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反派师尊嘴炮MAX[穿书] > 章节目录 第114章
    多说无益,倒不如多想想如何找到炎穹烨。&乐&文&小说 {www}.{}{}.{}

    炎穹烨可是他的徒儿。

    如今他的徒儿上赶着去犯蠢,他该如何阻止才好?

    炎穹烨虽然是妖兽,可是,也是有极限的。

    若是按照炎穹烨这种永不休止地斩杀妖兽的计划下去,炎穹烨迟早会死。

    不死也要残。

    想到这些,元明清就感觉脑袋疼痛无比。

    他这个炎穹烨徒儿,怎么一遇到猫大人这个事情,就会变得如此糊涂?

    真是糊涂!

    傻徒儿!

    真是一个傻徒儿!

    可是,越是这般想着,元明清却越是忍不住开始自责起来。

    若是为师之前就护到了猫大人,炎穹烨这个徒儿也就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想到这些,元明清就感觉心沉甸甸起来。

    可是,元明清终究还是知道所谓的轻重。

    所以,他面上丝毫不显这些情绪,他整顿好自己的情绪后,便看向云清沙,问道:

    “找到了吗?”

    “找到了!”

    云清沙很是积极。

    积极到让元明清忍不住怀疑起来。

    这个云清沙可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怎么突然好心地屁颠屁颠地来帮他?

    元明清下意识蹙眉,他不知道这个云清沙究竟想要做什么。

    虽说他知道云清沙是想要回家,可是,如今如此勤快,跟之前呈相反,让元明清忍不住怀疑起来。

    元明清狐疑地瞧了眼云清沙,可是,云清沙却只是无视掉元明清的狐疑,上前把那个方位给元明清说。

    知道方位后的元明清,却只是微眯狭长而又淡漠的明眸,定定地凝望着这个云清沙,面色特别凝重。

    可是,云清沙却像是知道元明清在怀疑什么,只是歪了歪脑袋,微勾唇,露出个浅浅的酒窝,低笑道:

    “师傅!师傅!

    你是在怀疑徒儿吗?

    不用怀疑!

    现在更重要的是解决炎穹烨师兄的问题,不是吗?

    为何此刻你要怀疑徒儿呢?

    怀疑徒儿并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

    不用再犹豫了!

    不用再怀疑了!

    现在方位都已经查出来了,若是慢一拍,说不定,炎穹烨师兄就会成为盘中餐了。”

    听到这话,元明清果真就再也等不了了。

    他连忙起身往那个西方走去。

    刚刚云清沙查出来的方位是西方。

    距离这里不远的西方,就是炎穹烨所在的地方。

    而看到师傅终于不再盯着自己看了,云清沙却忍不住抹汗低叹了句。

    唉……

    这年头……

    当个徒儿好生困难欸……

    帮了师傅……

    师傅还一副怀疑的模样……

    真是让徒儿的心都碎了……

    想到这些,云清沙·白羔羊就从怀中掏出一枚巧克力,往嘴里扔。

    唔……

    果然……

    还是云飞流做的巧克力最治愈人心了……

    一想到云飞流这个家伙,云清沙的心却沉了又沉。

    唉……

    这个云飞流若是不那么粘乎就好了……

    真心弄不明白……

    不过是好兄弟罢了……

    为何非要如此粘乎乎的?……

    唔……

    不理解……

    果然……

    这个世界就是不能被理解……

    云清沙更是觉得自己该早日回家。

    唔,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大概得等到……师傅解决完这事后吧?

    唔……

    好慢……

    好饿……

    好想回家……

    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给师傅查询那个方位,能不能给师傅节约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

    最好是师傅直接完成这件事情,救出系统小猫咪,随后,把他给送回去。

    话说回来,为何师傅总是麻烦缠身?

    早知道自己就不来找师傅了。

    至少得等到师傅不再被麻烦缠身时,再找师傅。

    现在害得自己连好吃的饭都看不到。

    算了……

    还是有好处……

    毕竟……

    至少甩开了那个云飞流……

    可云清沙一想到那个云飞流,却又忍不住脑袋痛起来。

    那个云飞流……

    此刻不会拿着刀开始砍人吧?

    唔……

    为那几个想害自己的人默默哀悼两秒……

    不过……

    也正因为那蠢货想要害自己,派那几个人来害自己,否则,自己还真不好逃跑,离开那个人的视线。

    该对那个蠢货说声谢谢吗?

