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首席的掌心至爱 > 正文 第597章  那条项链,有什么意义?m.aiqu.la
    唐墨擎夜并没有立即跟上,过了十来秒,才快步追上她。

    “等一下。”他拉住她的手臂,“你把戒指戴着。”

    “不要。”萧雅白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跟着才看清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条项链,将戒指串进链子里。

    “我已经让步了,没让你将戒指戴在手上,你就让我如愿一回,当成项链戴着,别人也不会注意到的。”唐墨擎夜的语气一半强势一半商量。

    “我已经有项链了。”萧雅白婉言拒绝,将藏在衣服里的项链给拎了出来。

    唐墨擎夜一眼就能看出她戴的这条项链猜出大概价格,那颗红宝石那么小,还不是什么优质的宝石,估计也就一万块左右。

    “把这项链摘了,换上这个。”他强势说。

    “不换,我就喜欢这个。”萧雅白语气坚定拒绝。

    这是十一年前,小兔送她的成人礼,小兔拿攒了很久压岁钱买给她的,意义非凡,就算拿再昂贵的东西跟她换,她也不换。

    唐墨擎夜并不知道这条项链的重要意义,以为她只是不想将自己送她的戒指戴在身上,才这样说的。

    他一把抓住她颈上的项链,用力一扯,断了,随手扬飞了出去。

    “唐墨擎夜你……”萧雅白脸色一白,慌乱地摸了摸脖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啪’的一声,她用力地、狠狠地甩了唐墨擎夜一耳光。

    眼眶通红,被气差点儿哭出来。

    “唐墨擎夜你这个混蛋!”她恨恨骂了句,朝着他扔项链的地方跑去。

    一条最多一万来块的项链而已,唐墨擎夜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想到她哭着跑开的画面,心底顿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他刚才并没有注意周围的环境,这时才看到他扔项链的方向是一个荷花池。

    此时是冬季,荷花池里只有干枯的荷叶,以及荷叶梗。

    而萧雅白已经跑到荷花池边,此时正脱着身上的外套,以及鞋子。

    唐墨擎夜看她正打算跑下荷花池里,吓了一跑,立刻跑到她身旁,阻止她下去。

    “混蛋!你放开我,唐墨擎夜我特么是不是挖你祖坟了?”萧雅白眼眶红红的,还流着眼泪,奋力挣扎,并且用脚 踢他。

    不过她已经脱了鞋子,脚掌踢在他腿上,疼的是自己。

    “那条项链,有什么意义?”他神色严肃地问。

    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腰,将她按在怀里,无法挣扎。

    以她现在的经济能力,这条廉价的项链,不至于让她客观大反应,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这条项链肯定具有特别 的意义。

    “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滚开。”萧雅白用力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控制。

    “对不起。”唐墨擎夜真诚地道歉,松开了抓住她手腕的大掌,轻柔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温声哄道,“你别下去,池塘里的水很冰冷,我这就让人帮你把项链给找回来。”

    “你放开我。”她神色冷漠,特别抗拒他的拥抱。

    他依言松开了扣住她细腰的手臂,怕她会冲动跑到荷花池里,大掌抓住她的手腕,弯腰将她急忙中丢在地上的外套捡了起来,拍掉灰尘,披在她肩上。

    “我这就打电话让人来打捞,你快把衣服穿上。”

    说着,就打出手机了个电话。

    萧雅白转身走了几步,眼睛红红地站在荷花池边望着池中。

    想到唐墨擎夜竟然把她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丢了,她就恨不得打死他。

    这个混蛋!

    唐墨擎夜打完电话,拴起她脱 在地上的鞋子,走到她身旁。

    “我看那条项链不值什么钱,就以为你只是不想将我给你的戒指戴在身上,才用那条项链当挡箭牌的,就没多想也没多问,就……我自小就是天之骄子,霸道习惯了,容不得别人拒绝我的意,你总是拒绝我,可只要我耍无赖,你就拿我没辙了;这事,我也是这样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缓缓解释道。

    萧雅白对他的话恍若未闻,一动不动站着,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

    他把鞋子放在地上,脱下身上的外套垫在荷花池边的护栏上,然后双手压着她的肩膀。

    “坐下,把鞋子穿上,那些打捞的人,很快就来了,要是项链找不回来,我任凭你处置,绝无怨言……”

    萧雅白神色冷漠,抿着唇瓣,挥开他的手。

    唐墨擎夜的手被她回来,又立刻放在她的肩膀上,用了很大的力气,把她按坐在护栏上。

    “别乱动,脚受凉了,很容易感冒的。”他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抓着她的脚腕,把脚抬起来,拍干净脚底的灰尘。

    脚掌有些凉,他的大掌很暖,双手紧紧捂着她的脚 ,等暖了,才帮她把袜子,鞋子穿上。

    换另一只脚,亦如此。

    很温柔,很体贴,大抵是为了弥补自己犯的错。

    萧雅白看着他放下所有架子讨好自己的样子,顿时就气不起来了。

    只是想到他把自己视为珍宝的项链扔了,她虽生不起他的气来,眼泪却控制不住掉落下来。

    “你别哭,项链肯定能找回来的、。”一看到她的眼泪,唐墨擎夜就手足无措,无比慌乱。

    “滚开,我不想看到你。”萧雅白哽咽着转过身,不看他。

    “你别生气了,我是混蛋,你跟混蛋生气,太有失格调了。”他在她旁边坐下,跟她一起等打捞的工作人员。

    期间,他打了个电话给导演,简单地跟导演说了下,下午没法拍摄男女主角的戏份。

    导演听他这么说,连连笑着表示知道了。

    毕竟这部剧是Kr·C国际独自投资拍摄的,砸钱的是老大。

    完了,又打了个电话跟影视城的管理者打了声招呼。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打捞的人赶到了。

    荷花池里的水抽干,接着是过滤淤泥。

    花了四五个小时,夜幕降临,才终于把萧雅白的项链找到了。

    “我帮你把项链拿去修复好,再还给你。”唐墨擎夜看她紧紧地将那项链握在手心里,像失而复得的珍宝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