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芦花时节秋风起 > 章节目录 第453章 见一个人
    姜越这一张嘴就跟抹过了蜜一样,我自认不是他的对手,早早的败下阵来,干脆再不说一句话。

    回去的路比来的时候要堵得多,尤其是进了市内,十分钟可能才只能挪动半米,高架上的所有车都慢得跟乌龟一样,到处都是“嘀嘀”的喇叭声,还伴随有司机的咒骂声。

    我昨晚没睡好,上车以后脑袋本就有些发昏,再加上车内开着空调,空气不流通,没多久就生出一股恶心感,胃里翻滚似的难受。

    姜越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

    “晕车了?”他从储物格里拿出一瓶还没开封的矿泉水,拧开盖子以后递给我。

    我喝了两口,不适感却仍未得到缓解。

    姜越又把我这边的窗户降下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缓解一下。”

    然而窗外的空气却一点也不新鲜,滚滚的热浪夹杂着刺鼻的车尾气直冲我的面门而来。

    我再也忍受不了,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所有的车都被堵得动弹不得,高架上不乏受不了车内的拥挤和逼仄出来透气的人,所以我的行为不算突兀,也不会造成危险。

    我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一下又一下地干呕。

    早上吃进去的两个大肉包子早已经被消化光,我呕了半天吐出来的只有酸水。

    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我的心跳蓦地一滞,一个念头从我的脑中闪过——

    我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无边的恐惧攫住了我的身体,掐住了我的喉咙,让我发不出半个字音。

    如果我怀孕了……那孩子究竟是姜越的,还是陈熙的?

    但很快,这个猜想又被我自己否定。

    ——哪有这么快就出现的孕吐反应。

    不过这也提醒了我,回去以后要买一支验孕棒好好的验一下,万一……也能趁早采取措施。

    姜越也下了车,手里还拿着拿瓶我喝了两口的水。

    “吐完了吗?”他问我,一双眼睛里全是担忧。

    我的胃仍不舒服——尤其在想到那样一种可能以后,但干呕已经止住,所以我点了两下头。

    姜越用纸巾仔细地把我嘴边的秽物揩去,又把水递给我,说:“漱一下口。”

    漱过三遍以后,我嘴里的酸味才变淡了一些。

    “要在外面再站一会儿吗?”姜越问我。

    “不要。”我摇头。

    只不过在外面站了几分钟,我就出了一身的汗,衣服都湿哒哒的黏在了身上,实在难受。

    况且被正午的大太阳照着,我的眼前都出现了一些黑斑,脑袋也变得更晕了。

    重新回到车上,姜越把副驾驶座的椅子放平,“你先睡一觉,醒过来应该就到家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响——不是我的。

    我便没有睁眼。

    姜越接了电话。

    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忽然变得极不耐烦,声音比车内的冷气还要冷:“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只需要做好你分内的事情,不要插手其他。”

    他的身体?

    莫非出了什么问题?

    我想要当面问一问他,但强烈的困意让我始终无法撑开眼皮。

    ==

    正如姜越所说,我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小区大门。

    “我睡了这么久吗?”我打着哈欠问姜越。

    “才两个小时,不算久。”姜越抬手摸了摸我的脸,欣慰地说:“脸色比刚好好了很多。那会儿你的脸白得跟纸一样,差点把我吓死。”

    我抚上他的手,故意取笑他说:“这样就能把你吓死,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

    “那可不是?”姜越在我脸上捏了一把,“警告”我说:“所以你以后都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不要再像这样吓我。”

    听到他的话,我不由想到了他不久前在车上接的那通电话。

    “你呢?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吗?”我反问他,“在B市的时候医生不就说你的身体很弱,让你好好休息了吗?你现在回到了千行经常性的加班,不会又把身体搞垮吗?”

    姜越回避着我的视线,微笑着说:“没事的,我的身体比起那个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了,承受得了这样高强度的工作。”

    我并不相信。

    如果他的身体真的受得住,又怎么会接到那样的一通电话?

    “我跟你说姜越。”我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逼得他与我对视,“如果哪一天你真的不行了,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我会立即跟你离婚,一分钟都不会在你身边多呆;万一你死在了我的前面,我也绝对不会为你守寡。我要拿着你的遗产,去包养一个又一个的小狼狗,还要带着他们去你的坟头,让你亲眼看见我过得有多滋润!”

    姜越起初有些怔愣,但在我说完以后笑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有这样的机会。”他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说。

    我松开手,冷哼一声,“那就好。”

    ==

    家里什么存货都没有,我们俩去我妈那边蹭了一顿午饭。

    饭后保姆阿姨要留我们坐一会儿,让我们尝尝她新学会做的甜品。

    我想着自己下午没事,正准备答应,姜越却拉着我从沙发上起来。

    “不好意思啊阿姨,我和姚希待会儿还有点事,等晚上再过来捧您的场。”

    保姆阿姨连忙说:“行行行,那你们去忙吧!晚上别忘了过来就是!”

    我满腹的疑惑直到上了电梯才问出来:“我们待会儿有什么事?你怎么之前都没跟我提过?”

    姜越又是神秘兮兮的一笑,“带你见个人。”

    “什么人?”我问完以后又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太多余,因为他的答案肯定是——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们俩回了自己家。

    “不是要去见人嘛?回家干嘛?难不成还得换一身衣服?”我低头看一看自己的T恤、牛仔裤,也感觉的确不那么正式。

    而姜越想让我见的……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嗯。”姜越点头,“确实得换一套衣服,还得做一些准备,她应该半小时以后就能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