    若是说了的话,那个蠢货的表情一定会很畸形吧?

    毕竟,那个蠢货可是想弄死自己呢。

    想到这儿,云清沙便歪了歪脑袋,看着积水中自己的倒影,随后,他微调整了下面部表情,露出一个和蔼而又友好的笑容。

    还是说声谢谢吧……

    毕竟,那个蠢货可是帮了自己欸……

    只不过,在说声谢谢前,可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这样的话,那个蠢货就会知道自己真的是诚心诚意地说谢谢了!

    想到这些,云清沙就忍不住微勾唇,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眼中充满幸福与甜蜜。

    而在云清沙身旁的翡翠少年,见到云清沙这副模样,却一愣,随后,微抿唇,面无表情地扭开头,看向一旁的迷雾。

    这个云清沙……

    还有挂念的人……

    否则的话……

    是不会露出如此甜蜜的笑容……

    果然……

    云清沙是个好运的人吗?……

    至少……

    他还有可以牵挂的人……

    而自己呢?

    想到这些,翡翠少年眼底划过一丝迷茫,随后,很快就变为坚毅。

    他们都已经死了。

    也许自己已经毫无牵挂了。

    可是,自己还有使命。

    还有尚未完成的使命。

    在未完成这使命之前,他不会倒下,他也不会后退。

    想到这些,寒风却突然吹过来。

    可是,这些寒风却再也无法给他造成任何的创伤,他只是微侧头,看向那正甜蜜地笑着的云清沙。

    他定定地凝望着这个云清沙,特别认真而又严肃。

    犹如红玛瑙的眼眸似乎闪烁着什么。

    这灼热的视线,倒是让云清沙忍不住抬头看去。

    可刚看去,却发现是那个臭屁的藤尘蔓后,便冷哼了下,随后,撇头继续想着自己甜蜜的事。

    可是,看到云清沙如此模样的藤尘蔓,却微勾唇,嘴边浮现出一丝无奈,他的眼中充满着羡慕与欣慰。

    也许自己已经没有了牵挂之人,可是,至少云清沙还有。

    只要云清沙还活着,他就永远都有牵挂的人。

    而被他牵挂的人,也定是幸福的人。

    而不像自己。

    已经再无牵挂。

    无牵无挂之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何还活着的原因,无非就是一个。

    那就是,报仇。

    藤尘蔓之前看到云清沙如此笑时,心中其实还存着一丝嫉妒。

    可此刻,却已经灰飞烟灭了。

    他能有个师弟,还能有个可以肆意大笑的师弟,有个可以被人牵挂的师弟,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光是看着他如此幸福的模样,自己的心情不就也愉快起来了吗?

    此刻的他,只能由衷地祝福,由衷地羡慕。

    再也无法像之前一样,产生出一丝嫉妒了。

    曾经的他,也有这种岁月。

    可是,岁月总是伤人。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藤尘蔓微垂眼睫,遮挡住眼底翻滚的嗜血与恨意,藏匿于衣袖之中的拳头紧紧攥住。

    他眼前似乎还能浮现出曾经发生的一切,那血红的画面……

    那些日子,似乎宛若昨日才发生。

    可藤尘蔓终究还是理智的。

    所以,当师傅喊他时,

    “藤尘蔓。”

    藤尘蔓抬起头,只是一副冷酷,他恭敬地回应道:

    “师傅。”

    随后,听话地走到师傅身旁。

    如今的他,还是太弱了。

    他会变强。

    他会变得很强。

    “师傅,徒儿来了。”藤尘蔓抬头看着眼前的师傅,果然,眼前的师傅是一如既往地淡漠,他淡漠地扫了眼自己,随后,淡漠地扫了眼自己身后。

    藤尘蔓不用回头,也知道,肯定是那个云清沙。

    可是,藤尘蔓却在听到身后的笑声时,却忍不住回头一望。

    回头一望却见云清沙正一副甜蜜与幸福地蹦跶。

    他正朝着自己蹦跶而来。

    他的眼中似乎装满了自己。

    突然被这般注视着的藤尘蔓却僵硬在原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是,当云清沙与自己擦肩而过时,藤尘蔓却瞬间瞳孔猛地收缩,随后,藤尘蔓却只是低垂着头,掩饰住自己的失态。

    果然……

    他还是渴望着这种爱吗?……

    这种被人放在心上的爱吗?

