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庭兵王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掬一捧清水,洗一次脸
    长安城,清凉山。

    王莽王真人很难得地昨夜一整晚都忍着没有喝酒,因为他今天要做一件大事,就是当皇帝,所以他想让自己能够保持清醒一些的状态。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能够当皇帝都应该是一件大喜事,而且是最大的喜事,没有之一。

    王莽真人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一大早,他就开始收拾自己,换下了那件他已经穿了很多年的月白色道袍,就算在担任大汉国师的这二十年来,他也一直穿着这件月白道袍示人。

    他本来就只是个道士,也一直将自己当个道士。

    然而现在他却换上了一件明黄色的龙袍,龙袍非常的华美,全部都是用真金线精心缝制而成,是大汉皇族共同送给他的礼物,这也代表了他们的态度。

    王莽自己独自穿好这件穿起来异常繁琐的龙袍之后,还特意跑到茅屋前的溪水边,左顾右盼打量了一番,然后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就真的这么高兴!”

    重阳真人站在他的身后,轻轻叹了口气道,在他的眼中,有些淡淡的哀伤。

    “不然还要怎么样?哭吗?”

    王莽回首看了他一眼,嘻嘻笑着说道,然后他双手伸到了溪水的上面,两只手掌微曲合拢,掌心朝上,做了一个掬水的姿势。

    下一刻,他的手掌间就多了一捧清冽冰冷的溪水,因为穿着龙袍实在有些不太方便,所以他只能有这种方法取水了。

    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使用道术了吧!王莽略微有些遗憾地想着,接着将掌心的那捧清水按在了脸上。

    当年刚开始学道的时候,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最后一道法术,是用来洗脸的。

    如果被师傅知道了,自己应该被他直接下令逐出门墙吧!不过也无所谓了,等会自己就会变成一个毫无法力的凡人了,青云山,自己当初出来后本来就没想过回去。

    “终究都是自己的选择”

    王莽盯着溪水喃喃地说道,不知是和身后的重阳真人说话,还是自语。

    重阳真人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虽然这一切都是二十年前就已经商量好的,但真到了这一刻,他却感到了彷徨。

    因为二十年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一个还算志趣相投的陌生人,而到了今天,却已经是他最敬佩,最亲密的战友和兄长!

    “好了,我要下山去当皇帝了,你也去该去的地方吧!今天我们大家都会很忙。”

    他的耳边传来王莽那一如既往地有些懒散的声音。

    重阳真人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已经换上了龙袍的道士有些犹豫地道:

    “要不我还是陪你一起去吧,等你真的完成了禅让仪式我再离开!”

    虽然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被推演了无数遍,而且整个长安城都在王莽的控制之下,不管是民心,军队,官吏,权贵,统统都在王莽这一边,但重阳真人还是有些担心。

    毕竟这是一次改朝换代,不流血是不可能的,而王莽等会又会变成一名真正的凡人,再没有自保之力。

    “不用了,仪式上还是不要有仙道的力量介入为好,否则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王莽摇了摇头道。

    “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你看就连你一直有些怀疑的那名西方教的罗汉,都已经离开了刘秀的身边,去了终南山上,所以你也去吧!那里会更需要你。”

    王莽一边说着,一边朝终南山顶的方向望去,神情有些严肃。

    “刚刚我感应到,鬼潮已经来了,其中有三个真仙境,这已经超出了我们原先的预料,那名天庭驻守,虽然是个很厉害的年青人,但恐怕也是应付不下来的,你还是快点赶过去吧!等会那件事情还是需要你来接应完成的!”

    重阳真人无奈地点了点头,这次鬼潮集结北邙山中几乎所有的阴魂鬼物,即是一次大危机,却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他们准备了一些事情,希望可以一举消除北邙的鬼潮之患,而这件事情到时候必须是由他去完成的。

    分手的时候终于到了,他们都有各自的战斗要面对。

    王莽穿着那件其实和他极不相衬的龙袍,晃晃悠悠地朝清凉山下走去,山下,整个长安的权贵都已经在等着他了,等候着恭迎他们的新皇入宫。

    重阳真人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身影,深深一稽到地,然后一滴清泪落在身前的泥土中。

    谁说男人不能为另一个男人流泪!

    对别人来说,做皇帝是喜事,但对王莽来说,是生死事!

    荣嘉静静看着手中的断为了两截的惊天弓,他的嘴角有一丝血渍,那是因为惊天弓突然崩断,被自己的劲力反震受的伤。

    这点伤对荣嘉来说,自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惊天弓竟然断了。

    荣嘉的眉头皱了起来,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惊天弓穿云箭,是天庭置放在各大驻守将军府的一件重宝,虽然除了向天庭示警之外,这惊天弓不能再做其他用途,但这依然是一件品阶极高的法宝,就算放置个数十万年,也不会出任何问题。

    而惊天弓也不可能是荣嘉拉断的,就算他再强,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连真仙都不一定能拉断惊天弓。

    所以这张惊天弓,只可能是被人暗中破坏的,破坏惊天弓的人,自然是不想天庭知道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谁会如此做,这人又是什么时候混进将军府的。

    “怎么怎么会这样惊天弓怎么可能会断的!”

    许易纯的脸色变的煞白,他此时依然还难以接受惊天弓已经断了的事实,因为那意味着短期内他们是不可能有天庭的救兵了,而如果没有救兵,就算他是个文吏,也清楚在那汪洋大海一般的鬼潮面前,就凭现在这些人,根本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怎么断的?自然是被人暗中做了手脚,呵呵,看来有些人很希望这些鬼物能冲出北邙山啊!”

    荣嘉淡淡地说道,他已经恢复了冷静,因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许易纯颤声问道。

    “死守!”

    荣嘉将自己的恐惧深深地压入心底,也没有去纠结到底是谁破坏了惊天弓,现在不是探查真相的时候,然后他大喊了一声。

    “莫三空,过来。”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