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巫医之王 > 正文 第1095章 杀到蔡家小队覆灭!
    热门推荐:、 、 、 、 、 、 、

    秦朗的脸上表情很冷,杀意不加掩饰地往外迸发,出手十分果决,势大力沉的一击,直接将蔡家的这个结丹初期散修的法宝劈飞!

    而结丹初期的散修,整个身子也被立即劈成了两半。

    鲜血,漫空飞洒。

    扑咚、扑咚!

    两声,却是断成了两截的身子落了下来,浸在血水之中。

    “好!干掉了一个。”对于这一次出手的结果,秦朗感到非常满意。

    别人处心积虑要杀他,被他用雷霆手段击杀,他自然不会留任何心理负担。

    “三弟!”其它两个修士这时齐齐惊叫一声。

    只是一个眨间,一个同伴就没了,这给他们俩个带来的震惊,非常巨大。

    吼!

    这两个修士眼睛圆瞪,凶狠地盯着秦朗,恨不得立即击杀秦朗!

    而此刻,秦朗也是毫不放手,继续进攻。

    趁你病,要你命,既然你们先惹到了,那么,就都给我死开!

    秦朗的剑式,又一次攻击过来。

    带有剑意的剑式,在空气中破开气流,呼呼作响。

    而空气中,还有几点淡淡的血滴飞洒,那是从“黑雕剑”剑身上洒下来的。

    哧……扑咚!

    又干掉了一个,这个惊慌失措失措中的蔡家修士,比之前那一个更好对付,那一个秦朗至少还多用了三分力。

    这也是一个结丹初期,短短不过三秒,秦朗就已经连续干掉了二个结丹期的对手,说出去,恐怕整个修真界都没有人相信。

    同级别的修士,想要干掉一个对手都不容易,这么短时间内,还要同时干掉二个,可能么?

    不过,他们不知道秦朗目前的情况,拥有强隐能力的黑色小珠子,将这一切不可能,变成了有可能。

    现在的他,已经做到了,虽然现场的观众,只剩下了一位,就是结丹中期的蔡长老。

    “二弟!”蔡长老看得咬牙切齿,不过,他依然没办法找到这个隐藏在空气中的敌人,只能拼命挥舞自己的武器,“出来!出来!王八蛋,给我出来!”

    看样子,二个同族亲属的死,也刺激到了他,他的大脑也有些错乱了。

    这就好办了很多,秦朗认为,如果这个结丹中期一直保持镇静,那就有些麻烦,不怎么好对付了。

    好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同族兄弟的死刺激到了他,秦朗接下来的计划就好实施了一些。

    叮!

    秦朗一剑刺下,不过,却被挥舞着一个不知道奇怪钩状武器的蔡长老挡了回去,两个法宝交击,清脆的响了一声。

    而这一声撞击,也使得蔡长老哈哈大笑,恢复信心:“想要偷袭我!还想要偷袭我!那么你先死去吧!”依仗着自己的判断,这家伙竟然开始向着一个方向猛攻。

    不过,轻飘飘的,秦朗这时已经将自己的身子偏移,离开了刚才的攻击方位。

    然后看到背对自己,露出破绽的蔡长老,秦朗又是冷冷地一笑,现在,看你还怎么躲,现在看你还怎么招架!

    直接一个直刺,然后连上了势大力沉的三生剑决第三式,破斧沉舟。

    破斧沉舟,势大力沉,这是一招剑宗结丹期弟子才有机会修炼的剑式,现在在秦朗的手中施展出来,恐怕比那些结丹期剑宗弟子施展得更有神韵。

    为什么?因为秦朗掌握了剑意,剑决的剑意,才是一门剑法的精华所在。

    而剑宗结丹期弟子,修炼这一式的,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没有掌握到剑法的剑意,在他们手里,这剑决第三式,就是虚有其形,是攻击力稍大一点的剑招而已。

    但是在秦朗的手中,却不一样,三招剑式,因为剑意的缘故,它们都活了!

    砰!

    这一记扎扎实实劈在蔡长老的身上,防御法宝光芒被劈碎了,不过,到底是结丹中期的修士,这个蔡长老可比两个同伴防御强多了,这一记只是让他重伤,并没有要到他的命。

    不过,在秦朗的眼里,受了重伤,跟那些死去的家伙也没什么区别了,区别或许有一些,就是一个死得早一些,一个死得迟一点。

    “再来啊!”秦朗再劈出一记,这一次只是图快速,并没有用上剑招。

    不过,这一次蔡长老脚下一滑,居然躲开了。

    这让秦朗有些惊讶,这一招步法很惊妙啊,比自己的疾风步都好,这蔡长老看来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秦朗哪里知道,蔡家长老也是被逼无奈,虽然施展奇妙步法,险之又险地躲了过去,但对蔡家长老来说,面对秦朗的强攻,他却只能闪躲,无疑意味着耻辱!

    可形势比人强,秦朗的锋芒太耀眼,他也不敢硬着去阻挡,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份耻辱。

    “再来!”

    接着,秦朗又试了几手,这老家伙也是无趣,每一次都是脚下一滑,躲开秦朗的攻击。

    “蔡长老,您老还真是菜啊,就只会躲,你干脆去当老鼠好了,老鼠最会打地洞,最能躲。”

    秦朗占据了上风,但不忘出言扰乱蔡家长老的心性,毕竟现在对方仗着步法,即使处在下风,可也没遇到真正的危险。

    “竖子你敢羞辱老夫!等着,我一定灭杀了你!”

