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正文 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 碰头
    白晨等了几天,可是黄衫一直没有动作,就连见都没去见陈开衫,这让白晨很不爽,黄衫明显是在拖延时间。

    黄衫也很无奈:“前辈似乎没什么耐心。”

    “没错,我性子急。”

    “我在等一个机会,等陈开衫自己来找我。”黄衫解释道。

    “你倒是很小心。”

    “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办砸了。”

    主动去找陈开衫远没有陈开衫主动来找黄衫更稳妥,不过这样一来,时间却耗费的更多。

    “我想知道你的目的。”黄衫主动说道。

    他不想一直被蒙在鼓里,这样他连应变的能力都没有。

    “陈开衫的身后还有一个大能,匪号千面大盗,至于他的修为强弱我不知道,不过肯定没我强,而我与另外一个道友在图谋他的家底,陈开衫虽然是个小角色,可是他似乎身负着一个任务,你要做的就是查出他的任务,如果能够取得他的信任,进入千面大盗的队伍里更好。”

    听到白晨说,他真正的目标是个大能,黄衫就一阵头痛。

    什么事能参与,什么事不能参与,他非常清楚。

    自己只是个筑基的小修士,参与到大能之间的争斗,几乎是九死一生。

    哪怕白晨有绝对的胜算,可是如果两个大能争斗起来,他与一介蝼蚁并无区别。

    “前辈这么明目张胆的来见我,不怕被对方察觉到吗?”

    “呵呵……这不是的真身,而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看的见我。”

    说完,白晨的身影便随之淡化消散。

    黄衫愣了一下,随即便一阵莞尔,大能的手段非自己能够揣测。

    又是几日的时间,黄衫自己都有些坐不住了,寻思着是不是应该主动去找陈开衫。

    这日,黄衫刚刚被削掉一支耳朵,心头正郁闷着。

    一个陌生人出现在黄衫的面前,这人身上有诸多的残缺。

    黄衫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人的身份,陈开衫。

    他终于来找自己了!

    黄衫打量着陈开衫,陈开衫也在打量着黄衫。

    在这之前陈开衫去找过瘟疫道人,虽然他们同命相连,可是瘟疫道人显然没将陈开衫放在眼里,毕竟陈开衫在瘟疫道人的眼中,实在是不值一提。

    瘟疫道人自己面对白晨的时候,尚且无还手之力,更何况是陈开衫这种小修士。

    瘟疫道人觉得,自己定能破解白晨留在他身上的禁制,然后逃出白鹿城,所以更不愿意与陈开衫合作,免得被白晨察觉到。

    陈开衫之前也一直在观察黄衫,他知道陈开衫被悬赏的原因。

    虽然他也知道,其实就算多一个帮手,对自己逃出白鹿城的用处并不大。

    可是他就是想找一个同伴,一个同命相连的人。

    人就是这样,在某些时候,就是需要一个交流的同伴。

    这与善恶无关,仅仅只是心理的诉求。

    当然了,对于逃出白鹿城,陈开衫一直在谋划着。

    鬼先生自那日离去后,便再无音信。

    这让陈开衫不得不自己想办法,不过他相信鬼先生不会就此放弃他。

    因为他的手上还拿着大当家需要的东西,碧波剑。

    这柄碧波剑算是他手上最后的底牌,只要碧波剑在手,大当家就势必不能放弃他。

    “跟我来。”陈开衫一瘸一拐走着。

    他比黄衫要凄惨的多,不过黄衫也没资格嘲笑陈开衫。

    如果这个悬赏继续持续下去,那么自己早晚也会变成陈开衫这样。

    到了落脚的破庙后,陈开衫就生起火,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在日常的悬赏结束后,就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他。

    “知道我的身份吧?”

    “你是陈开衫?第一个被如意坊悬赏的人。”

    “我前几日看到你和那个女人磨叽了许久,你与她说了什么?”

    “怎么?她是你的女人?”

    陈开衫瞥了眼黄衫:“那是个蠢女人,我劝你离她远一点。”

    “关于这点,我同意。”

    “说说你吧,你对如意坊的那个人了解多少?”

    “不多,我与他的大弟子结交多年,我们已经暗生情愫许久,这次来白鹿城,本是向她的师尊求亲,谁料他居然看不起我的出身,我不忿与他争吵取来,而后他便将我赶出如意坊,并且还悬赏通缉我。”

    虽说黄衫并不是很愿意这么说,可是谁让外面就是这么传的,如意坊传出的消息早就坐实了这个传闻。

    “你能联络上他的弟子吗?

