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男孩来自对面 > 正文 第三章 新阳光医院
    “咦,萌萌,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吃早饭的时候,黄奇盯着从卧室里走出来的黄萌问,“怎么黑眼圈这么重?”

    黄萌用手揉了揉两个大黑眼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走到饭桌前坐下,发起了呆。

    “什么?让我看看。”林慧把早餐端上桌,凑了过去,“哎呀,真的呀,萌萌,眼睛又肿又黑的,昨晚没睡好吗?”

    黄萌懒洋洋地说:“不是没睡好,是压根儿没睡着。”

    “什么?一晚上都没睡觉吗?怎么又睡不着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黄萌摇了摇头。他现在头昏脑胀,昏昏欲睡,根本不想说话。

    昨天晚上,他就这么一直躺着,盯着天花板发呆,直到早上。

    “是不是想到今天要去医院,有点紧张了?”黄奇说,“儿子,别怕,爸爸妈妈陪着你呢!”

    黄萌挤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脸,说:“不是啦,爸爸,我想是我之前睡得太久了,所以再睡就睡不着了。”

    “不对啊,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呀,现在怎么又睡不着了?”林慧面露担忧地说。

    黄萌傻笑着说:“妈,这不挺好的吗?以前我是经常睡觉,现在反而睡不着了,这也许说明我的病已经好了,可以不用去医院了,嘿嘿!”

    “瞎说,都联系好了,必须要去!好了,赶紧吃早餐,吃完我们就出发。”

    ······

    汽车驶离了市区,在高速公路上飞驰。

    黄萌对即将要去的医院一点都不关心,他把心思全都放在了车窗外面的景物上。

    天气晴朗,阳光洒满大地。蓝天低垂,一朵朵散发着夏天气息的白云懒洋洋地浮在天空中,像刚剪下来的羊毛,看了以后让人感觉很舒服。

    算起来,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出门了,都快要忘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每一次外出,即使不是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是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他都十分珍惜在路上的这段宝贵时间,因为他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多看看外面的花草树木和天空。他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贴着车窗,眼睛一眨也不眨,好奇地看着外面,像是生怕漏掉什么似的。

    林慧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的儿子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脸上掠过了一丝悲伤。她心里很难过,因为自从黄萌来到这个世上以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昏睡中度过,几乎没有享受过几天正常的生活。

    林慧抹了抹眼泪,被黄奇看见了,就问她:“怎么哭了?”

    林慧看了后面一眼,黄奇也看了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对黄萌说:“萌萌,等你的病好了,爸爸妈妈就带你去全国各地玩,好不好?”

    黄萌的眼睛仍然盯着窗外,只是简单地回应了一声“好。”

    他很了解自己的情况。他觉得自己的病有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或许以后的生命就要在日复一日的昏睡之中度过了,又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他可能会一睡不醒。

    不过,年少而经验匮乏的他仍然是一张白纸,对于那些长远的事情,他并不会想太多,也不会由此而感到悲观,因为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他已经接受了这一切。生性乐观的他,即使遇到再困难的问题,也绝不会让自己陷于绝望。

    ······

    他们到达那个医院附近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半。

    从医院所在的位置来看,黄萌就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

    正规的医院,至少应该设在马路边上吧?但是那个医院却在一个居民小区里面,要进去还必须穿过一条小巷子。而且巷子的一边还是个建筑工地,旁边搭满了钢管脚手架,建筑工人们在顶上走来走去,焊电焊,火花四射;敲敲打打,乒乒乓乓。这让人走在巷子里都觉得瘆得慌。

    黄萌跟在他爸妈后面,看着这幅景象,突然萌生了退意,停下来说:“爸爸妈妈,我觉得咱们还是回去吧。”

    黄奇说:“都快到了,怎么又要回去?都跟你说了别怕。”

    “我不是怕,我是觉得这个医院很不靠谱啊。”

    “还没进去看呢,怎么就知道不靠谱?别啰嗦了,快走吧!”

    黄萌感到十分无奈,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来到医院门口,黄萌更觉得不靠谱。这哪儿是什么医院啊,分明就是一个用居民楼改造而成的民间诊所嘛。门边立着一个灯箱,上面印着“新阳光医院”几个字和两个手机号码。抬头一看,头顶上又是一块招牌,同样印着医院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黄萌忽然记起来:刚才进巷子的时候,巷子旁边的一根电线杆上也挂着一个这样的灯箱;巷子里的墙上,还用涂了一个箭头,写道:“新阳光医院,前方200米。”

    黄萌从这一系列特征得出判断:这家医院肯定不是什么正规医院。

    果不其然,走进大厅以后,他们没有看到挂号窗口和缴费窗口,没有看到来来往往的人。大厅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不见,连灯都没有开,十分阴暗。大厅的两边立着几块宣传栏,上面全是关于医院的宣传资料,除此之外,只在正前方摆了一个前台,前台也不见人。

    他们走到前台,往里面一看,只见一个中年女人正坐在底下玩手机。

    黄奇就对那女人说:“你好!”

    中年女人抬头看见他们,马上放下手机站了起来,说:“你们是来看病的吗?”

    黄奇说:“是的,我们找院长。”

    “之前预约过吗?”

    “预约过了,昨天晚上我和你们院长通了电话,他让我们今天上午过来。”

    “叫什么名字?”

    “这是我儿子,叫黄萌。”

    “黄萌。”中年女人口里念着,一边从旁边拿起一个文件夹,开始翻了起来,翻了半天都像是没有找到,最后索性不看了,放下文件夹说:“好吧,你们跟我来。”

    黄萌在一边看着,心想:“逗我呢,这也叫医院?能不能专业一点啊?”

