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明月清风送相依 > 章节目录 第1060章 小笙哥的另一面
    唱完纸短情长,乔治笙就借着花前月下把宋喜压倒在床上,实际说明什么叫漫漫长夜谁来陪度,宋喜再也一睁眼已是日上三竿,柔软的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乔治笙留了纸条给她,说他下楼去了。

    看着标签纸上男人的字,宋喜忍不住勾起唇角,想到从前两人同一屋檐下,但很多时候都是不碰面,她把保温杯连带纸条一同放在他门口,他生气时会抱怨自己这儿不是收发室,他也不是门卫大爷。

    如今她不写纸条,他倒是写上了。

    掀开被子,宋喜胳膊腿发酸,像是半夜梦游骑了五公里自行车一样,下床的时候她浑身光溜溜的,走到窗户边,手指挑开一个缝隙往下面看,入眼是一大片院子,七条和发财正在追着什么东西疯跑,因为隔着太远,看不清楚;稍微往右瞄,院子右侧还围了一块儿场地,里面有马,昨晚匆匆一瞥,只看到几匹,如今天亮才发现,那场地里最少有十几二十匹。

    小岛环海,气温比在多伦多陆地上要高,看着外面春光明媚,会恍惚不是冬天,而是开春,阳光透过一条窄窄的缝隙照到宋喜脸上,她微眯着视线,心都是敞亮的。

    收拾完,换了身衣服下楼,楼下没人,餐厅桌上有准备好的中餐和西餐,从粥到面包一应俱全,七喜和雪碧在壁炉边的地毯上慵懒的躺着,芬达则孤独的坐在窗台上往外眺望,宋喜径直来到婴儿房,两个月嫂正在给宝宝们换尿片。

    这几天都在路上,乔乔和帛京很乖,除了吃奶的时间都在睡,今儿难得赶上少爷和小姐都是醒着的,宋喜赶紧过去逗逗。

    双人的婴儿床脚下放着两只色彩斑斓的虎头娃娃,不晓得婴儿是喜欢颜色鲜艳的东西,还是单纯的跟元宝和佟昊投缘,乔乔和帛京仿佛格外喜欢这对虎头娃娃,所以乔治笙千里迢迢还是把它们给带过来了。

    拿着虎头娃娃,宋喜弯着眼睛道:“妈妈,妈妈。”

    趁着乔治笙不在,她要疯狂补课,因为之前在家里,有一次她半夜醒来,发现乔治笙不在身边,下楼看见他在婴儿室,偷偷摸摸教俩孩子叫爸爸。

    宋喜揶揄他偷着补课,乔治笙说:“我靠自己的本事早起。”

    早起?他那叫早起吗?顶多叫失眠熬夜。

    帛京看到虎头娃娃,眼睛一眨不眨,明显被吸引了注意力,等到乔乔就更是外露,能看出五官的兴奋。

    月嫂从旁道:“乔乔性格更活泼一些。”

    宋喜笑着道:“帛京更像他爸。”

    任丽娜给宋喜看过乔治笙很小时候的照片,帛京跟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扒下来的,尤其是眉眼间的神韵,把他们的照片混在一起,压根儿看不出谁是谁。

    月嫂说:“像乔先生好,长大后会是个温和疼老婆的人。”

    疼老婆宋喜没疑问,温和?她们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会,就是对乔治笙有误会,那厮可绝对不是个温和的人,说到这个……宋喜暗暗觉得胸有点儿疼,没在孩子这里糟太多嘴,倒是在他嘴下……

    乔乔和帛京醒了半个多小时就又睡着了,宋喜去看小杰,小杰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人不在,宋喜问:“小杰他们出去了吗?”

    “乔先生说带小杰去骑马。”

    宋喜左手拿了一片面包,右手拿着一杯牛奶,走到能看到马场的窗户边往外看,果然看到一大一小两具身影。乔治笙一身咖色骑马装,黑皮靴,正站在一匹通体黝黑的马儿身边,扶着它背上跟他穿一样骑马装的小杰。

    马儿太高,小杰似乎有些害怕,张着双臂要乔治笙抱,乔治笙只好拉着缰绳,一脚踏在马镫上,长腿一跨,坐在小杰身后,带着他溜圈儿。

    这幅画面太惬意,宋喜干脆坐在窗边,雪碧迈着迷人又霸气的步伐缓缓走来,巨大的身体往宋喜腿上一扔,翻过来求摸摸,之所以说是巨大,缅因猫是大型猫,元宝和佟昊又不知在哪儿倒腾来的‘极品’,这俩猫自从到了宋喜手里,每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现在不算尾巴已经长到六十几公分,加之毛长,乍一看还以为是小狮子。

    宋喜把剩下的一点儿面包全都塞进嘴里,用半杯牛奶灌下,然后腾出手来摸一摸沉重的大宝贝儿,雪碧在宋喜腿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抻懒腰,不多时七喜和芬达也都纷纷过来,一个窗台,宋喜加三只猫,七喜头一次在对比下看起来玲珑有致。

    许是心有灵犀,乔治笙带着小杰本是背对宋喜在遛马,结果遛着遛着,他忽然间转回头,视线准确无误的落在玻璃后的宋喜脸上,宋喜被三只猫围着,朝他挥手一笑,这一刻太阳的光都被她比下去了。

    拉着缰绳,乔治笙调转马头,黑色的高头大马竟然高高的扬起前蹄,纵身一跃,跳过围栏,哒哒的朝着别墅跑来,宋喜下了窗台,开门站在廊前等他。

    小杰隔着几米外就在喊:“干妈。”

    宋喜勾起唇角,待到马儿跑近停下,乔治笙翻身下来,然后单手把小杰也给夹下来,小杰跑到宋喜身旁,一把抱住她的大腿,仰着头说:“干妈,干爹教我骑马了。”

    宋喜摸了摸他头上帽子的绒球,笑着道:“怕不怕?”

    小杰刚开始摇头,随后又支吾着道:“有一点儿。”

    宋喜说:“别怕,干爹会保护你的。”

    乔治笙道:“你不说要去洗手间嘛,去吧,我要跟干妈一起玩儿了。”

    小杰应声,随后开门往里跑,宋喜站在台阶上头,稍稍垂着视线看着下面的乔治笙,似笑非笑的道:“我发现你来了国外之后很开放嘛,这是要放飞自我了?”

    乔治笙微微抬头看着宋喜,阳光让他视线微眯,危险且邪气,薄唇开启,他出声回道:“我觉得你更喜欢我这样。”

    他随便一句话就把她说的心底痒痒,宋喜嗔怪着道:“脸皮越来越厚。”

    乔治笙随手拍了下马背,“会不会骑马?”

    宋喜说:“还有我不会的东西?”

    说话间她迈步走下几格台阶,乔治笙双手卡着她的腰,轻轻一提,宋喜便坐在马背上,乔治笙随后蹬着一跨,坐在她背后,马儿迈步往前走,他在她身后说:“不会也没事儿,老公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