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继后不好惹[剑三+清穿] > 章节目录 第41章第 阴谋起(第二更)
    “给郭罗玛法请安!”见自家郭罗玛法终于认出了自己,那拉氏不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认认真真的又请了一次安。

    “好,好啊!”郎佳府二老爷万万没想到,自己方才所见的两个高手中,一个是自己的外孙儿,另一个居然也是自己的外孙儿,而且还是外孙女,他这一惊吃的不小,见外孙女向自己请安,他忙伸手去扶:“好孩子,快起来!”

    那拉氏顺势站了起来,郎佳府二老爷一脸惊讶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她一番之后,满脸笑容:“不得了,不得了,我家的妞妞真不得了!”他说着,看了眼郎佳氏:“闺女啊,这两个孩子教的很不错。你额娘若是泉下有知,看到自己的外孙子们有这般的出息,肯定也会高兴的。”

    “阿玛。”提到自己已经故去的额娘,郎佳氏眼圈一红。

    “只不过……”郎佳府二老爷开心了一阵,面色渐渐地变得严肃起来:“纳里也就罢了,怎么妞妞忽然就开始习武了?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阿玛您猜的没错,是出了点儿事。”郎佳氏点点头,他们早就料到自己阿玛有此一问。毕竟满族武将出身姑娘虽不同汉家姑娘那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也会学上一两招功夫,但也不至于像是那拉氏那般功夫如此之好,女孩儿嘛,终究是要嫁人的,世道就是如此,也难怪阿玛疑惑了。

    “哦?说来听听。”郎佳府二老爷眉头皱了起来。

    “是这样的……”

    郎佳氏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不过关于那拉氏习武的事,他们早就商议好了,就说很久之前那拉氏就开始习武了。不过因为这段时间的事,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弄鬼,但提防一些还是很有必要的。并且郎佳氏还着重讲了自己的叔叔婶婶那种种古怪的反应,还有自己那三侄女儿的奇怪反应。

    听到后来,郎佳府二老爷的神色也颇为凝重:“你三叔三婶两口子,向来就是那无利不起早的,丢了命也不奇怪。这回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弄鬼,不过听你们这么说来,我猜……”他沉吟一番后:“这背后的人行此诡谲之事,看来所谋甚大。你们夫妻两个遇到的,恐怕只是其中一丁点儿罢了。”他说完,想了想:“回头我会把这事儿告诉你伯父伯母,让他们也提防着些。”

    “嗯。”郎佳氏点点头:“女儿也曾同您女婿商议过,能做出这等事的,在这京里头,怕还是只有那么几位。”郎佳氏向天指了指,这也是那拉氏提醒了他们之后,他们朝着这方面一想,嘿!还真是没错,除了那几个,有谁会暗地里捣鼓这些事儿。要知道,这私下里弄这些,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你们想的没错。”郎佳府二老爷点点头,冷笑几声:“这事儿十有*就是那心有不甘的人做的。哼,他们也不想想,当日就没斗过当今。如今这些年过去了,当今威严日盛,这些人只能暗地里弄鬼,再看看他们找的人,连这么点儿小事都办不好,可见这群人必然不会成事!”他说完,看了眼纳尔布:“最近朝廷的动向你可清楚。”

    “老爷子放心。”纳尔布点点头说:“最近我看抄来的邸报,自今年正月乌蒙镇雄一带改土归流完毕后,各地事故频发,依着当今的性子,耐心不会太多,恐怕很快又会派人前去剿灭了,此乃其一。其二就是策妄阿玛拉布坦,虽然朝廷已经同他议了和,不过从历年的邸报上来看,这家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朝廷跟他们迟早会再战一次,不过……”纳尔布沉吟一番后道:“依目前形势来看,最近的机会倒不是这两样了。”

    “哦?”郎佳府二老爷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婿居然说的如此头头是道,不免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说说看。”

    “算算日子,鄂尔泰大人也该回京了,到时候朝廷必然会下旨嘉奖他的功绩。按着主子爷平常的习惯,这次估计也会有演武大会,这倒是个机会!”纳尔布沉声说。

    “你说的不错!”郎佳府二老爷点点头,不免有些不可置信的拍拍纳尔布的肩膀道:“你小子不错啊,什么时候竟懂得看这些了。”

    “这个……”纳尔布听到这儿,不免露出了和纳里一样的笑容:“嘿嘿,这不是……我要上进么,专门找了个先生来,仔细问过了。”他说完,又小小声的加了一句:“往常看到邸报,看到那些大段大段的字儿我就头疼,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若是字儿太少,我反而会头疼了。”

    “……你这毛病……倒也挺奇怪的。”郎佳府二老爷听得眉头一扬:“不过这样也好,日后你进益了,上头总要考校你,若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反而不好。这样就很好。不过你要记得一件事。过犹不及。咱们家是武将出身,身为武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定要牢牢记住!”

    “我明白!”纳尔布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不过这翁婿二人谁都没有料到,纳尔布他虽不是鄂尔泰那等上马能战,下马能治的文武双全全能型人才,但他……更多承袭的乃是少林洗髓经的功夫,这门功夫本身注重防御,乃是拉怪抗怪的不二之选。若是放到现实来说……纳尔布他……就是个t啊,这拉仇恨的功夫,简直不一般。

    比如现在,就在这一家子五口人其乐融融地讨论着日后的发展大计的时候,已经有人被嘲讽了。

    这位,正是对那拉家拉拢不成反生恨的那位主子。

    此刻他是气得将面前的东西全部砸到了地上,双目通红,恶狠狠地说:“不识好歹的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本王一定要,一定要你知道不敬本王的后果!”

    他身边的人劝都不敢劝,只能等他的火气发的差不多了,才上来说:“王爷息怒,咱们这次虽损失了几个人,不过也总算是斩断了线索。那头的人纵是再如何厉害,也查不到咱们头上来。只是如今那头外松内紧,若是再轻举妄动,恐怕……”他说着,小心的看了眼自称王爷的一眼。

    “本王清楚!”那人焦躁地在屋内来回走了几圈道:“本王自然知道如今不能轻举妄动,可是本王咽不下这口气!”

    他说完,一直隐身在暗处的人忽然开口了:“王爷不用担心,纳尔布在明,咱们在暗。如今外头不好动手,不如把这事交给老奴。”

    “你?”那王爷皱了皱眉:“你打算怎么做?”

    “王爷也知道老奴负责的是什么,外面的刀光剑影,那是真刀真枪,到了后头,做主的就是女人了。老奴心中自有打算,虽不至于让纳尔布伤筋动骨,但总要让他大大的丢了面子才是。这样……也算是为王爷出了口恶气吧!”

    那王爷皱了皱眉,想了想道:“也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次,你就拿他们家练练手,也好让本王看看,这暗部的人到底如何。”

    “奴才遵命。”那老太监阴笑两声,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