    可是……

    自己不是早就该知道,当他们死去那一瞬间,这种爱就不可能再降临在他身上了吗?……

    为何……

    他还在期待着……

    这种爱?……

    藤尘蔓面色更加冷酷,他抿唇不语,他微垂眼睫,遮挡住眼底的一片阴霾,他的手心早已被自己的指甲给掐得血肉模糊。

    可是,他却丝毫不在意。

    他只是整顿了下衣袍,随后,故作一副正常之态,朝师傅前进。

    他抬头扫了眼师傅,师傅一如既往地完美。

    师傅依旧宛若神人,犹如谪仙,他睁着狭长而又淡漠的明眸正扫着自己。

    被扫着的藤尘蔓,却只是恭恭敬敬道:

    “师傅,该上路了。”

    是时候该上路了。

    不仅是师傅,也是徒儿。

    徒儿是时候该意识到,这条道路,唯有徒儿能走,也只有徒儿可以走。

    在这条道路上,徒儿不需要任何人陪伴。

    若有任何人在这条道路上,徒儿势必会害死任何人。

    因为,在这条路的终点,只有徒儿,也只能是徒儿。

    徒儿将会双手沾满鲜血,而师傅、师兄、师弟的双手则会是干干净净的。

    徒儿不会连累师傅你们。

    徒儿会更加谨慎,更加小心翼翼。

    藤尘蔓抬起头,看了眼那个云清沙。

    云清沙依旧是如此地幸福,他手里不知何时,又开始拿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甜品。

    这个黑不溜秋的甜品,有着一种气息。

    这不是云清沙的气息,而是一种强者的气息。

    云清沙挂念的人,就是这个强者吗?

    而这个强者,也很挂念这个云清沙吗?

    若是这样,那么,云清沙会幸福的。

    藤尘蔓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着云清沙,随后,他缓慢地闭上犹如红玛瑙石般的双眼。

    当他再次睁眼时,犹如红玛瑙石般的双眼,早已变得清澈无比,再无一丝杂质。

    他的道路,由他来走。

    他不会牵连任何人。

    他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他不会忘记他们曾经给自己的温暖。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更不会忘记,面前的师傅、师兄、师弟们给自己的感觉。

    他会永远都记住他们。

    哪怕,在这条道路上,他注定将会是孑然一身。

    可是,他也会勇往直前,不会退缩。

    因为,他知道,在他的身后,有着他们正在默默地关心自己。

    他们永远都在自己身后。

    师傅……

    师兄……

    师弟……

    由衷地感激你们……

    是你们……

    让他再次意识到……

    他是时候该上路了……

    “上路罢。”

    前方传来这清脆而又淡漠的话语,让藤尘蔓微勾唇,露出一个特别暖人心扉的笑容。

    可是,不过刹那,却又收了回去,重新恢复那冰冷而又冷酷的面容。

    他只是抬头定定地凝望着这个师傅。

    这个师傅,注定与他有缘,可是,却无分。

    他的道路上,不会再出现师傅了。

    正因为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藤尘蔓更加珍惜现在与师傅相处的点点滴滴。

    所以,他只是恭恭敬敬地回应:

    “师傅!徒儿会紧紧跟随您!直到徒儿无法再跟随!”

    直到徒儿踏上独属于徒儿的道路。

    莫名其妙听到徒儿回答的元明清,却只是淡漠地扫了他一眼,随后,便收回视线,目不斜视,走好自己的路。

    他现在要去救炎穹烨了。

    他现在没空管藤尘蔓在想什么。

    他知道他疏忽了藤尘蔓。

    可目前看来,藤尘蔓似乎还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他不该管这个藤尘蔓。

    先去找炎穹烨。

    可是,当寒风刮来时,前方的元明清却停下了脚步。

    疑惑师傅为何停下脚步的藤尘蔓,定定地凝望着师傅。

    师傅为何停下脚步?

    却见师傅沉吟片刻后,便转身看向自己,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师傅怎么了?

    师傅莫不是察觉到了徒儿的想法?

