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诱妻入怀:总裁轻点宠 > 章节目录 第1838章,傅瑾城篇017
    傅瑾城很体贴的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目光落在她白净漂亮的脸上,“一段时间没见,你好像消瘦了些。”“有吗?”“最近都在忙大赛的事?很累?”他没回答,反而问。“还好。”累的话,她最近确实挺累的。主要是心累,因为他和她母亲的事,她最近都睡得不太好。不过,她倒是没注意到自己有瘦了。“多注意休息。”“……好。”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说完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两人就沉默了下来。高韵锦捏着杯子,低头喝茶,心里有些紧张,不管她怎么尝试,她这次约他出来的目的,她都无法真正的跟他开口。傅瑾城似乎没察觉到她的紧张,笑问:“对了,决赛是什么时候?”“下周六。”“这么说,很快就到了,都准备好了?”“嗯。”“在哪个城市举办来着?”“a市。”“所以,周六之前,你会带着你的作品,赶到a市去参加比赛?”“对。”他凝视着她垂下,却异常漂亮的眉眼,忽然说:“要我陪你去吗?”高韵锦一愣,缓缓的抬头看他,傅瑾城给她夹了一块肉,“不想我陪你去?”“……不是,只是,你不是很忙吗?”她的心里,有些苦涩。所以……他们这算是复合了?又或者说,只要她应声了,过去那段所谓的分手时间,就当时抹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前段时间是公司的过渡期,现在稳定下来了,正式步入了正轨,自然就不这么忙了。”“……哦。”聊得差不多了,两人又安安静静的开始吃饭。途中,他的手机却频频响起,似乎有挺多人找他的,她抬头,看了眼过去,他罢手,“没事,你继续吃。”“你如果有事要忙,就先忙吧。”虽然,她不认为如果他真的有急事,会因为她而选择忽视。但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她还是了解一些的。“是有点事,不过还不算急,一会就走。”他抬头看她的目光幽深了些。“哦。”她心里搁着事情,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饭后,就不怎么动了。他颇为关心的皱眉,“怎么吃这么少?不合胃口?”“不是,饭菜很好吃,只是我最近没什么胃口。”饭菜确实很好,先不说这家饭店的饭菜是全国闻名,就是桌上的菜色,都是她喜欢的,而且大部分还是他点的。曾经,她还因为他记住她的喜好而心生喜悦。到后来才知道,他这是职业病。他是个律师,最擅长观察人,对于别人的情绪,别人的喜好,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掌握,并以此拿捏他人的感情走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她一样没胃口,还是说……他其实已经吃过了。反正,桌上的饭菜,他也没怎么动过。但她也识相的没问。他似乎也料到了,她不会,或者是不敢问,连掩饰都懒得去掩饰。她收回了目光,“我吃得差不多了,你既然有事要忙,那我们走吧?”“好。”他起身,“我送你回学校?”她蓦然抬头看他,“你——”她下午根本没课。她以为,既然回去了从前,他会留下她的。他笑了下,那笑容,她看的并不真切,只听到他说:“公司临时有点事。”“哦。”她笑容有些尴尬,也有些难堪,率先朝着电梯那边走,“我还是自己回去吧。”“好。”他也不坚持。两人沉默的出了饭店。傅瑾城站在车门口,回头看了她一眼,“有事给我打电话?”“好。”他上了车,高韵锦看着他,看着那张被玻璃镜挡住,越发看不清楚的脸,她心口一动,忽然猛地在车子开走之前,跑过去敲了敲车窗的门。傅瑾城把车窗降下,看她急切的样子,正要开口,高韵锦直接道:“借我两千五百万,可以吗?”她不想再拖了。如果他想借就借,不想借……不想借她大不了继续求她。如果他实在不会帮她,那她也没办法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速战速决才是真理,如果拖下去,对她母亲不好,对她也不好。之所以是两千五百万,是因为她忽然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给她买了不少值钱的东西。那些东西,都被她收起来了。那些东西加起来,估计也值个三几百万了。再加上她父亲帮她母亲给的那两百万,三千万也够了。傅瑾城扶了扶眼镜,听到她说借这么多钱,脸色笑容都没有丝毫变化,“两千五百万?可以啊。”爽快得完全出乎高韵锦的意料。她知道傅瑾城有钱,但是再有钱的人,几千万都不是小数目,不可能轻易的说借就借的。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我……我是认真的。”他笑,“我知道。”看到他这个笑,她吞了吞唾液,“你——”“但是韵锦,你知道我怎么说也是个商人对吧?”“我知道,你有条件。”她猜到了,她也没这么天真。在他这里,根本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是……她真的不认为,她能有什么能耐,值得他借她这么多钱。他难道不怕她还补上吗?他点头,赞许道:“聪明的女孩。”“什么条件?”他语气波澜不惊,“三千万,留在我身边三年。”她闻言,却惊得踉跄了半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你说什么?”他……他这是要包养她?他语气很温和,一副很好商量的模样,“你可以不用急着回答我,可以慢慢想,如果不愿意,我不会逼你的。”“你——”高韵锦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只知道脑子炸开了。没想到,他竟然……竟然这么对她!“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还是那句话,有事随时可以联系我。”说完,他叫司机开车,高韵锦脑子还是空白的,但是她下意识的说道:“好,我答应你。”傅瑾城似乎也一点都不意外,笑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