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楼上的女神陈婉婷秦烈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猜测
    ,秦世詹的意思很明确,如果罗锘仅仅是受到别人的蛊惑挑唆,一时的贪念冲动想要夺詹翔集团,这只是家事,一切都还留有余地。

    可一旦被别人利用,事情则变得复杂,就怕罗锘发觉时已经没有了退路,那样才最让人痛心。

    “哥不是三岁的小孩,哪有这么容易被人利用?”秦烈摇了摇头道。

    在他的印象中,哥哥罗锘性格沉稳,责任感与大局观都很强,又经过在詹翔集团老总位子的锻炼,怎么可能轻易中了别人的圈套?

    “唉,秦大哥就不该这么信任他!”

    罗辛长长叹了口气,开口继续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一定是当了老总之后,身边有小人从中挑拨,加上这孩子从小就心高气傲,才会……”

    知子莫若父,儿子的性格他十分清楚,秦家虽把他们父子俩当一家人看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与位置。

    当然对他来说这也是好事,起码让儿子记住这份恩情,长大后能更好的报答,当上詹翔集团老总之后,工作也是勤恳兢业,把公司管理的蒸蒸日上,让他都倍感欣慰。

    可没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让他更觉得愧对这份恩情与信任。

    “小诺我看着他长大,什么脾性我一清二楚,孩子长大了,把他安排进公司也没什么错。”

    秦世詹摇了摇头,在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支雪茄,点上后吸了一口继续道:“如果说小诺是一时冲动,可公司那帮一起趟过来的老弟兄,怎么也任由他胡来,甚至还在背后纵容?”

    他这话听起来有些前后矛盾,实际上则是内心不同的想法,他不可能一直都管理公司,罗锘长大成人又有这份能力,安排进公司也是水到渠成。

    而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一帮董事元老都当着他的面公开支持罗诺,甚至经过他这段时间调查,连罗锘手里的股份,都是这些人暗中主动“转让”,让事情变得格外复杂。

    “这更说明他处心积虑,早就开始预谋,一直都瞒着咱们。”

    罗辛深深吸了口气,显然对儿子这样的心机,也感到难以置信,继续道:“上次开会,听那个女秘书说,这个畜生的股份,已经超过了咱们,如果是真的话,他哪来这么多钱?”

    秦家只是詹翔集团的最大股东,才有着绝对的话语权,等到股份被人超过,选举出新的董事长后,整个公司也就随之易主。

    当然,秦家还有着公司的股份与财富,可这些对于一个公司的管控却没任何意义。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确,是宁家背后搞鬼,前段时间董事会的元老出车祸身亡,也不是什么意外。”秦烈直截了当的回答。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罗锘身为公司老总,实际掌控着公司,再加上背后有人耍这种阴险狠辣的手段,可谓是软硬兼施,这帮元老们不敢得罪也在情理之中。

    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让自己安度晚年,让子孙后代过的更好一些,可如果连命都保不住,钱再多有什么用?

    砰!

    听到他这话后,罗辛瞬间明白了过来,狠狠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眼中泪花闪烁道:“家门不幸,罗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卑鄙阴险,忘恩负义的畜生!”

    如果说打秦家的主意,是私欲贪念太重而不顾恩情,可为了这个而杀人害命,则彻底成了泯灭良知。

    要知道,董事会的元老,都是秦世詹一帮老兄弟,也都是看着罗锘长大!

    “肯定不是哥的本意,但却让这人感到害怕。”秦烈话语中透着无奈说道。

    “没错,这事不是小诺所为,不过却背在了他身上,对方看似是在帮他,实际上也拖他下水,让他身不由己!”

    秦世詹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低头在客厅内踱步,开口继续道:“小诺也知道老宁的为人,可为什么又跟他搞在一起,难道真是被贪欲迷糊了心窍?”

    “哥不会这么傻,楚家元气大伤,就算他得到公司,那宁家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最后的结果他肯定也很清楚。”

    从鼎楚集团分公司爆炸的那天,秦烈便猜到了罗锘被人利用,包括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是宁家威逼利诱,但这种低劣的手段,以罗锘的心思与能力,不可能不防范,甚至让人牵着鼻子走。

    可他又想不透,哥哥为什么要按照对方的意思去做,难道真被抓住了致命的把柄?