    这般想着,藤尘蔓便感觉心一紧,他正欲张口说什么时,却见师傅伸出修长而又洁白的双手,想要袭向自己。

    藤尘蔓下意识想要躲闪,可是一想到自己躲闪后,师傅那失落的眼神,藤尘蔓瞬间僵在那儿。。

    待感受到师傅不是要攻击自己,而只是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后,藤尘蔓心里的大石头瞬间掉了下来,浑身也不再那么僵硬。

    藤尘蔓抬头正欲问师傅发生了何事时,却见师傅面色严肃,认真地看着自己,不慌不忙道:

    “徒儿,为师永远都在你身旁。

    你若有心事,可告诉为师。

    为师自会为你排忧解难。

    只是目前为师需要先解决你师兄炎穹烨的事情。

    所以,可能无法立刻帮助你。

    不过,一旦这事结束后,为师可以在寻找猫大人的旅途中,给你开导下。

    当然,等为师找到猫大人后,为师陪你谈星星,谈月亮,都可以。

    只要你不介意。”

    说着这些话时,师傅都是面无表情,睁着狭长而又淡漠的明眸。

    可是,藤尘蔓却能感觉到师傅那滚烫的真心。

    他能感受到师傅那想要帮自己的情绪。

    正是因为太清楚师傅是想要帮自己,藤尘蔓的鼻子才会如此地酸涩,眼眶才会忍不住升腾起水雾。

    可是,藤尘蔓知道,他不能落泪。

    他只是猛地垂首,遮挡住面容上的所有情绪。

    他不能给师傅找麻烦!

    他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而看到藤尘蔓这副模样的元明清,却只是紧蹙眉,微抿唇道:

    “徒儿,你怎么了?”

    莫非藤尘蔓也出了问题?

    也对。

    此地诡异无比。

    就连自己都有点出问题,这个藤尘蔓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可是,这样卑鄙而又虚伪的自己,真的能够帮助到藤尘蔓吗?

    真的能够救到藤尘蔓吗?

    一想到这些,元明清就感觉心情无比地灰暗。

    他不想要自己最终帮了半天,只是在添堵而已。

    他希望能够从根本上帮助到藤尘蔓,而非只是给藤尘蔓找更多的麻烦,找更多的烦恼,让藤尘蔓绝望,让藤尘蔓自杀。

    若是自己真的这样做了,元明清真想拔刀自尽。

    他想帮助藤尘蔓。

    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

    甚至,他不管藤尘蔓,也许藤尘蔓还会好起来。

    若是他掺了一脚,他真怕自己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所以,元明清只是站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藤尘蔓也是站在那儿,只是垂下头,不肯对自己说话。

    就这样,他们僵持在这里。

    而一旁的云清沙看到他们如此僵持着,则是微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随后,云清沙便掏出巧克力,继续吃。

    唔……

    果然这个世界总是让人难以理解……

    以他正常的人角度来看,完全是无法理解……

    莫非这个世界,是只有蛇精病才能理解吗?……

    若是这样的话,自己作为正常人,无法理解,还真是理所当然的事……

    想到这些,云清沙便又往嘴里扔一个巧克力……

    “咔嚓咔嚓!”

    唔……好香甜……

    好吃……

    这般想着,云清沙便惬意十足地弯起双眼。

    可当他看到师傅和师兄还在僵持着时,却忍不住撇了撇嘴,随后,看向自己手心上的巧克力。

    ……莫非要牺牲它们,才能拯救自己回家的路?

    也对……

    若是师傅一直和师兄僵持在这儿,自己的回家路岂不就是遥遥无期?

    想到这儿,云清沙便心如刀割,不敢看他们,只是大声道:

    “师傅!师傅!

    你们不要僵持了!

    我给你们好吃的巧克力!

    这个巧克力可是特别、特别地好吃!”

    说着,云清沙就打算给他们。

    而看到这样的云清沙,元明清则是更加皱眉。

    这个云清沙做出如此非常态的事情,莫非……

    云清沙也出事了?

    他该怎么办?

    他要不要救炎穹烨?

    若是救炎穹烨,这个藤尘蔓和云清沙肯定无法治疗好。

    而若是他帮助藤尘蔓和云清沙,那个炎穹烨肯定无法得救。

    他该怎么办才好?

    他们都是为师的徒儿,为师该先救谁好?

    不!

    炎穹烨明显更严重,还是先救炎穹烨罢。

    可是,刚这般想着,元明清却发现藤尘蔓一直都不抬头。

    ……藤尘蔓平日里都是一副冷酷的表情,此刻如此垂头,还不吭声,这可不像他的性格。

    “藤尘蔓,你怎么了?”元明清故作镇静,淡漠地问。

    可实际上,当他没有得到藤尘蔓的回应时,元明清内心的小人却是在抓狂。

    这个藤尘蔓怎么不回答他?

    平日里不是都回答他吗?

    听到他这话,不回答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是出了什么大事吗?

