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别梦依稀温小园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九章:活体解剖
    这一句话像是讯号般,无数辱骂性的话语如同潮水般涌进来。ICU的铁门被拍的“砰砰”作响,几乎要把人心跳都吓出来了。

    苏子诺皱起眉头扫过雷靳炎,好在他还没有醒,“我去叫保安让他们安静。”

    刚迈出步子,腰际就被人环住。战勋爵稍稍用力,把她牢牢锁在怀里,“你要让保安赶走他们?”

    “不是。”苏子诺奇异般镇静下来。

    现在圣米伦正在风头浪尖,她没有出面解释雷靳炎的病情原因,是为了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一旦保安赶走闹事的病人,外界一定会借此坐实雷靳炎是圣米伦包庇的怪物。

    “贺炎在过来的路上。”

    战勋爵淡淡道。

    苏子诺心头立马豁然开朗,雷靳炎是军部的人,当然要由军部出面。

    没过多久,外面安静下来。战勋爵摸摸她的头,起身迈开长腿走出去。苏子诺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忽然觉得这件事情还不算太糟糕。

    兜里的戒指似乎正在发烫,那件事没有发生吗?那个晚上的男人,就是战勋爵?

    “上将,军中闹起来。”贺炎压低声音,仅够两人能听清。

    战勋爵眼神一凛。

    “军部一部分太子党跟八方会的人又对上了,你知道最近的舆论对八方会……存在误会,军部的太子党大概是因为这些事挑衅。”贺炎拧眉道。

    “把人带过来。”战勋爵冷冷抛下一句话,转身迈进病房。

    不一会,一行军人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到ICU门口立定,虽然在战勋爵面前,一个个站得笔直,但是,扫到了病房,眼底得不屑一闪而过。

    战勋爵目光宛如鹰隼扫过众人,“把今天闹事的人也都放进来。。”

    片刻的时间,ICU门口挤着乌泱泱一大片人。

    “是军队的人过来了,肯定是要把那个奸细带走,听说是要枪毙。”

    “是战家军,战上将肯定是听了我们的话所以才派人过来的。”

    叽叽喳喳声音层出不穷。

    战勋爵目光冰冷扫过人群强大的气势瞬间压迫在所有人心上。刹那间所有人都如同置身冰涧,几乎一瞬间本来叽叽喳喳地声音瞬间消失。

    “贺炎!”

    “在!”贺炎陡然绷紧身子,随时准备待命。

    战勋爵微微眯起眼眸,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开始。”

    聚众的人一脸震惊,贺炎也为微微诧异,但他迅速恢复常态,板着脸大声吼道:“徒手五公里十六分钟完成,战术十米低姿匍匐前进十八秒完成。九十分钟内完成两百个俯卧撑,两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蛙跳和两百次杠铃、负重三十公斤十公里,均超过记录保持者。二十发射击取得两百环成绩。”

    病人们你看我,我看你,不明白这些数据有什么意思。

    而那些兵痞子却在贺炎说了几句就惊得眼珠都要掉出来了,这些数据都是这个看上去就吊儿郎当得雷痞子创造的。

    这些数据的任何一项,都足够他们这群太子党吐血

    射击成绩二十发两百环,发发都是十环,就算是顶尖狙击手也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光是想想,他们都觉得背脊发凉,雷靳炎没有给他们一枪,确实是大人大量。

    这样让人望而生畏的成绩,加上孔雀开屏一样在军部转悠的雷匪,真的很难让人把他们联系起来。

    但是,看着高大冷酷的战上将,又看了在一边站得笔直的贺炎与特调警卫,没浮起来的质疑都很快压下。

    “雷上校因为清剿邪渊入职军部,又因为秘密渗透任务受伤,你们做的就是在背后诋毁雷上校?”战勋爵脸上冰屑遍布,口气冷硬。

    军部的太子党当然一句话不敢吭声,脸上的神色不得不愧怍又心虚。

    “原来是秘密任务,是谁胡说他是怪物来着?”下面病人低声道。

    “谁知道啊,诬蔑一个军人简直太恶毒了。”

    “我说这个雷少,一直听说又帅气又优秀!”

    领头的军人上前一步,正色道:“报告!战上将我们听信不实谣言,我们错了!”

    “我们错了,以后一定请雷上校指教!”更加雄浑的和声响起,震撼每一位闹事的病人,心中也涌起愧疚感,她们那么对一个优秀的军人,肯定伤了他的心。

    战勋爵目光并未解冻,声音简洁低沉:“道歉!”

    这群军人本来也是飞扬跋扈的太子党,要不然也不敢违纪跟八方会对上,现在却一个个走进ICU,脱帽,至军礼,站在雷靳炎的隔菌床前鞠躬道歉。

    不少病人见状也跟着排在队伍后面,诚心向雷靳炎道歉,甚至还给雷靳炎拿来了一些自己的水果。

    雷靳炎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依然动不了,但是眼底的神色却明显光亮起来。

    小李老台看到少爷这样的神色一个个都差点喜极而泣,因为他们少爷要跳起来踹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神色!