    ”陈开衫眼前一亮,如果能够联系上那个人的弟子,也许能够从她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没办法,那日之后,她就被她师尊禁足了,根本就不许我们见面。”

    “你就甘心永远被如意坊如此羞辱吗?”

    “不甘心又如何,我们不过是他人眼中的鱼肉罢了。”

    陈开衫举起手臂,露出手上扣着的护腕:“这是他留给我的禁制,若是能够脱掉这个禁制,那么我就能逃出白鹿城,你身上应该也有一个吧。”

    黄衫也举起手臂,露出手上的护腕。

    陈开衫叹了口气:“对方是炼器大师,据说白鹿城中无人能出其右,这法宝若是用的好,那么价值连城,可是如今却成了我们的镣铐。”

    “你找城中的炼器大师尝试过吗?”黄衫问道。

    陈开衫点点头:“没有人能够解得开,而大部分炼器师在第一时间就将我驱逐了,他们根本就不敢与如意坊为敌。”

    这件护腕就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法宝,几乎能够挡住一切的攻击,至少他们目前遇到的少数几次想要斩杀他们的攻击,这件法宝都能够轻松挡下来。

    可是也正因为这件法宝的强大,让他们走投无路。

    甚至他们想要斩断自己的手臂都做不到,这个护腕一样会自动的启动,挡住他们的攻击。

    “可惜,我联络不到她。”

    “我倒是知道他的府邸在哪里。”陈开衫说道,同时目光射向黄衫。

    “知道又如何,如果我们闯入他的府邸,根本就躲不开他的探查。”

    是啊,对方可是一个大能,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躲开对方的探查。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沉默之中。

    黄衫是真的把自己融入这个角色之中,毕竟和陈开衫一起逃离白鹿城,这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形影不离,倒是让那些追击他们的人开心不已。

    毕竟一次就能拿到两个人,比较如意坊的悬赏并没有数量限制。

    这日,两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破庙。

    “再这么下去,我要疯掉了。”陈开衫无力的说道。

    黄衫默默的坐在地上,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

    “去如意坊,抓住那个小丫头,逼迫那个人将我们的禁制解开。”陈开衫突然发起狠。

    黄衫吓了一跳:“千万不要鲁莽!那完全是自寻死路,你想死也别拉上我。”

    开玩笑,阿珠可是白晨的命根子,不说自己只不过是个卧底,哪怕真的和白晨反目成仇,也不敢对阿珠下手。

    如果伤了阿珠分毫,白晨还不把自己大卸八块了。

    “总比这样每天被不断的折磨要强吧,总有一天,我会被这种岁月逼疯。”

    “好死不如赖活,不管怎么说,我都不想找死。”

    陈开衫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狠厉:“那就我去如意坊捣乱,能抓住那个小丫头最好,就算不能抓住那个小丫头,也能把那个人引出了,你去他的府邸,趁机去见你那个小情人,我们分头行动。”

    这让黄衫为难起来,虽说这计划不错,可是他担心陈开衫去如意坊,真的把阿珠伤到了。

    而且,陈开衫真的会这么伟大?

    这几乎就是自我牺牲,根据他之前从宁灵等人口中得到的消息,陈开衫此人无恶不作,可绝非善男信女,他会为了一个相识了几天的人,就自我牺牲?

    这肯定不可能,除非他有其他的计划。

    “我不觉得这个计划行得通,一个大能修士的速度何其之快,他的府邸与如意坊相距不过二十里,转瞬即至,分头行动,根本就毫无意义,而你我这么做,只会真正的激怒那个人,到时候我们将要面临他的雷霆怒火。”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就拿出一个计划出来。”陈开衫满脸狰狞的看着黄衫。

    他当然没打算自我牺牲,他说的计划虽说是他把白晨引到如意坊来。

    实际上他的想法是让黄衫闯入白晨的府邸,然后他趁机抓住阿珠,只要用阿珠作为人质,要挟对方放自己出城,出了城之后,自己就能给大当家他们发信号,让他们来救自己。

    黄衫的拒绝让他很不满,眼角射出一丝阴翳。

    这小子胆小如鼠,居然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

    黄衫沉默了许久,一直盯着护腕。

    白晨让自己想办法,那就说明,这绝对不是绝境,肯定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逃脱升天。

    可是,到底是什么办法呢?

    那个混蛋,他怎么就没有一点前辈的风范,为什么一点提示都不给自己。

    黄衫觉得,这个机会也许就在这个护腕上。

    可是他琢磨了许多天,依然没有半点头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