    藤尘蔓平日里可是淡定得很。

    就算天荒地老,他也依旧是淡定十分。

    此刻藤尘蔓竟然出事了!

    简直就是!

    让他出乎意料!

    他该怎么办?

    元明清瞬间成了蚂蚱!

    还是一个快被给蒸熟的蚂蚱!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转不过来了。

    可这时,却听耳畔突然响起清脆而又异常悦耳的声音,

    “藤尘蔓师弟,云清沙师弟,你们莫要难受。

    云清沙师弟,你的巧克力,师傅想必不愿意接下如此贵重的物品。

    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吃罢。”

    听到这话,云清沙瞬间心安理得地把巧克力给收了回来,眼中充满着幸福。

    果然!还是巧克力最好了!

    他咬着巧克力,一脸幸福。

    而这时,藤尘蔓却听到耳畔响起,

    “藤尘蔓师弟,师傅担忧你。

    你莫要难过。

    若是有何事,你可以跟师兄说。

    师兄定会为你排忧解难。”

    藤尘蔓听到这话,瞳孔猛地睁大,他抬头望去,却只是撞入那犹如深渊般的黑瞳。

    瞬间,藤尘蔓心中的警惕瞬间爆棚,他冷冷地看着这个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

    可是这个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却只是微勾唇,露出个恬淡的笑容,他的面容上充满着乖巧与温顺,他眨了眨纯真而又无邪的幽瞳,低笑道:

    “藤尘蔓师弟,莫要让师傅为难。”

    这话虽然听起来很普通,可是,藤尘蔓却感觉到一股杀意猛地袭向他,让他想往后退两步。

    然而,藤尘蔓却并不想后退,他只是抵御住这种杀意。

    这种杀意带着丝气势,让藤尘蔓必须往后退。

    若是想要强撑往前走,那么,就只会受到更大的气势。

    这种气势让藤尘蔓浑身不舒服起来。

    甚至藤尘蔓都快认为自己的肋骨被这气势给震得微裂开。

    藤尘蔓自然知道这很不合常理,可是面对这个师兄元渊曜时,藤尘蔓却不认为可以用常理来衡量。

    这个师兄,是超出常理之外的生物。

    藤尘蔓冷冷地看着这个师兄,并未有任何好脸色。

    可是,这个师兄却丝毫不在乎自己,他只是微侧头,看向自己的师傅,轻声细语道:

    “师傅,莫要着急,徒儿自会帮你排忧解难。”说着这个师兄便走至师傅身旁,握住师傅的双手,认真而又严肃道:

    “师傅,徒儿自当会竭尽全力辅助师傅您。”

    而师傅元明清听到这话后,面色微动容。

    随后,却见师傅微侧头,看向自己,呼喊道:

    “藤尘蔓。”

    听到师傅如此喊自己,藤尘蔓自然是上前恭恭敬敬道:“师傅。”

    “之前为何突然不吭一声?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师傅很是担忧自己,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焦急之情。

    藤尘蔓见到这样的师傅,心更加地抽搐起来。

    他知道师傅是关心他,可偏生他却只能扬首摇头道:

    “师傅,没什么。”

    这是属于徒儿的道路。

    徒儿知道未来迎接徒儿的将是什么。

    正因为太过于清楚了,所以才对目前所拥有的一切抱有浓烈的不舍之情。

    可是,就算他再如何不舍,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就如这狂风,该来的,终究还是会吹来。

    吹乱了翡翠的发丝,却迷不乱那双坚毅的眼眸。

    “师傅,徒儿已没事,师傅无需多担忧。”藤尘蔓不想让师傅担心自己,而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

    师傅不用太担心自己。

    藤尘蔓上前一迈,认真而又严肃道:

    “师傅,与其关心徒儿,倒不如先去救炎穹烨师兄。”说着,藤尘蔓的面色便变得忧愁起来,他看着师傅,叹气道:

    “炎穹烨师兄自从猫大人被抓走后,每日都像是发了疯般,都去找妖兽磨炼自己的修为。

    似乎炎穹烨师兄想要立刻提高修为,去救猫大人。

    可是,提高修为岂是一日能够飞速进展的?”说着这些时,藤尘蔓眉宇间的忧愁更加浓烈,

    “徒儿很担心,此刻炎穹烨师兄是去找厉害的妖兽,去与之厮杀。

    可是,炎穹烨师兄也不考虑下自己的身体,是否还承受得了这种强度的训练。”

    面对藤尘蔓这种极度地担忧,元明清也忍不住担忧起来。

    “你说得对,为师也是这般想的。”元明清顿时愁眉苦脸道:

    “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劝回这个傻徒儿。

    真是个傻徒儿,猫大人被抓走了,就被刺激成这副模样,简直就是让人……唉……”

    元明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是觉得心沉甸甸的。

    元明清抬头看向藤尘蔓。

    藤尘蔓之前出了事,现在倒是一副正常的模样。

    可是,若是藤尘蔓又出事,该怎么办?

