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曾有星光璀璨如灼 > 章节目录 第82章 :少寒8,你觉得你还能保住你的母亲吗
    宁柠苦涩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的,是陆启寒给她的一场结束。

    然而,意料之中的并没有到来。

    四周一片沉寂,好长一段时间后,宁柠这才把眼睛给睁开,却发现,陆启寒早就已经走远……

    宁柠无力的靠着沙发脚。

    连死,都那般的难…撄…

    ……

    洛棠住院,郁少寒,傅星安在旁边陪同的同时,郁少寒还给安排了护工偿。

    而郁少寒和傅星安都有工作要忙,他们只在医院陪同了三天,三天后,洛棠在医院被护工照顾。

    郁少寒给傅星安重新购置了一辆车,兰博基尼。

    所有车中,傅星安钟爱这一款。

    不过婚后的第一天上班,郁少寒要求要送傅星安去公司,傅星安并没有拒绝。

    郁少寒车上问她:“瑞达是你回国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我不强求你什么,到底瑞达那般的辛苦,不如你来郁氏给我做秘书,要不就重新开一家公司,你做老板?上次我问的问题,你还没说好和不好。”

    傅星安沉默片刻,最终给出了郁少寒的回复:“那就做你的秘书吧。”

    ……

    傅星安辞职,七天搞定。

    她开车到达郁氏的时候是4月24日,公司前门下车,穿过大厅,乘坐总裁专用电梯直达39层。

    一路,郁氏前台工作人员纷纷都看待。

    曾经的傅家千金照旧还是那般的光芒万丈……

    ……

    傅星安出现39层办公室,陈岩第一眼看到她是很意外的。可意外归意外,礼数是要有的。

    陈岩朝着傅星安颌首点头:“太太。”

    傅星安笑了一下,未曾多话。

    走近办公室,郁少寒正在讲电话,多数为商业术语,傅星安不懂。

    不过,傅星安还是很知晓局面的,她坐在了沙发上面,等待着郁少寒这通电话的结束。

    郁少寒虽有那个想法结束这通电话,言语之上一直都在表明,奈何对方所问的问题太多,郁少寒只好继续的讲解。

    一通电话,从傅星安进来到结束,足足有四十分钟。

    挂断电话后,郁少寒起身朝着傅星安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搂过她的肩膀,语气柔和的问出声:

    “星安,怎么过来了也不打个招呼?”

    四十分钟,傅星安总要找点事情打发一下时间,于是,茶几上面摆放着的财经杂志被她拿了起来。

    老实说,这些她看不懂。

    但没关系,后面总要一步一步的来,总是要慢慢的学。

    “辞职了我就直接过来了,怎么,郁大总裁金屋藏娇难道还怕我现场捉/奸不成吗?”

    傅星安笑的明媚,言语之中嘲讽十足。

    郁少寒也跟着笑,“星安曾经都那般的警告过我,我又怎么敢那样去做?那不是在找死吗?”

    曾经?

    傅星安凝神想了想,后想起来了。

    可是,郁少寒也说过了,那是曾经了。曾经都已经过去,再谈及也是没有丝毫的必要。

    不过,傅星安心中最为嘲讽的意思却始终没有朝着郁少寒表现出来。

    傅星安徐徐出声,然后把手中的杂志给合了起来:“我都已经辞职了,请问郁总,什么时候给我安排工作?”

    “我这个是属于大忙人,闲不住。”

    这句话是事实,五年前他们结婚,婚姻两年。

    那两年时间里该是傅星安最闲自在的时间,可是她闲不住,待在画室,甚至还想要办画展。

    还有涉及设计那方面。

    郁少寒的妻子不需要这般的辛苦,郁少寒想说的,其实是这句话,但怕傅星安心中会有情绪。

    郁少寒到底还是把想要出口的言语给忍了下来。

    他笑笑:“我马上让陈岩给你安排,你再玩个20分钟。”

    ……

    陈岩的办事速度傅星安也是认同的。

    有关于总裁秘书的职责所在,陈岩给傅星安直接的打印,关于上面的工作需要,傅星安都看的明明白白。

    至于像电视上面,总裁的喜欢等等那些,陈岩并没有打印在a4纸上。

    到底两人是夫妻,关于喜好清楚,就算事情做错,按照郁少寒对傅星安的宠溺,郁少寒也是不会对傅星安怎样。

    陈岩止住了思绪,朝着傅星安出声道:“那太太先看,要处理的文件都摆放在太太外面的办公桌上。”

    说完,陈岩朝着傅星安颌首,是准备转身出去的,不过却被郁少寒给叫停了步子。

    陈岩回头过来看向郁少寒,态度尊敬:“先生,你还有何要吩咐的事情?”

