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章节目录 第1第2章 .26
    039

    次日白天,宝珠审讯的过程中,顾柔改变了应对策略,不论宝珠怎么问,她都一口咬定,自己是因为被连世子看中了,想要带回云南做妾侍,才会跟着上路的。对于什么肖秋雨顾之言,或是连秋上要谋反的内情一概不知。

    顾柔所谓的“交代”就是这样一点东西,心情正坏的国师在隔壁帐篷里听到宝珠心慈手软的失败审讯过程,深感烦躁,派人把宝珠叫到跟前来。

    宝珠禀告:“此女似乎对连秋上十分忠义,插科打诨,就是不肯交待实情。属下实在难办。”

    国师斥了一句:“妇人之仁!”国师为人斯文,骂人的时候都一股淡雅的仙气儿。旁边石锡看了,心里有点替宝珠姑娘委屈,心想就是国师您亲自出马,未必也能下得了狠手。

    国师伸出手,从宝珠手里接过鞭子,转身走向隔壁的囚室帐篷,一边款款而行,一边反复捋直了皮鞭:“随本座来。”

    一般审问囚犯,先从软刑罚开始,在审讯过程中一点点加重刑罚,有利于持续给对方施加心理压力;对于女俘,也一般从最优待的女兵审讯开始,如果女俘招供了,那么刑讯到此为止,如果拒不招供,那么酷刑就在后面了。

    国师领着宝珠进了顾柔的帐篷。

    顾柔被挂在刑架上,衣衫已经被皮鞭抽得丝缕破烂,刚刚宝珠问她话,她故意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使得宝珠动怒,已让顾柔吃了不少苦头。此刻,顾柔的头微微垂着,一动不动,已好似一个死人。

    国师提着皮鞭进来,站姿优美,气态出尘,宛如一只仙鹤淡淡瞥向顾柔,开口第一句话:

    “听说姑娘想通了?”

    顾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慢慢地垂下:“该说的都说了,大宗师该遵守承诺,放了民女吧。”

    “你同连秋上什么关系,他找你来所托为何。”

    “大宗师太高看我了,世子殿下看重我,不过是因为他觉得,我有三分颜色……”顾柔仍是那句话。

    国师摇摇头:“美人如珠如玉,应当捧在掌中,姑娘有绝世美貌,却因所托非人,将青春年华浪费在连秋上这样的丧家之犬身上,本座不禁要为红颜凋零而感到可惜了。”

    旁边角落里,栓狗的铁链疯狂的甩动着,狼狗旺财盯着顾柔伤口滴下来的鲜血狂吠,露出贪婪的眼神。

    宝珠过去,使劲拽着狗链,恐吓顾柔:“大宗师,与其和她浪费唇舌,不如让旺财上吧,瞧它饿的!”

    顾柔毫无反应,仍然垂着头,她打定主意,即使被狗咬死,也不能出卖家人。

    国师轻轻叹了口气:“人情世故你不懂,遇到明主你也不会选,你根本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不觉得有点可悲吗。这么年轻,很多东西你没有试过还不知道什么样子,就像你的父亲那样走向毁灭,是否会有点不甘心呢,嗯,姑娘?”

    他说到最后,清锐的尾音忽而转为温柔,有一丝怪异,仿佛还带着扑面而来的清香。

    顾柔正疑心她要使什么诡计,抬起头来,只见国师放大了数倍的脸正凑在自己面前,眼观眼鼻观鼻地对着自己,幽深的瞳孔地带几分引诱之意。

    顾柔心里一惊,这距离,仿佛一开口说话就能碰到,她赶紧抿住了干燥的嘴唇。心里恼怒:这恶人又有什么毒计要使出来?

    纵然他舌灿莲花能把活人说死,就算他搬出十大酷刑,自己也是绝不可能投降的。

    顾柔想着,把脖子狠狠一扭,脸撇向一边去:“要杀便杀。”

    国师唇角微微一牵,背过双手低下头,自顾自淡淡发笑,摇头。

    顾柔心下大奇,难道露出了什么破绽?不可能,自己没多说一句废话,要是这样她能从自己身上看出破绽来,那他就不是国师而是妖怪了。

    妖怪眼睛一眨,眼睛里的萧瑟杀意忽然变成缠绵暧昧,他凑过来,以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问道:“嗳,姑娘,你该不是连男人都没有碰过吧?”说罢,轻轻地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顾柔一愣,顿时说不出话来,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她挣动铁链,尽可能远离他的脸。

    她云英未嫁,当然是个黄花闺女,可是这大恶人对她露出如此贪婪的表情算什么事?

    顾柔心里觉得不妙,虽然酷刑还没上,她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这副表情变化,自然被察言观色的国师尽收眼底。

    “呵呵,”国师负手冷笑,回头问宝珠,“莫非真被本座说中了?”

    宝珠一脸犹豫:“师座,这……”

    国师道:“顾柔,还是不肯说出申孝的行踪么?”