    摇了摇头继续道:“爸,咱们先别管哥怎么想,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猜不透,也就暂且搁在一边,毕竟一切只是猜测而已,可现实却在一步步发展,如何应对才更加关键。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知道是宁家背后指使,为什么不直接反击,甚至靠秦烈一个人,杀死宁沧海父子也是轻而易举。

    可那是小说电影中的渲染,杀死几百上千人,都不用考虑后果,只求看个痛快,而此时以宁家在华夏的影响力及背后的人脉关系,动用暴力只会两败俱伤。

    就算秦烈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对方的势力也不会善罢甘休,以后会进行各种的报复。

    所以表面上大家都一团和气,私底下却不停的较劲,就是等谁先露出把柄,那时候抓住机会,让对方一蹶不振。

    “很明显,对方在等接下来公司新的董事长选举,那时候小诺会顺理成章的接手。”秦世詹开口回答。

    “他敢?如果这畜生真敢这么做,我会亲手宰了他!”罗辛脸上抽搐了一下,愤怒的说道。

    并不是他想表达自己的忠心,而是明白,做人要懂最基本的恩情,哪怕是自己儿子,如果忘恩负义的话,最后能有什么好下场?

    当然,话语虽坚决,但真正面对时,那份痛苦也可想而知。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咱们再回购股份的话,对方非但不会放弃,可能会引起公司的混乱,到时候会更麻烦。”秦烈开口提醒道。

    就算秦家现在增持股份,对方肯定也会跟着这么做,就像两家店铺恶意竞争,只能是两败俱伤,而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方更占有优势,毕竟这么元老也站在了他们那边。

    每增加一个百分点的持股,便意味着投入一笔天文数字的资金。

    “詹翔集团本来就是秦家经营起来的产业,哪有这么容易被别人拿走?”

    秦世詹将雪茄摁灭,看了他与罗辛一眼,开口继续道:“不还手并不代表我秦世詹软弱可欺,只是一把年纪,不想再逞强斗狠!”

    “秦大哥,把事交给我就行,我保证没人敢再打詹翔的主意。”罗辛信誓旦旦的说道。

    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愤怒与纠结,而是一种骨子里的狠辣,让秦烈都感到后背发凉,隐约能看到他们年轻时的嗜血岁月,当然也正是因为那样,才把义字看的格外重要。

    “不用,我自有打算,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能再乱来。”

    秦世詹摆了摆手,看了儿子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转移话题继续道:“小烈,你现在也已经长大成人,里边的三个丫头都不错,不过你可要处理好这些才行。”

    他虽没明说,意思却十分明确,现在看起来她们相处十分融洽,但对这些女孩总要有个名分,那时候就怕会出现意见。

    “我都没想到会这样,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秦烈苦笑着回答。

    他也是实话实说,没想到楚莹莹这么大度,而三个女孩跟姐妹一样,虽然是好事,可至于以后的结婚,到底该对谁先提?另外的该怎么交代?

    “我生日的时候便跟莹莹爸妈说过,尽快把这门亲事定下来,中间出现了一下波折,这事便耽搁了。”

    秦世詹微笑着继续道:“现在终于澄清了误会,我跟你妈确实喜欢这丫头,所以商量着先上门提亲,把这事定下来再说。”

    “爸,现在哥的事还没处理好,哪有心思办这事?”

    秦烈隐约察觉到什么,直截了当的继续道:“你不会想拿我跟莹莹的亲事来押注,对付……”

    “住嘴,就算是又怎么样?那还也不是顺理成章吗?”

    不等他说完,秦世詹老脸一沉,故作生气的开口打断继续道:“如果你跟莹莹没感情,爸绝对不会为难你们,可现在你俩两情相悦,难道就不能借这个机会?”

    他算是承认,当然也合情合理,楚家现在元气大伤,秦家又处在风波危机之中,此时两家结合的话,对双方无疑都有好处。

    “可是……”

    秦烈一脸的为难,虽然他心里也打定了主意会娶楚莹莹,但就像所有的年轻男女一样,相处是一回事,但真正提到结婚时,心里不免又有些胆怯或迟疑。

    何况两家还要掺杂上其它的因素,让他更有些很不情愿。“行了,别说了,这件事爸就给你做主,过几天就让罗叔上门提亲。”秦世詹不等他说完,便果断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