣服出来,他递给了她一张卡,“三千万都在这个卡里了。如果不够,开口跟我说。”“……好。”她深吸了一口气,接过了他手中的卡。“我送你去学校?”高韵锦没拒绝。傅瑾城送她回去学校后,驾车离开了,高韵锦上了半天的课,拿着傅瑾城递给她的卡,找她母亲去了。她父亲担心追债人还会上门,影响高家的声誉,这两天,她母亲暂时的搬了出来,住在外面的旅馆里。她给她和她母亲简单的带了点饭去,两人在旅馆里吃饭。“哪里的外卖?难吃死了!”金如兰嫌弃,没吃多少口就放下了筷子,抱怨道:“你爸够狠心的,我搬出来这么多天了,没来看我一眼就算了,连电话都不打一个!”“挺好吃的,妈,你别这么挑。”她倒是觉得味道不错。“这些肯定是街边的便宜货,能好吃到哪里去?”金如兰用筷子扫了扫餐盒里的几块肉,直言道。高韵锦也不劝了,直接把卡拿了出来,递到了金如兰的面前来,金如兰愣了下,她眼底发光,“这,这是金卡!”她没拥有过,却见过,顿时喜出望外,忙问:“你,小锦,你哪来的金卡?谁给你的?你是不是认识什么富豪了?”“里面有三千万。”高韵锦脸色淡淡,“你拿去还高利贷。”“三、三千万?”金如兰这回惊喜得差点说不出话来,“小锦,你……你说的是真的?”“嗯。”“三千万,我……我竟然真的有三千万了!”绝望中捡到了馅饼,金如兰激动得难以自己,许久过后,她神志回来了一些,才发现不对,“小锦,你……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别人给的。”“别人?谁?”高韵锦没开口,金如兰虽然高兴,但还没傻,注意到她脸色不太对,“你,你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一顿,认真的看向她的母亲,“妈,这个钱,我这辈子只能拿到一次,没有第二次了,我希望……以后别有第二次了。”金如兰:“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跟高韵珍比什么。我的想法一直都很简单,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妈,你要追求什么,如果值得,如果是正确的,我可以用最大的努力去支持你,但婚姻这一块,你能让我自己做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