    口气里听得出来,他正在消磨掉最后一丝耐心。

    顾柔以沉默做出回答。

    国师了然地点点头,沉吟道:“或者本座应该先问你另一个问题。你喜欢鞭子,蜡烛,还是项圈?”

    什么……意思?

    顾柔一愣,回头对上国师深邃的瞳仁,只见他眨了眨眼睛,闪出寒冰般深沉的笑意。

    顾柔不禁问:“你要干什么?”

    国师转头下命令,利落地一挥手:“外衣脱了。”

    宝珠闻言也是一怔,不敢多作迟疑,随后走上前去,抽出腰间长剑,三下五除二,将顾柔的外衣全数挑开。

    顾柔虽然做好了受刑的心理准备,可是这样的羞辱却是生平头一回,随着外裳落地,她只剩一件单衣,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国师的卷鞭擦着她肩膀轻轻地滑过,隔着一层单薄的衣衫,那触感使得顾柔不禁战栗,她咬住了嘴唇,眼神愤恨:“卑鄙!”

    国师淡淡偏过头,他的容颜皎洁清冷;可是他开口,吐出的言语却十分阴沉:

    “看来你一直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啊,顾柔。”

    顾柔恨道:“堂堂国师,竟是如此无耻之人,天理难容!”

    国师不以为意地道:“打蛇打七寸,要获得一个人的价值,就要从攻心开始;要劝降一个义士就,要从拆解他的义开始;要击垮一颗顽固的心灵,要从粉碎她的信念开始;要粉碎她的信念,就要先从践踏她的自尊开始——宝珠,听明白了么?”

    “受教了师座。”

    国师冰冷的目光像是一把刀,剜着她的心,顾柔发着抖,遭受着他目光的凌迟,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崩溃瓦解。

    国师淡淡说着,对折了一下皮鞭,优雅地拿在手中,对宝珠:“倘若你认为她忠贞,不若羞辱她试一试。”

    他看上去那么神明映秀,只是在面无表情地叙述着,可他身上散发出来冷酷的气场却使人心凉忌惮——宝珠打了个寒颤,从国师手里接过鞭子。“是,大宗师。”

    国师转过身,从顾柔身边优雅地踱过,口中轻柔地说道:“姑娘如果不招,按照大晋律令,本座可将你发为营/妓。”

    这句话,又使得顾柔全身剧颤,恐惧和绝望像火焰一般攫住了她,她的眼睛充满了痛苦和绝望,怔怔地向前看了一眼。

    国师淡淡地看着顾柔这样的表情,他非常了解这种涉世未深的江湖女子,有一些阅历,有一些功夫,却没有成熟冷静的心理素质,她们不惧怕肉~体上的痛苦,但是如果折磨她们的心灵,很快就会摧毁心理防线。

    他在等着顾柔招供求饶。所以,又淡淡说了一句:“坐言起行,你若不信的话,本座现便将你扔出去……”

    他如此威胁,使得顾柔不寒而栗。

    这时,突然虚空中传来一声极其尖锐的哭响:【永别了!】声音凄厉穿刺耳膜。国师被震了一下,他顶住额头,鞭子从手中滑落,顿时有点踉跄。

    宝珠忙过来扶住国师:“师座!”

    这是幻觉吗,突然间国师听到了那个“她”的哭声,他紧张分散意念,追问过去:【你怎么了?】

    可是对方却没有回音。这时宝珠惊叫:“她想自绝经脉!”

    国师立刻摆脱杂念,箭步掠到顾柔身前,封住顾柔两处穴道。

    方才顾柔受不住羞辱折磨,终于暴露武功,她将气息逆行,顿时血脉倒冲,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自绝经脉。

    国师控制住顾柔,她一下子晕了过去。宝珠大奇道:“此女果然会功夫!”

    国师扶额道:“关起来。”他先前所言,无非是为了套出顾柔的话,逼死她也非国师的本意,看来对这个女人,不能操之过急,用强太过。

    他的心思却已经不在此处了,他脑中充满的是另一个凭空而来却又凭空消失的声音。

    ……

    夜晚,军队驻扎在一处平原低处,四月底,山那边开着各种各样的鲜花,远处山峦间的风吹来,带来宁谧的花香。士兵们三五成群围着篝火而坐,烧烤打猎得来的野味,欢声笑语不时传来。

    国师的帐篷中却一片清寂。他点着一盏灯独自喝闷酒。

    今夜,无论他怎样呼唤,也没有听到他想要的回音。

    他出身高贵,智计超凡,仕途顺遂,人生完美到无可挑剔,从来都是旁人仰望膜拜的对象,多少达官显贵,才女佳人曾经殷殷切切地为他而等,他何曾在乎看过一眼;可是今日,他却为一个不知来由的声音等了又等,等到所有的热闹嘈杂声都收回了营帐,等到漫漫长夜的尾声,等到微风渐止,等到月光骤冷,等到万籁俱静。

    还是没有等到她的声音。

    他愠怒地喝下一杯苦酒,不明白自己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