    也许这正常的模样,也是伪装出来的。

    藤尘蔓显然是看出来了自己在想什么,瞬间无奈地叹道:

    “师傅,若是徒儿出事了,徒儿可不会藏着盖着,徒儿可是特别诚恳。”

    刚说完,藤尘蔓便定定地看着师傅。

    而被藤尘蔓如此注视着,元明清却微抿唇起来。

    这个徒儿真的没事吗?

    而看到师傅似乎还在怀疑自己,藤尘蔓却忍不住叹气起来,

    “师傅,如今炎穹烨师兄正徘徊于生死之间。

    也许徒儿有点问题,可是,问题并不大。

    可没有炎穹烨师兄那种问题来得大。

    若是再不去救炎穹烨师兄,可就真死了。”说着,藤尘蔓就面无表情地看着师傅,冷酷而又冰冷道:

    “况且,师傅,你觉得徒儿是那种自寻短见之人吗?”

    “……不像。”元明清顿了许久,才缓缓道。

    这个藤尘蔓横看竖看,都不像是那种可以为了自己的心事,而自尽之人。

    而且,回想起最初见到这个藤尘蔓的场面,元明清就默默地沉默了。

    那种想要求生的模样,可不是能够装出来的。

    这个藤尘蔓是个想要活得久的人。

    他可不会如此愚蠢地自尽。

    “既然师傅您心里头已有答案,那么,就上路罢。”说着,藤尘蔓就忍不住叹道。

    “可你师弟云清沙有问题。”元明清皱眉道。

    “……师傅,你侧头看看云清沙师弟。”藤尘蔓面色很怪异,他似乎觉得师傅竟然说这话,简直就是可以标上不可思议。

    “……”发生了什么?为何认为云清沙会想自尽的自己,似乎被藤尘蔓给鄙视了?

    是为师的错觉吗?

    元明清微蹙眉地看向藤尘蔓身后。

    可是看了半天,却没能看到云清沙。

    因为……

    云清沙就站在藤尘蔓的身后。

    可是,由于藤尘蔓更高大,所以将娇小的云清沙彻底给遮挡住了。

    虽说这个比喻挺让元明清无语的,可是,却特别地准确。

    元明清看了半天,也没瞧见云清沙,瞬间以为云清沙是跑路了。

    “云清沙去那儿了?”元明清蹙眉刚问,却听见大声的“咔嚓咔嚓!”的咬东西声音。

    “……”这是什么?他家什么时候闹了鼠灾吗?为何会有如此大声的老鼠啃咬的声音?

    可是,当元明清望去时,却见是藤尘蔓在那儿站着。

    那翡翠的发丝勾勒出那藤尘蔓冷酷的曲线。

    藤尘蔓看到师傅正凝望着自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便微往右一退,随后,显露出自己身后的那个正在啃东西的“老鼠”。

    “……”这只“老鼠”不就是那个云清沙吗?

    他怎么正在吃东西?

    他不是伤心欲绝吗?

    元明清瞬间沉默了。

    而这时,耳畔却突然响起藤尘蔓那声音,

    “师傅,不用担心师弟,师弟的心除非是拿金刚钻,否则,难以造成任何破坏。”

    而听到这话的云清沙,终于肯把头给抬起来。

    可是那被巧克力给沾染上的小花脸,横看竖看都不顺眼。

    譬如此刻的元明清看到这样的云清沙,真想抽这个云清沙。

    刚刚为师还以为你出了问题,正在两难。

    谁知道,原来你这个欠扁的家伙,竟然在偷吃巧克力。

    为师都尚且没有这种待遇,你这个徒儿却在吃东西。

    简直就是……

    想到这些,元明清却只觉得憋屈不已。

    可偏生这是他收下的徒儿。

    所以,元明清便安抚自己,对自己说,息怒息怒。

    这个云清沙是这样的没心没肺的人,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还是不要再搭理他了。

    去找炎穹烨罢。

    想及,元明清便按照那个法宝所指的路,往前方奔去。

    可是,元明清没发现的是,当他这般毫不犹豫地奔去时,那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却微勾唇,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

