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嫡女之一品凰妃 > 章节目录 第1529章 谢天谢地
    “你是何人?”他一愣,随后快步跟了上去。但是,却见这身影走的很快,他竟追不上她,很快就消失在了这片桃林中,他连她的脸面都没来得及见着。“……”凤云峥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额头上竟全是汗珠,心脏砰砰跳着,久久回不过神来。他四处看去,这是他睡着的营帐内。只是,他做梦了,还是那片桃花林,那梦中的身影是谁……一女子,碧蓝裳,身段轻盈,笑声……但仅仅是一个一闪而过的背影,也已经给他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震撼。他自醒来之后,便想不起任何有关过往的事。而现在,竟终于有一个女子入梦来。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里。是他的亲人吗?无数的念头闪过脑海,凤云峥突然间觉得一阵头晕,他双手紧紧抱着头,闭上眼睛,试图再次想起那个女子的身影来。但是,紧紧惊鸿一瞥而已,能想起来的,也只有那一抹碧蓝身影。她是谁?凤云峥这被遗忘的世界,终于开始不平静了。他起身,移到木轮椅上,这段日子,他已经能够靠自己使用这木轮椅了。点燃烛火,他将悬挂在床头的桃花林娶了下来,再度拿起笔来,在这幅画中,桃林深处,画下了一抹碧蓝色的身影。这身影似一阵清风,但是,却是这桃林的点睛之笔,整幅画也变得更加悠远起来。后半夜,凤云峥再没有合过眼了,一直望着这幅画,那烛火的黄光映照在身上,静谧,清冷,充满遐思。对面账内。提丽也没有睡着,她从凤云峥营帐的灯亮起的时候,也跟着醒了。她默默地看着凤云峥映照在营帐上的身影,脑海中想着他梦中的那片桃花林。她解开脸上的纱巾,露出真容。从怀中掏出那幅画象来,细细的端详着,这画像仿佛不是为寻人而放的,而是用尽了感情之作,这么传神,连眉宇间的气度也画出来了。连似月已经到了龙城,那么早晚有一天会找过来。他们也早晚有一天会见面,见了面,凤云峥会想起过去的事情来吗?到时候……他会走吗?提丽想着,脸上闪过一抹刚毅,随后拿着这画像,快步走出了自己的营帐。给他看吧,给他看这幅画,既然他已经自己提出做她的军师,将此画给他也无妨。所以,不用有任何犹豫,把画给他,让他与亲人团聚。对于她来说,她是漠北将军,一切只为兵营着想,需要有个人来助她一臂之力。她像是怕自己会后悔似的,走的特别快,脸色紧绷。“报!“在她正要接近凤云峥的兵营时,一个将士策马匆匆而来,从马背上一个翻滚跳了下来,跪在她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大将军,大将军不好了,鲜卑人发动突然袭击,我军损失惨重!”“什么!”提丽眼底一凝,来不及多想什么,将画像塞进衣襟里,,迅速地跳上来人的马背上,大声道,“传令下去,即刻备战!”熊熊燃烧地火光中,映衬地她红色的铠甲,红色纱巾的后面,一双眼睛散发着刚毅,坚韧的光芒,那是必要取得胜利的决心。正在歇息的将士们听到号角的声音,纷纷起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战甲穿好,整装待发。“大将军,准备完毕!”巫祝匆匆前来,手持长剑,单肩跪于地上。而这时候,凤云峥也出来了,由乌洁推着轮椅。提丽回头,看了他一眼后,举起双手,高声道,“出发!不胜不归!”“出发!”深夜之中,火光冲天。浩浩荡荡的军队在提丽的带领之下,火速出发,凤云峥亦随行。……战场上。刀光剑影中,浓重的鲜血弥漫了双眼,一个一个将士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充斥在战场上。那一抹鲜红色的身影,像一道最醒目的风景线,在战场上厮杀。她果敢,利落,刀刀致命,敌人一个一个接连倒在了她的脚下……远处,凤云峥坐在战车之上,目光微微眯起,望着远处的战场,手中握着军事布阵图。……而此时此刻。葳朗刚刚到达兵营,连似月扮成侍卫随行,夜风和冷眉亦随行在侧。“你说什么?”葳朗一愣。那跪在地上的将士道,“昨日晚上,鲜卑人发动突然袭击,大将军已率领众将士前往抵抗,此次鲜卑来势凶猛,战情不容乐观。什么……连似月心头一紧,立刻从怀中掏出画像来,问道,“可见过此人?”那侍卫看了这画像一眼,说道,“咦,这不是我们大将军救回来的公子吗?”“他现在何处,带我去找!”连似月立刻说道,声音颤抖着,眼底甚至泛起一丝泪光。云峥,我终于要见到你了。“公子自愿为此次军师,已经随大将军一块前往了。”将士说道。“军师?”葳朗和连似月两人都愣了一下。云峥为何要给漠北人做军师?既然能当军师,为何没有想办法来找她?连似月眼底一凝,问道,“当时你们将军是如何救回这位公子的?”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这个……”将士脸上面露难色。“说!”葳朗厉声道。“是,王子殿下,其实卑职也不是特别清楚当时的情况,只记得那天,将军与敢死营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大夫说那人活不了几天了。”连似月心头猛地一颤,云峥伤的很严重,难怪没有来找他们。而夜风和冷眉听了,也心头一揪。“但是将军传令下来,要不计一切代价把公子救活,后来,后来她就想尽了办法,找了最好的药材,还让人找来了汉人大夫,拢共治疗了一个多月才活过来,不过,公子的双腿……还能行走,如今坐了将军为他量身打造的轮椅。”侍卫说道。连似月脚步后退了两步,一个多月才活过来,双腿不良于行……云峥,所遭受的,要比她还要严重很多。不过,谢天谢地,他总算是真真正正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