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通天之梯 > 章节目录 3332:反其道而行之
    一大早,丁长生接到了刘振东的电话。

    “在甘肃?跑那去干嘛……”丁长生随即就意识到了,她们是想在西部出境,反其道而行之,就在丁长生他们都以为翁蓝衣会在南部或者是东部出境的时候,没想到她会在西北出境,的确,那里地广人稀,从那里出境要比在南部和东部要顺利的多。

    “怎么办,听你的,要是想要把人抓到,我现在可以去边境等着她,估计过几天就到了西北边境了,根据她们现在的定位,应该过不了几天了,只能是去前面等着她们”。刘振东说道。

    “好,把她们截住,但是这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带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去,怎么处理她们俩,我还没想好呢”。丁长生说道。

    “那行,我这就出发”。刘振东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长生起来去了洗手间里洗了把脸,翁蓝衣啊翁蓝衣,你可真是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让你尝尝真正的泥鳅是什么滋味,就连安迪都受不了的刑罚,我看你能不能撑得住。

    “喂,我到北原了,什么时候可以见你?”安迪的电话随后也进来了。

    “你找个地方藏起来吧,北京的事做的干净吗?”丁长生问道。

    “保证干净,那个医生都没被调查,我才过来的,这种方式极不容易引起别人的反应,所以,这也是我们使用的首要手段”。安迪说道。

    “嗯,为了安全起见,你先找个地方呆着吧,以防他们找到你的头上再连累到我”。丁长生说道。

    安迪想要说什么时,电话早已被丁长生挂断了,对丁长生来说,安迪的利用价值基本也就这些了,剩下的价值就是把零号引出来而已,所以丁长生对她的态度也没有之前那么热乎了。

    “混蛋,无耻”。安迪气愤的把手机扔在了床上,自己的身份很敏感,一旦暴露了,自己就会面临着几个方面的追杀,所以,她现在是进退维谷,除了丁长生之外,她还真是不能指望任何人。

    叶文秋开车来接丁长生,车上还有叶茹萍。

    “去哪?”丁长生问道。

    “北原银行,我们本土最大的银行了,他们的行长和何家胜车家河的关系很好,现在估计吓的在家里不敢出门了,所以,我们这个时候去找他,或许能给我们贷款,或许一点也不会买我们的面子,就看你待会怎么威吓了”。叶茹萍说道。

    “你这是狐假虎威啊,这笔贷款贷到了,你们能还得起吗?”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可以帮她们,但是绝不会傻到被人当枪使,所以,只要是她们能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拿到融资,丁长生是可以帮忙的,但是违规的事不能牵扯到自己身上。

    丁长生感受到了李铁刚态度的变化,看来自己的一些事他知道了,所以才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这一点丁长生是心里有数的,所以从北京回来之后,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谨慎小心,决不能把火烧到自己身上,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现在就撤退呢。

    上面三令五申,办公面积不能超标,要严查办公面积超标的问题,看来中北省纪委的工作真是不到位,李行长一个人占据的办公面积就是一层楼的面积,会议室办公室挨着,看上去豪华气派的很。

    并且他们到的时候,门口还有人拦着不让上去,丁长生看着保安说道:“我是省政府的,你要是敢拦着,待会第一个就开了你”。

    说完,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带着叶家姐妹上了楼,保安赶紧打电话,所以,等到丁长生他们三个人上了楼之后,李行长的办公室先是大门紧闭,叫了好一会都不开,然后等到开了门,看到李行长一脸红润的出现在门口。

    “你找谁?”李行长很不高兴的说道。

    “我以为你关着门忙着自杀呢,先不要急着死,何家胜和车家河说不定还没交代你的问题呢,你这么急着死干嘛?我叫丁长生,你应该听说过我吧?”丁长生背着手,一膀子撞开了李行长,他再看看后面跟着的叶家姐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丁主任?丁市长?……”

    “你叫什么都无所谓……”丁长生走过去坐在了李行长的座位上,但是低头一看,在办公桌的下面藏着一个女人,穿着银行的制服,根本不敢看丁长生,地上还有几团卫生纸,女人瑟瑟发抖,生怕丁长生这个时候把她给揪出来。

    此时李行长也是大急,要是这时候丁长生把这事闹大了,自己的脸面不说,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就真的完了。

    “坐吧”,丁长生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示意李行长坐下来说。

    “丁主任,你这次来是要,干什么?”李行长知道这人是丁长生之后,气焰一下子就没了,再加上桌子底下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李行长感觉自己的小辫子被人捏在了手里,而且不止一条小辫子,那是麻花辫啊。

    “车家河和何家胜的事你都听说了吧,我听说这家银行从筹办到发展成现在这个规模,车家河和何家胜没少出力吧,当然了,好处拿了多少,他们会自己交代清楚的,只是这些问题要是交代清楚了,你李行长能脱身吗?”丁长生问道。

    “我和他们都是工作关系,没什么其他的交往,所以,我不怕……”

    “是吗?不怕你出汗干什么,我告诉你,他们的问题太多,估计交代到你这里时,还有一段时间,这期间是你的黄金时期,你可以做点正经事,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递个话啥的,到时候你就不用进去看他们俩下棋了”。丁长生说道。

    李行长不说话,丁长生伸出脚,放在了桌子底下,那里正是桌子下面那个女人所待的位置,李行长有些急躁起来,说道:“丁主任,你今天来不是给我通风报信的吧,有什么事,你还是说事吧,我这里也很忙”。

    “贷款”。叶茹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