    师傅……

    徒儿会和师傅永远在一起的……

    而师傅……

    也会心甘情愿地和徒儿永远在一起……

    师傅……

    徒儿可乖巧了……

    刚达到最终目的地,却发现前方被一团黑雾给笼罩着。

    之前元明清是绕开迷雾往前方走去。

    谁知道,刚踏入这里,前方就有那么恐怖的黑雾。

    这个黑雾可比迷雾还要恐怖不已。

    尚未踏入进去,就能感受到里面饱含的恐怖力量。

    若是踏进去了,也不知道会被里面的怪物如何分尸。

    想到这些,元明清就不寒而栗。

    可是,他的徒儿炎穹烨却就在这黑雾之中。

    瞬间,元明清瞳孔猛地睁大,他低吼道:

    “徒儿!”

    可是,闻言的炎穹烨却丝毫未有从黑雾之中出来的意味。

    在元明清看来,只见那黑雾之中,似乎有电火闪光出现,随后,只见有一袭红袍的俊俏少年不断地在怪物间乱窜,挥起利爪便给他们重重地一击。

    这一袭红袍的俊俏少年为了增强实力,提高修为,已经什么也不在乎了。

    哪怕伤痕累累,哪怕遍体鳞伤,他也不在乎。

    这一袭红袍的俊俏少年不断地斩杀着周围的妖兽,周围的黑暗生物。

    “嗤!”

    “嘶!”

    阵阵的撕裂声从黑雾中传来。

    似乎是一袭红袍的俊俏少年在撕裂着对方,又似对方正在撕裂这位俊俏少年。

    总而言之,站在外面看戏的师傅,心可一点也不轻松,相反,沉重无比。

    他明明应该只是个看戏的,可是,他却觉得自己紧张无比,比里面的一袭红袍的俊俏少年还要紧张。

    他生怕里面的红袍少年一个不慎就被给撕裂了。

    他担心着他的徒儿。

    可是,他的徒儿却不应他。

    “炎穹烨!”元明清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可是,炎穹烨却从来不会回应他。

    他不知道,炎穹烨是没听到,还是故意没回他。

    可是,这些都已经不是重点了。

    重点是,他想要救这个炎穹烨。

    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救。

    他觉得自己很无能,也很无力。

    这种想法,导致元明清的面容越来越阴沉,他原本狭长而又淡漠的明眸,都染上一股暴戾之气。

    元明清想要控制住这种情绪,可是,元明清却不知道,若是这情绪小的话,那么,他越是想要控制时,他的面部情绪就真的能控制到。

    可当他的情绪到达一个点时,他越是想要控制,那么,就只会适得其反,只会越来越显露出真实情绪。

    就如此刻元明清几乎彻底将情绪给暴露出来。

    可是,不愧是当了师傅多年的人,元明清就算真的无法控制面部的情绪,他周身的人们却未曾察觉到。

    因为,他周身的人们都比他落后一步,无法看到他的面部情绪。

    他们都只感觉师傅周身是一股淡漠的气息,却未曾看到他那面部上的狰狞而又暴躁的情绪。

    元明清他已经快控制不住了。

    “炎穹烨!”

    元明清嘶吼着,他想要让炎穹烨从里面出来。

    可是,炎穹烨却迟迟没有出来。

    他知道,也许炎穹烨是不想理他,也有可能是炎穹烨无法出来。

    无论是那种,元明清都知道,他必须得采取行动了。

    可是,他进去的话,他必死无疑。

    他的修为比炎穹烨还要低。

    这样的他,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地将炎穹烨给带出来?

    想到这些,元明清便紧攥拳头,浑身微颤。

    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炎穹烨在里面苦苦地挣扎。

    虽说炎穹烨自己进去,是自找的。

    可是,真正地看到炎穹烨被如此地伤害,作为师傅,哪怕自己之前被他扫过面子,可此刻,元明清又岂能感觉不心痛?

    他感觉心好痛,他好想救炎穹烨。

    可是,他却无法救!

    他找不到法子!

    他只能听着前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嗤嗤!”

    “彭彭!”声。

    这些声音伴随着血腥的气息飘出来。

    越是浓厚的血腥味,越是让元明清喘不过气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元明清迈起步伐,他想进去救这个炎穹烨。

    可是,他知道,他就算进去了,也只是做无谓的牺牲。

    可是!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炎穹烨被撕裂吗?

