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农门女首富:归园小田居 > 正文 第386章压岁钱
    一年之中最热闹的就是过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口贴着红红的对联和年画,到处都能听得鞭炮的声音,就连心情阴郁的顾小梅脸上也有了笑容。

    最开心的就是小孩子,不仅有压岁钱,还能讨到糖果吃。

    许多孩子围着顾小桑向她要讨糖果,顾小桑知道这些孩子爱吃糖,置办年货的时候买了许多,给每个孩子都抓了一大把。

    整村的孩子都跑过来,就连隔壁几个村子的小孩也闻讯赶来,幸好她买得糖够多。

    小孩子为了吃糖嘴巴可甜了,姐姐姐姐得叫个不停,不过顾小桑也听到了几个非常和谐的声音。

    叫她姑姑也就忍了,居然还有叫她“姑奶奶”的,她有那么老吗?

    哪个熊孩子叫的,自己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他!

    “姑奶奶,哈哈……”顾小兰在一旁捂着肚子大笑,“你,你的辈份啥时候这么高了?”

    顾小桑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他们叫得是我吗?傻丫头,你是我妹,我是姑奶奶你难道就不是了?”

    顾小桑捏着一把糖对面前一群熊孩子说:“那也是你们的姑奶奶,快叫姑奶奶好。”

    “姑奶奶好,姑奶奶新年快乐。”一群孩子对着顾小兰大喊,顾小兰再也笑不出来了。

    嘤嘤嘤,她才十二岁,她不要当奶奶!

    “姐姐是大坏蛋!”顾小兰跺着脚跑开了。

    这回轮到顾小桑笑她,嗯,亲妹妹什么的逗起来最有爱了。

    顾小兰跑到年氏那里去告状。

    “太不像话了,当姐姐的怎么能欺负妹妹呢,我去教训她。”年氏撸着袖子说。

    顾小兰可高兴了,不过紧接着年氏话锋一转:“只是,我骂了她,她一生气不给你弄好吃的了怎么办?”

    顾小兰愣了一下,哭兮兮地说:“娘,你变坏了,我不理你了,你们都欺负我。”

    “谁欺负我们家小可爱啦?”顾小虎走过来问,手里端着刚炸好的虾片。

    “还能有谁,当然是顾小桑!”顾小兰气愤地说,伸着爪子去抓虾片。

    不过还没碰到盘子就被顾小桑在手背上打了一下,打得她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洗手了吗?顾小桑是你叫的吗?叫姐。”

    “哥,看,她欺负我。”顾小兰捂着手,嘟着嘴告状。

    “我觉得小桑说得很对,病从口入,没洗手不能抓东西吃。”

    顾小兰忽然觉得自己告状找错了对象,顾小虎向来听顾小桑的话,觉得大妹说得什么都对。

    应该去向爹揭发她的罪行……不行……爹也怕她。

    可恶,难道这世上就没人能治得了顾小桑了吗?

    顾小兰沮丧,非常沮丧。

    见顾小兰嘟着嘴气鼓鼓地蹲在地上画圈,顾小桑拿着一块虾片来到她面前,把虾片往她嘴那边递。

    顾小兰以为顾小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明白这么可爱的应该拿来宠爱,看到她主动过来认错的份上,顾小兰决定原谅她。

    顾小兰张开嘴,等着顾小桑用虾片来讨好她,结果顾小桑只是象征性的把虾片在她嘴下走了一圈,然后无比利落地扔进了自己嘴里咔嚓咔嚓吃起来。

    这是她的亲姐吗?

    “我要跟你绝交!”顾小兰冷哼。

    “绝交啊,真好,看来今年的压岁钱可以省了。”

    听到“压岁钱”三个字,顾小兰双眼发亮,立刻站起来,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顾小桑:“压岁钱在哪里?”

    “你不是要跟我绝交吗?”顾小桑笑着问她。

    “我有说过这话吗?院子里风大,姐,你一定听错了。”

    “是吗?”顾小桑眯眼,活脱脱像只狐狸。

    “当然,我的姐姐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我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和你绝交呢?”

    顾小桑抄着手斜睨了她一眼:“可是你刚刚还向娘和哥告我的状。”

    “你看错了,那个人绝对不是我。”顾小兰信誓旦旦地说。

    顾小桑伸手捏她的脸:“脸皮这么厚,都可以割下来包饺子了。”

    “为了压岁钱,我忍。”顾小兰含泪忍住,等顾小桑放开她之后,立刻作揖。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说完就把自己白嫩嫩的手举到顾小桑面前。

    顾小桑看她那样子,好笑极了。

    “拿去吧,小财迷。”顾小桑将一个红包放在她手里,顾小兰拿在手里掂了掂,份量有点轻啊,感觉里面没装几个铜钱,她家老姐向来大方,不应该放这点才对,难道里面是银裸子?

    顾小兰连忙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结果把她吓了一跳,里面不是银裸子而是一粒金豆子。

    金豆子虽小,价值却比银裸子高多了,她就知道自家姐姐不会这么小气。

    “姐!我爱你!”顾小兰抱住顾小桑在她脸上猛亲了几口,亲得顾小桑一脸口水。

    “你恶不恶心?”顾小桑一边擦口水,一边嫌弃地说道。

    她语气嫌弃,脸上却带着宠溺的笑容。

    拿到金豆子顾小兰开心地飞奔到顾小虎旁边:“哥,你看,这是我姐给我的压岁钱,金豆子哦。”

    这丫头……

    顾小桑看着好笑,她跑到顾小虎那里不就是想间接的告诉顾小虎:哥,我姐都给我金豆子了,你好意思不给吗?

    她那点小心思,一眼就能看穿。

    顾小虎摸了一个红包给她,她拆开一看,里面也是一颗金豆子。

    “哥,我爱你!”她也在顾小虎脸上亲了一口。

    刚亲完感觉一道黑影出现在背后,紧接着就听到年氏的声音:“哦,金豆子啊,给我,我给你存起来,以后给你当嫁妆。”

    年氏二话不说就把她的金豆子收走了。顾小兰欲哭无泪,她还没捂热和就没了。

    顾小桑在旁边狂笑不止:“活该,让你嘚瑟。”

    嘲笑完顾小桑还不忘插上两刀,“你觉得娘以后会还给你吗?”

    顾小兰感觉胸口在滴血:“娘,我自己可以存不劳烦你了,真的。”  “小孩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你放心,我不会用你的。”很多家长都会这么说,可是等长大之后儿女问他们要那些年存起来的压岁钱时,都选择了集体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