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至尊 > 正文 第4287章 除恶扶正
    “妖怪是假的,但人血总是真的吧?你堂堂的一宫之主,居然天天喝人血?这怎么可能是真的?”陈九还是有所怀疑的,因为冰橙宫主是多么温和的一个仙子,怎么会是这个喝人血的妖怪?

    “陈九,天地有阴阳,纸有正反,而人必然也会有善恶,这些东西是避免不了的!”冰橙正色的解释道:“而我身为一宫之主,长年为了保持自己温和的气度,必然会找一个地方去宣泄自己内心中的阴暗,这个你应该理解吧?”

    “我不信,堂堂的冰门七仙,怎么会是你所描绘的两面人!”陈九依然不予认同的。

    “这样吧,我可以将自己的功法让你一观,你便可了解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了!”冰橙接着传递了一道意念过去。

    除恶扶正冰宇功,这是一种至高的,适合女子修炼的一门奇功,这种功法要修炼的话要求也很高,那就是必须在女子还保持赤子之心的时候修炼,如果长大了,那就没有效果了!

    “天下间居然还有这种功法?”陈九震惊间,无疑增加了几分信任“这么说你真是我的二宫主了?”

    “那是当然,如果你还不信的话,可以随意剥离我的基因,观其本源!”冰橙信心十足的讲道。

    “好,那就冒犯了!”陈九立即动手的,从冰橙发间揪下一根香丝的,就其演化起来。

    基因,是一个非常神妙的东西,它生长间,居然真的形成了冰橙的模样,这种源自基因内部的成长,根本就不可操纵,也难以做假!

    “原来你真是我的二宫主,对不起,陈九无礼冒犯,还请勿怪!”确定了冰橙的真正身份后,陈九也不得不低头的,赶紧跪在了地上请罪。

    “没事,是我喝你血在先,我不怪你!”冰橙重新站了起来,也对陈九表示了谅解。

    事件到此本该告一段落了,这让暗中的冰橙也是松了一口气的,觉得自己的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可是,让她万万想不到的,随着身子一凉,自己的衣服竟然没有了?

    “陈九,你抬起头来看看我!”冰橙在此时又发出了新的要求。

    “呃,我……”陈九不抬头还好,这么一抬头的,他顿时傻眼了,那近在咫尺的雪腿,还有那美妙的奇草与峰川,美景不胜收的,心潮澎湃!

    坏了,自己忘了九头身只剩一个银头了,自己岂能轻易的将主导权交给她来掌控?冰橙急中出错的,也不禁悔恨起来‘不要,不要这样,快穿上衣服,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些年一个人孤苦无依的,你不说帮我们找个男人,天天就知道杀杀杀的,我实在是厌烦了,我现在要嫁人!’银头赫然有着自己的思想。

    ‘不行,你不能够跟他发生关系,他是我的弟子,你要嫁人的事情就先缓缓,我将来一定给你找!’冰橙为了稳住银头,不得不妥协。

    ‘行了,你别骗我了,你心中根本就没打算嫁人,别以为我不知道,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体的!’银头才没有那么傻呢。

    ‘你……你不要痴心枉想了,你是不会得逞的,他是我的弟子,我就不信他敢冒犯我?’眼看着被识破了,冰橙也恼羞成怒了。

    ‘敢不敢可不是你说了算,我就不信他对我们不动心的!’银头说着低头拉近到了陈九的面前,充满了魅惑的讲道:“我美吗?”

    “美……”陈九此时还能够说什么呢?

    “那你想要了我吗?”冰橙风情万种。

    “我……我想!”陈九本想拒绝的,但心中一股邪意激起的,让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既然想,那还在等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冰橙接着一勾玉指的,直是让陈九暴发的,一下子将她扑倒在地了。

    ‘混账,陈九你大胆,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你半个师父……’真正的冰橙震惊的在心中呐喊,但很快她就放弃了。

    满脸邪意,此时的陈九,已然明显受到了邪气的影响,不再能够自主精神了,而这冰橙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怎么会这样?莫非这是天意吗?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难道注定要丧失了吗?呃,这种感觉……

    ‘轰隆隆……’天地道相,两个巨人,那擎天立地的高大、威武,他们之间的结合,简直就是世界的灾难,天地的咆哮!

    “汪汪,羞死狗了,呸呸,羞死二哈了!”二哈本来在保护着陈九呢,此时它也主动的选择了回避。

    山被荡平了,地被摇裂了,汗水如倾盆大雨般,那是浇灌出了一片新的沃土,当那最后的生命之水流出时,新的生命必将被孕育出来!

    完了,完了,全都完了,自己该怎么办?自己今后要怎么面对姐妹们?冰橙在另一个意志满足沉眠后,她重新接管了身体,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收拾眼下的残局。

    怪谁呢?自己?陈九?可我们一个被银头掌控,一个又被邪意影响,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这怎么怪?

    “宫主,我……对不起,我一时冲动,不过你放心,我会负责的!”陈九渐渐也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不禁像个犯错的孩子般,低下了头去。

    “哼,我不用你负责!”冰橙现在巴不得跟陈九撇清关系呢,怎么可能让他负责?

    “宫主,你跟我好,难道只是为了弥补自己喝我血的过错吗?”陈九也禁不住伤心了起来。

    “不错,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自今天起,我们再无瓜葛,明白吗?”冰橙严厉的要求道。

    “宫主,可你刚才还说要嫁给我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反复无常?”陈九顿时叫屈道。

    “怎么?你不服气?陈九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你若是敢出去乱讲,我一定将你大卸八块!”冰橙狠狠的吓唬。

    “好吧,我今天就当没有见过宫主,我去帮魔小小他们了!”陈九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可恶,经此一劫,自己与九头身再也无法分离了,必须找机会斩掉银头才行!”冰橙感觉着自身的状态,也不禁愤恼极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