    不!

    他不要!

    他要救炎穹烨!

    之前看到系统小猫咪被抓走,也就罢了!

    为何此刻他想保护炎穹烨,都做不到?

    而这时,身旁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终于察觉到了师傅不对劲的情绪。

    他往前一迈,紧紧握住师傅的手。

    师傅的手很冰凉,犹如冰玉般。

    可是,他却一点也不嫌弃,他只是更加紧紧地握住。

    他抬头定定地凝望着师傅,师傅露出一种痛苦而又狰狞的情绪。

    可是,这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却一点也不怕。

    哪怕师傅已经不再完美了,哪怕师傅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俯瞰着他们这些凡人的谪仙,也没关系。

    他想和师傅永远在一起。

    就算师傅和他一样,只是一个普通人。

    甚至,就算师傅比他还不如,只是一个普通的、活不久的凡人,也没关系。

    他想和师傅永远在一起的心,是不会变的。

    若师傅是凡人,他就找遍天下,给师傅找药,给师傅吃药,让师傅长寿,让师傅活得更久。

    若是师傅由于是绝仙灵根的体质,无法长寿,无法活得更久,也没关系。

    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只是微勾唇,露出个浅浅的笑容。

    师傅……

    没事的……

    若是你活不久,没事的……

    徒儿会陪伴着你……

    徒儿会陪伴着师傅,看着师傅渐渐地老去……

    徒儿会看着师傅一点点地长出雪白的发丝……

    徒儿会看着师傅闭上最后一眼,永远地沉睡……

    师傅……

    徒儿会说……

    当师傅你死后……

    徒儿会好好地活着……

    徒儿会说……

    当师傅你死后……

    徒儿会结婚生子……

    徒儿会说

    当师傅你死后……

    徒儿会子孙满堂……

    师傅……

    徒儿不会让你担心……

    徒儿不会让你难过……

    徒儿不会让你知道……

    当你死后……

    徒儿会亲自抱着你……

    一起埋葬于冰川之中……

    徒儿也不会告诉你……

    徒儿会疯狂地找复活你的药……

    徒儿也不会告诉你……

    当复活师傅已经成为绝望后……

    徒儿会随着师傅你一同死去……

    徒儿也不会告诉你……

    徒儿会紧紧地抱着师傅你的身躯……

    与你葬于同一个地方……

    师傅……

    徒儿不会告诉你的事情太多了……

    可是……

    没事的……

    师傅……

    正因为徒儿隐瞒了太多……

    所以……

    师傅你眼中只有所谓的猫大人……

    徒儿也不会再介意了……

    因为……

    徒儿隐瞒了太多……

    师傅眼中只有猫大人……

    就当作对徒儿的惩罚……

    惩罚徒儿永远都无法入师傅的眼……

    师傅……

    “徒儿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冷不丁听到这话,元明清一愣。

    他呆呆地侧头望向身旁的人,眼底是一片茫然。

    这个徒儿怎么突然说这话?

    真是……来得好生莫名其妙……

    元明清疑惑地看着这身旁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

    这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只是微勾唇,露出个浅浅的笑容,眨了眨纯真而又无邪的幽瞳,他面容上全是乖巧与温顺。

    这一如既往地乖巧与温顺,却在此刻让元明清感觉毛骨悚然。

    因为,炎穹烨这个徒儿还在前方要死不活,可是自家最乖巧的徒儿,却露出这种笑容,实在是让他……感觉……不寒而栗……

    想到这些,元明清面色就古怪起来。

    他正欲说什么时,这眼前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却提前一步,轻声细语,

    “师傅,你莫担心,炎穹烨师弟很快就出来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元明清下意识蹙眉疑惑道。

    他不知道这个徒儿是怎么看出来的。

    而这个沾染着鲜血的俊美少年却只是笑而不语,丝毫没有解释的意味。

    元明清眉头更紧,他正想说什么时,却听前方传来,

    “砰!”

    元明清瞬间扭头看去,却见前方的黑雾突然消散了。

    发生了什么!?

    竟然消散了!?

    元明清一脸震惊,他看着前方的黑雾徐徐地离开,随后,只见前方有一袭红袍的俊俏少年踏着黑雾而来,那犹如紫宝石般的紫瞳正闪烁着一丝流光,看起来夺人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