    蔡家长老头发都根根竖立起来,显得十分恼火。

    他堂堂结丹散修,蔡家中地位又十分尊崇,居然被秦朗这样羞辱!

    “呵呵,杀我你就别想,还是想想自己怎么活命吧。”秦朗冷笑道。

    “这个步法不错,只是一招,却是变化无穷,如果自己也能够学到就好了。”

    秦朗也不急着施展杀招,而是继续戏耍一般逗弄着蔡长老,想要套出这一记步法的精妙之处,然后将之偷学过来。

    他的领悟力也是很经的,试了五六次之后,就已经差不多将这一记步法的几个动作要领琢磨透了,不过,这步法应该是还有口决的,这个估计蔡长老打死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所以,现在的秦朗也只能算是学到了这一记步法的外在形态,还没有学到这一记步法的内在神韵。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通常学到叔法的外在形态就很不错了,多少也是有些收获的。

    秦朗打算以后将这一记步法招式,跟疾风步结合起来,让自己的疾风步得到加强,变得更加的强大。

    在修真界,不少的顶级功法,当初也是集百家之长,而不断改进创造出来的,如果秦朗能够持之以恒,也未尝不能自己创造出一门强大的功法出来。

    这时已经琢磨出蔡长老的套路,秦朗也没有心再跟这个家伙操练了,直接出了几记杀招,将这个结丹中期的蔡家长老给灭掉了。

    毕竟,结丹中期的长老,根本就看不到秦朗的影子,黑色小珠子的强隐功能太强了,跟这样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战斗,也实在太吃亏了。

    可以说,蔡长老不是败在秦朗的手下,而是败在了黑色小珠子的神奇能力之下。

    不过,这两者之间也没有什么区别,至于现在的秦朗不会计较这些了。

    至此,陈云雷与蔡家三人的追杀小队,全军覆灭。

    而现在的秦朗,干起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打扫战场。

    那些死去修士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一些的散修可能没办法,但是秦朗有幽冥鬼咒可以强行破解这些储物戒指,所以一切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秦朗打扫战场,绝对比修真界任何一个修真者要干净彻底,除了死者的内裤不要,其它有价值的东西,统统扫走。

    由于这四个家伙都是结丹期以上的存在,秦朗现在的收获,也是非常巨大的。

    灵石一百来万。

    法器,法宝十来件,价值至少一二百万。

    其它杂物,也有五十多万的价值。

    而秦朗收获的最有价值的是一件防御法宝,结丹中期的蔡长老身上的一个中品法宝级别的护心镜,这件法宝他准备自己留着,以后给自己用。

    前提是,干掉修真家族蔡家整个家族的人之后,才能用,不然,他也会担心,这法宝中的神识印记会被蔡家发现。

    除了法器、法宝和杂物,还发现一些丹药,都是自己用得上的,秦朗都收下了,留给自己用。

    另外,在散修陈云雷的储物戒指里面,秦朗还发现了一瓶十香软筋散,这是一种奇毒,跟华夏一本武侠小说中的毒药名字一样,却比那毒药药性烈多了。

    这东西,只要闻到一点,就算是修真者,结丹期以下都是立即倒下,结丹期以上,也是头昏眼花不能自已。

    拿到这瓶烈性**毒药,秦朗暗自庆幸,几次对敌陈云雷都没有对自己施展这种毒药,这才让自己侥幸过来,不然,恐怕躺下的真是自己了。

    这种烈性的**毒药太可怕了,秦朗如果中招,除非提前含服了王母草,不然就是一个立即倒下的下场。

    不过,他也不知道,陈云雷也是郁闷,这毒药其实也是最近几天才得到的,之前对付秦朗,根本就没有呢!

    不然的话,陈云雷也不是傻瓜,有这么好的**毒药而不知道使用,还要费那么大力气来对付秦朗。

    另外,意外的发现,法阵上还有三个死亡的散修,尸体虽然被人摸过,储物戒指中的东西想来都还在。

    秦朗想道:“你们几个既然已经死了,那么,身上的东西想必也用不着了,就由我帮你们保管好了。”

    将三个散修的东西都收取了,不过,其中一个人是张兴德的,秦朗却不打算动用他的物品,只是把这个储物戒暂时收起来。

    他准备以后找机会,把储物戒指包括里面的东西,全部交给张阿花或者刘鼻涕,这两个家伙是张兴德的后辈,最有资格拥有这个储物戒指。

    秦朗也是讲良心的人,张兴德一看就知道,明显是受自己牵连被陈云雷这四人给干掉的,所以有机会的话,他准备帮助张兴德两个后辈一把,也算是了一段情谊。

    这次搜索完毕之后,秦朗的身上又有四十万灵石进帐,另外又有四件是法器法宝,还有一些杂物。

    不过,这四件法器法宝,并不是很适合自己的东西,他都准备以后处理掉。

    “奶奶的!发财了,发财了,现在赚大发了啊!”

    秦朗现在开始身上的财富,积累得有些吓人了,如果细细清点一下,就算是结丹后期乃至元婴期都会感到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