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强势宠爱:大叔染指小甜心 > 正文 番外篇15他是我哥哥
    番外篇15他是我哥哥

    童铭从后视镜里注意到楚苏脸色煞白,吓了一跳:楚楚,你怎么了?

    翟弋和宫哲都转头看过来,楚苏终于回神。

    她扑过来,一把抓住了翟弋的领子,形神具裂:你说什么?你说谁牺牲了?

    宫哲坐在副驾上,见楚苏没轻没重的,生怕她弄伤了翟弋,就探身过来,一把抓住了楚苏的手,沉声喝道:放手!

    楚苏却紧紧瞪着翟弋,已经泪流满脸。

    你刚才说谁?是文景吗?真的是文景吗?他牺牲了?真的吗?你认识他?他真的牺牲了?不,我不相信!

    翟弋皱眉。

    宫哲和童铭对视一眼,童铭把车停在了路边,接着就拉车宫哲的手:你松手,别吓着了楚楚。

    楚苏已经泣不成声,她抓着翟弋衣襟的双手直接泛白,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中涌出来,满眼悲伤。

    楚楚,文景是你的亲人吗?童铭看见她哭,心疼的不行了。

    另外几只见翟弋的车子停下来,都围了过来。

    于是,几个大男人就围着楚苏,看着她痛哭。

    六年前,部队上就专门派了人来慰问文景的家属,他们送来了文景的军装等遗物。

    没有遗体。

    他们说文景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就这么轻飘飘一句,因为文景执行的任务属于保密范围,所以没有人知道文景到底是怎么牺牲的。

    楚苏一直不相信文景死了,她没有看见文景的尸体,就坚决相信文景肯定是还活着。

    也许他受了很重的伤,被山里的村名救了。

    也许他狗血的失忆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所以她才会上军校,才会当兵,才会出现在Y国的阿苏镇。

    她是来带文景回家的。

    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些人口中听说文景已经牺牲的消息,楚苏一直的坚持仿佛顷刻间就被击溃了。

    文景已经牺牲了,不是从官方口中,而且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证实,他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翟弋看着埋在自己胸前这颗黑漆漆的脑袋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他感觉到胸前的衣服被楚苏的眼泪打湿了,那眼泪仿佛带着灼人的温度,烫得他心脏也跟着一阵阵的抽着疼。

    童铭拍了拍楚苏的背,文景这个名字他听说过,并且他也知道,这个名字在飓风是禁忌。

    童铭年纪比翟弋和宫哲小了几岁,文景牺牲的时候童铭刚进飓风不久,对文景的事不是很清楚。

    刚准备安慰安慰她,翟弋发话了:出发。

    老大发话了,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车子重新上路。

    车里只剩楚苏的抽泣声,后视镜里,翟弋侧着身体一动不动,任由楚苏哭倒在他怀里。

    童铭和宫哲对视一眼,眼中划过一抹惊讶。

    这要是以前,翟弋早就把怀里的女人推开了。

    童铭撇撇嘴,怎么看怎么觉得后座上的两人此时的状态很诡异。

    等楚苏哭够了,翟弋胸膛前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不好意思,参谋长,我,我事态了。说话的时候,眼泪依旧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翟弋:……

    童铭简直都要替他家老大着急了,尼玛多好的投怀送抱的机会就这么浪费掉了,老大是木头做的吗?都不知道把人家小姑娘好好搂紧怀里安慰安慰?

    真是活该三十四了还是光棍儿一条,活该活该。

    楚楚,没关系的,你别难过。童铭正准备问问楚苏文景是她什么人,宫哲在旁边轻轻咳了一声,于是到嘴边的问题就没有问出口。

    也是,除了亲人,还有什么人能够让一个女孩子哭得失态呢?那肯定就剩情人了啊!

    据说那个文景长得文质彬彬的,六年前的话,楚楚这丫头才十几岁,难不成两人是青梅竹马?

    这么一想,童铭的心里顿时就不是滋味了,青梅竹马什么的,多么让人蛋疼的关系,谁都干不过啊。

    楚苏没有抱着翟弋哭了,她把脸转向车外,默默的流泪,那个样子简直把人心疼死了。

    这时,首长大人又吭声了:文景,就是我说的那个兵,跟你一样,对方位非常敏锐。

    楚苏:……

    翟弋:他也是信息工程专业毕业的,是我带过的玩电脑最厉害的兵。

    楚苏还记得十六岁生日那年,文景送给她的礼物是一枚二等功的勋章。

    据说那次他们大比武,他立了大功,后来……

    后来过了半年,她就收到了文景牺牲的讣告。

    车子到达吉垭村的时候,楚苏的情绪已经稳定了

    早就悲伤过了,这一次不过是最后的爆发而已。

    文景真的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一个人……

    连最后那点幻想都破灭了,连自欺欺人都没办法了,文景,真的已经死了!

    眼泪簌簌的往下滚,怎么也止不住。

    楚苏没有来过吉垭村,不是她找不到这个地方,是高虎不准她来。

    吉垭村可以说龙潭虎穴,这里以前遍地都是制作鸦片的小作坊,来来往往的都是毒品贩子和走私贩,这里的村名据说是闻着鸦片的味儿长大的,从小就吸毒玩枪。

    这不是高虎吓唬楚苏,这是真的。

    就算现在,虽然政府已经下令禁止种植鸦片,但是这地方山高皇帝远,又被地方武装控制着,政府根本就不敢管,也管不了。

    车子没有进村,而是拐了个弯儿,朝一旁的小路驶了过去。

    七拐八拐的,又过了大半个小时,车子最后在一个山谷口停下来。

    几辆没有牌照的越野车停在人迹罕至长满野草的路上,楚苏跟着翟弋他们下了车。

    进了山谷,隐约可见一处废墟,残垣断壁隐藏在灌木和草丛中。

    翟弋指着那片废墟说:文景就是在那里牺牲的,曾经,那里是当地最大的毒品生产厂。

    文景只是个特种兵,他为什么会在毒贩子的毒品生产厂里牺牲?

    这个问题大家心里都有了答案。

    文景,他……楚苏哽咽着说:他是我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