    “把她的办公桌给移到我办公室来。”

    郁少寒薄唇缓缓掀动。

    傅星安:“……”

    陈岩:“……”

    先生,你这样真的好吗?

    可好不好,公司都是郁少寒的,郁少寒想要怎样,自然都是郁少寒说了算。

    ……

    a4纸上的那些内容被傅星安悉数看完。

    傅星安就着陈岩让人移进来的办公桌椅坐下,然后着手就开始处理着文件,看着傅星安那开始忙碌且认真的样子。

    郁少寒是有话想说的,但想了想,到底还是隐忍住了想要说话的冲动。

    4点23分的时候,韩尔笙过来了,进来办公室看到夫妻两认真处理着文件的身影却是讶异不已。

    韩尔笙没有想到,傅星安会进来郁氏,而且办公桌就放在郁少寒的办公室内。

    郁少寒这是疯掉了不成吗?

    韩尔笙抿着唇,沉声道:“现在你跟我走一趟。”

    郁少寒放下了手中的签字笔,抬起头对上韩尔笙的视线,“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

    “你跟我走一趟就是了。”

    韩尔笙把郁少寒桌面上的文件统统都给扫开,然后朝着郁少寒使了使眼色。

    抿了一会唇,郁少寒起身,迈开步伐要出去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了傅星安正在低头认真的处理着文件,做着批注。

    郁少寒没说话,和韩尔笙共同走出了办公室。

    ……

    39层的茶水间。

    郁少寒并不愿意和韩尔笙走远,因为谁,不言而喻。

    “有什么事情非要这样的神神秘秘?”

    郁少寒薄唇松动,淡淡的问出声。

    韩尔笙神情凝重,然后手伸进他的裤兜里面摸了摸,几秒钟后,狠狠的砸向郁少寒,郁少寒的眉头跟着皱起。

    韩尔笙砸过来的东西刚好就中他的脸颊,有重力,很疼。

    而东西也在瞬间就掉落在地,他捡起来一看,是一张被叠起来的纸张。

    郁少寒疑惑的看了韩尔笙一眼,然后打开这张被叠起来的纸,上面的内容却是让郁少寒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上面是dna检测报告。

    林乔远和罗鸥的母子检测报告,以及他的父亲郁朝阳……

    林乔远是他的弟弟……

    “现在你明白了吗?”

    韩尔笙的脸色阴霾又冷沉:“这还是我费尽心机才找出来的,你以为林乔远的血液和头发就那样的好拿?”

    “少寒,你觉得你还能保得住你母亲吗?”

    林乔远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父亲,母亲都死,原本他能拥有的一切此刻都被郁少寒所占/有。

    这种事情换谁谁都不好受,谁都会有那种仇恨般的心理。

    林乔远的所作所为都是可以明白的,而现在……

    “少寒,所有的一切你要是再隐瞒下去的话便会到达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若你还想要和傅星安走下去,若你想要保住你母亲的话,你最好是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法律,无论是不是你亲人,世界上所有的人做错事情就该受到惩罚,凭什么要牵扯出这么多人一起受到这么多的煎熬?”

    见郁少寒不说话,韩尔笙又在他的耳边沉重出击。

    郁少寒呼吸变得沉重起来:“我会好好考虑一番的。”

    ……

    郁少寒后面是一个人回来办公室的。

    傅星安抬眸刚好看到,不过却是发现了郁少寒的脸色不太好,因此,原本想问的话傅星安还是收了回去。

    情绪差的时候说话就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无休无止的争吵,甚至还很有可能演变出更加激烈的结果。

    到时候要是那样的话,就会相当的麻烦……对,麻烦……

    彼时,林乔远接到了一通越洋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分外的急促,但是林乔远在短暂的沉默后却是轻轻的勾动着唇角:

    “就算知道了那又怎么样?那刚好,就让郁少寒自己做出决定。”

    哈哈哈哈……

    他还真是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