    雷靳炎被裹得像个粽子,不笑也疼得死去活来,但是他还是坚强得用眼神表示:

    敬什么礼,鞠什么躬?老子还没死呢!

    他啊,突然想要再抢救一下,苏子诺这个女人,从来不会让自己失望。

    苏子诺怔怔的站在病床旁,穿越人群遥遥和站在门口的高大男人对视。眼底忽然热热的,万千中复杂情绪从心中滑过,最后只剩下一句话。

    还好有他在。

    最后一个道歉的军人走出病房,战勋爵朝贺炎点了下头。

    “军部纪律,不准私下斗殴是部队的铁则!”贺炎高声:“知错是基本的反省,带头挑衅,参与斗殴一律开除军籍,军部补贴充公。”

    不管是军部太子党,还是围观的平民,都后退了一步,露出惶恐的神色。但是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战勋爵已经走进ICU内。

    铁门隔绝外面的喧嚣。

    “谢谢你,愿意帮他。”苏子诺深吸了一口气。

    战勋爵斜睨着病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雷靳炎,皱眉:“我不喜欢他。”

    苏子诺疑惑的抬眸,但是战勋爵仿佛就在等她这个动作,苏子诺的下巴被抬起:“是因为太喜欢你。”

    炙热的吻就落在苏子诺的唇上。

    战勋爵会做这些,是因为他太喜欢自己?

    这一次,战勋爵却没有那么清晰的侵略与进犯,依旧强势主导但是裹着低沉的温柔与宠溺,他的气息与薄唇慢慢的捕获她,辗转的品尝,男人浑厚的气息,不可拒绝的强势无孔不入,从每一个角落渗透。

    苏子诺第一次,感觉到亲密带来的脸红心跳,跟往日被这个男人突然拉近,或者强势的进犯都不同,战勋爵让她几乎清晰的感觉,自己真正被一点一点征服。

    “时间不多了。”战勋爵微茧的指腹滑过苏子诺终于发红的唇角。

    苏子诺根本回不了神,战勋爵低笑一声,又在她唇边轻啄一口:“乖,我很快回来。”

    苏子诺刚抬起头,战勋爵高大的身影已经走到门口,高高扬起一只手背对着向她道别。

    “战上将。”站在ICU外的贺炎跟上他的步伐,“研究院传来消息,邪渊主人恢复生命体征,但已经脑死亡。”

    战勋爵脚步未受影响,面色淡淡:“继续。”

    “上将你都不觉得奇怪吗?”贺炎满脸惊讶。

    明明邪渊主人是在他眼底击毙的,现在却奇迹一般的恢复生命体征,这简直就是在拿他们牺牲的兄弟在开玩笑。

    战勋爵脚步不乱:“雷上校这次受伤,还不够让人联想到什么?”

    “你是说他是被……”贺炎捂住嘴,难以置信。

    “不。”战勋爵眸色渐渐转凉,长眸笃定“现在是,他们已经动手,我们迎战。”

    贺炎一直跟在战勋爵身边,但现在也咯噔了一下。

    战勋爵可怕的地方在于,哪怕他身上的荣耀已经足够亮瞎民众的眼睛,但是战勋爵永远锐利永远清醒,甚至永远会第一时间推翻自己的功勋。

    战勋爵这么说,无异于在确认,邪渊死灰复燃。

    “军部已经下命令,决定活体解剖。”贺炎继续道。

    战勋爵墨色的眉眼深邃:“是个各方牵动的决定。”

    与此同时,万众瞩目的选秀现场。

    巨形的光柱,绚丽的霓虹,几乎让人眼花缭乱的盛世美颜,在舞台的灯光下璀璨的让人睁不开眼!

    “默云弛,默云弛!”这本来是十几个少年的舞台,但是一切几乎只为舞台中间的身影点燃。

    “云宝云宝,一生是宝!”“我们永远支持你!”

    此起彼伏的尖叫,就算是露天录制都像是可以掀开穹顶,连主办方都压抑,这个精致的像是王子一般的男孩可以带来这样的效果。

    整个现场都是震耳欲聋的呼唤默云驰的尖叫。

    半个录制组的人都在待命,看着舞台上像是燃烧一般耀眼的少年,准备在默云驰下台的第一时间迎上去,因为如果慢一天,恐怕默云驰会被疯狂的粉丝淹没。

    但是就在默云驰帅气的完成动作定格,视线却落在一个远处的一个LED屏上。

    上面的声音早就被呼喊声覆盖,但是军方报道的标识下,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怪物”的特写。

    那个怪物的满身灰褐身体轻微的起伏,字幕上闪过“奇迹的恢复呼吸。”“确认脑死亡”“活体解剖”几个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