    他们跟着中年女人由旁边的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情况稍微好一点,虽然还是用一间间居住的房间改造的,但至少光线明亮。

    黄萌看了一眼他妈妈,发现她皱起了眉头,估计这会儿她的心里也开始打退堂鼓了吧。不知怎么的,黄萌突然很想笑。

    “这边请!”中年女人继续在前面带路。楼道很长,黄萌才发现,这是打通了整层楼房改造而成的,看起来规模也不小。可奇怪的是,他们一路走过去,也没有看见两边的病房里有什么人。

    走到一个小厅里的时候,他们总算看见了活人:两个女护士正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翘着腿,各自玩着手机。黄萌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她们只是放下手机瞟了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玩起了手机。

    “这尼玛也叫医院?只有两个护士,上班时间还坐着玩手机,这也太不专业了吧!”黄萌感到不可思议。

    “院长办公室就在这边,请跟我来。”中年女人说。

    这时,林慧对中年女人说:“等一下啊。”说完把黄萌和黄奇拉到了一边,悄声说:“这里看起来太不正规了,我们还是走吧。”

    黄奇却说:“来都来了,至少进去看看啊。”

    黄萌站在旁边,见爸爸妈妈的意见开始产生了分歧,心里乐呵呵地想:“我就说别来这种小地方嘛,现在好了吧?”

    林慧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护士,说:“你看,这家医院连个病人都没有,护士又这么不专业,说不定是家黑医院!”

    林慧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大,“黑医院”三个字在厅里回响,被那个中年女人和两个护士听见了。两个护士都抬起头来,表情冷漠地看着他们。林慧发觉了,马上停止交谈,若无其事地站着。

    厅里很安静,气氛很尴尬。

    中年女人走向他们,却并没有生气,而是说:“请你们不要误解,是这样的,我们医院正在建新的大楼,院里的大部分医生和护士都放假了,所以暂时停止接收病人。等新的医院建成以后,我们就正式营业了。”

    黄萌心想:“瞎扯!没见哪家医院扩建的时候会暂停营业的。”

    中年女人又说:“暂停营业是因为医院现在的设备和条件老化,所以打算等新医院建成以后再进一批新的设备。”

    “扯,你就继续扯吧!”黄萌心想,“接下来,你该不会说新的医院就是旁边的这个正在施工的工地吧?”

    刚这么一想,中年女人就说:“你们刚才过来的时候,是不是经过了一个很大的工地?就是这旁边的工地,将来就是我们的新医院。”

    “卧槽!还真的这么说啊!”黄萌吓了一跳,“不会这么巧吧?不对,她肯定是在撒谎,想要骗我们!”

    这时,黄奇也说:“昨天院长也跟我说了这个情况,我们知道了。”

    “爸,连你也这么说?”黄萌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奇,一脸疑问地想。

    林慧在旁边不作声,还是持有怀疑。

    黄奇就说:“咱们是来看病的,又不是看医院,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来这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那么多大医院都跑遍了,还是治不了。现在就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咱们都得试一试。”

    林慧想了想之后,觉得黄奇说的有点道理,但她还是有点担心。这时,黄萌说:“妈,既然都来了,那就进去看一下吧。”

    虽然黄萌是很不情愿地说出这句话,但是为了让他爸妈死心,他还是这么说了。他这样说其实还有一个自私的想法:“说不定还能趁这个机会揭穿这家黑医院!”

    于是,他们跟着中年女人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报。男人又矮又胖,秃了顶,只剩下几缕头发,还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长着一张很有喜感的圆脸。黄萌怎么看都觉得此人像极了《老夫子》里的大番薯。

    不过,这是一个没有穿白大褂的大番薯。

    “院长,他们是昨天预约今天过来看病的。”中年女人说。

    院长急忙放下报纸,摘下眼镜,站起来,热情地说:“哦,你就是昨天说的那个黄萌的家长吧?”

    黄奇说:“是的。”

    院长说:“请坐,请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健,是从欧洲······”

    黄萌没有心思听刘健作自我介绍,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后面墙上的三面锦旗上,锦旗上分别印着:

    “医术精湛,服务优良”

    “医术赛华佗,仁心除病根”

    “医德双馨,情系患者”

    无一例外的是,三面锦的题款都是“赠:牛健大夫”,更无一例外的是,都没有落款。

    “原来这人L和N不分啊,还有,这些锦旗怎么都没写是谁送的?该不会是他自己印的吧?”

    旁边的牛健还在滔滔不绝地进行自我介绍:“我研究‘西蒙氏病’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这种病,要想根治,必须采取激素疗法。通过注射我研制出的CDZ8激素,已经有五个患者成功地摆脱了‘西蒙氏病’的困扰,彻底康复,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黄萌一听要注射激素,吓得不轻,急忙拉了拉黄奇的衣袖。

    牛健看见了,就对黄奇说:“请不要担心,我研制出的这种激素是经过了充分的临床试验之后才采用的,并且已经申请了国家专利。你们看,这是关于我的专题报道。”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了他刚才看的那份报纸,递给了黄奇。

    黄萌凑过去一看,这分明就是路边的那种非法小报纸嘛!纸张差、印刷质量差不说,上面还全是广告。这种报纸,只要你花钱,上面的内容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林慧看了以后,也觉得不对劲,就说:“刘医生,可不可以先让我们商量商量?”

    牛健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们肯定是怀有疑虑,但是请先看看我治好的病人的病历以后再作决定吧。”说着又从旁边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了黄奇。

    黄奇半信半疑地翻开病历看了起来。

    黄萌退到他妈妈旁边,悄声说:“妈,走吧,这里太不靠谱了!”

    林慧犹豫了一会儿,就上前想叫黄奇走,谁知黄奇看了病历以后,竟然变得非常专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