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引妻入局:权贵的娇蛮妻 > 章节目录 第1837章,傅瑾城篇016
    “他们现在人呢?”她指的自然是她父亲和高韵珍母女。“出去了,谁知道他们又去坐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夏莉和高进升正好从门外走进来,金如兰脸色自然不太好。夏莉假装没注意到她的脸色,笑道:“大姐,我知道您现在心情很不好,可是话也还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啊。现在我们家工厂刚开起来,事情自然就多,老高他忙得连喝口水都没有,您也不知道心疼心疼。”高进升哼了一声,看也不看金如兰一眼,问旁边的佣人,“大小姐呢?”“今天小珍约了人吃饭。”说起这个,夏莉笑眯了眼睛。关于傅瑾城的事,夏莉是跟高进升说过的。高进升也是听过g市高家的,高家在g市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豪,傅瑾城既然是高家的人,对傅瑾城自然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如果高韵珍真的和傅瑾城成了,那她也算是真正的嫁入豪门了,高进升做梦都能笑出来。现在听到夏莉这么说,心里自然高兴,“还是小珍懂事,有魄力!”“那是,也不看看小珍是谁的种。”高进升被夏莉哄得开开心心,看也不看金如兰和高韵锦一眼,两人亲亲我我的回房了。这些画面,在她看来简直辣眼睛,她全程抵着头。金如兰却气红了眼。可现在,她就算气得想把夏莉撕碎又怎么样?实际上,她根本奈何不了夏莉,尤其是,本来她以为她的女儿至少还有机会跟高韵珍一争高下的,可现在因为她……什么机会都没有了。高韵锦安抚了她母亲一会,她就打算回去学校了。离开的时候,正好碰上外出回来的高韵珍。高韵珍拨弄着长发,“哟,回来了?”高韵锦没理她,高韵珍心情似乎非常好,整个人容光焕发,跟恋爱了一样,竟然也没在意高韵锦不鸟她,嗤笑一声进门去了。高韵锦脚步却停了停,回头看了眼高韵珍的背影。高韵珍这个人,是极其高傲的。她对男人的要求非常高。不管是她的初恋还是杨礼舷,在高韵锦看来,都是少见的帅哥了,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高韵珍在当时对他们都挺满意的,但是,在她的记忆中,面对他们时,高韵珍都没有露出过这种只有真正恋爱了才露出的笑容来。这么说……这次她父亲给高韵珍介绍的男人,估计各方面条件都比杨礼舷他们好,肯定非常合她心意了。说起来,她见到过的优秀男人其实也不算少,但如若真的算得上天之骄子的,不过就只有傅瑾城圈子里的那几个男人……没想到她无时无刻都能想起傅瑾城。她苦笑的摇了摇头,把心思甩了出去,离开了。***高韵锦是很安分的一个人。既然傅瑾城说他没空,她就一直没打扰他,安安静静的等。不过,时间都过去两天了,傅瑾城都没联系她。她不知道他所说的两天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两天。但她母亲这边的事,不能等太久。所以第三天的时候,她就直接给傅瑾城打了电话过去。打了几次,傅瑾城的电话都没人接。有过前几天的经验,高韵锦都已经习惯了。她也慢慢的培养出了耐心,早上不接她中午再打。好歹,中午的时候,傅瑾城终于接了起来,声音还带着笑容,听起来,就跟以前,她还没发现他对她只是玩玩,他们还没分手那个时候一样,“抱歉,昨天深夜回来的,起的有些晚,没接到你的电话。”高韵锦也低头笑了笑,“没事,我不知道你这么忙,吵到你了,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傅瑾城再次笑了出来,“这么听起来,怎么好像是埋怨我?”“没有,真的没有——”她绝对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埋怨的意思。以她现在的位置,不合适。傅瑾城听着她认真的辩白,虚伪的笑容渐渐淡了,竟然真的笑了出来,语气似乎也温柔了一些,“我知道。”高韵锦舒了一口气,“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的事,其实挺赶时间的。”就算他知道她的事,她没明说,她也想暗暗的提一提,如果他还想耍着她玩的时候,还能稍稍的想起她还有事求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天下午第一节课有课?”高韵锦一愣,心坎酥酥麻麻的,“对。”当初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挺热乎的。他问她要了课表,她什么时候有课,什么时候没课,他了解得一清二楚。没想到,他们分手有这么一段时间了,他竟然还记得……说实话,不管他是真心想跟她交往,还是只是想要她的身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曾真的温柔体贴过。也是他的温柔体贴,不经意或者是有意提起的一些事,都能触动她的心,所以,她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沦陷其中。“吃午饭了吗?”傅瑾城又问。“还没。”“我叫人去接你。”“你……你的意思是,我们中午见?”他忽然同意要见面了,高韵锦又紧张了起来。“对。”“那……好。”她虽然还没准备好,但她更怕错过这次机会,“不过,你们那边距离学校也有一段距离,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自己过去一趟吧。”她还想花一点时间,做心理建设。傅瑾城不知在笑什么,“好吧,我一会把地址发给你。”“好。”她到的时候,傅瑾城已经在那了。高韵锦看的他的背影,站在包厢门口片刻,才推门进去。“来了?”傅瑾城笑了下,招呼她坐下,“想吃什么?”高韵锦随便的点了两个菜,稍稍的抬起眼皮,打量了下傅瑾城。在打刚才那个电话之前,她还以为他们之间的气愤会很僵硬的。可是,在那个电话之后,他们之间的氛围似乎变轻松了,他对她的态度,也好像他们还在交往的时候那样……高韵锦忽然变得更忐忑了。他究竟,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