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彼世传说 > 正文 40 不久人世
    几日后的黄泉酒国里,李弃面对着一桌子的菜,狼吞虎咽地吃着,此时左月坐在她的旁边,笑眯眯地看着李弃。桌子上摆着:酸梅汤,糖醋鱼,醋溜排骨,酸笋炒鸭健,泡菜,酸汤鱼,醋溜土豆丝,醋溜大白菜……

    “月娘……你知道吗?我已经有20年没吃东西了……”李弃边吃边说。

    “小心吃撑了……”月娘骂道。

    “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月娘你做的菜完全合我的胃口了,以前你的菜,淡得跟白水一样……”说到了这里,李弃不由得感慨道。

    “这是你爹点的,哦,看来他真的很了解你嘛……”左月笑眯眯的说道。

    突然李弃停住了,左月讲起的人突然间让她很难面对,“不是,他不是我爹!”李弃几乎是刻意地说道,似乎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我知道,夜先生跟我讲过,上辈子是嘛!”左月解释道。

    “错!”李弃拿着筷子,举了起来:“上辈子他只是我的养父而已!我生父是谁我也不知道,他更不清楚,这世上再也没人晓得了。”

    “我知道你还气他把你杀了……”左月为夜说起了好话:“你爹他是无心的,你的死让他痛不……”

    “他活该!谁叫他是冷血动物,一点人性也没有!”李弃打断了月娘的话反驳道。

    “哎呀,别这样,毕竟人家好歹养大了你一场……”左月又劝道。

    “那是有原因的,他才不想养我呢。反正你别劝我了,要不是因为你,他在这里这么碍眼,我早回后土世家了再也不呆在这儿了。”李弃话锋一转,原本高亢地声音突然低沉下来,可是话刚出口,李弃心中又好是犹豫,于是改口道:“算了算了,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和他再说一句话了!”

    “这……”左月还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开口。

    看到左月忸怩的表情,李弃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月娘,不会吧,他真的又成为我的爹了?”

    “啊,你说什么?”左月一下子跳了起来。

    “即使夜以前不是我爹,如今你和他有关系了,他还又变成我爹了,不过,应该说继父才对,天啊,我李弃这辈子都躲不了夜了,养父变成继父,说不定哪天真变成生父了!”李弃鄙夷地看着月娘。

    “作死的,你说什么!继父,老娘我跟他是清清白白的。”左月不由得狠狠地打了一下身边的李弃。

    “清白?清白怎么我倒在他家门口你也在里头,大半夜的,黄泉酒国不呆着跑人家那里男女两人孤身呆在一起,一定有问题!什么干柴烈火的……”李弃一个躲闪避开了月娘,然后怀疑地说道。

    “小丫头,你才几岁就知道这些。”左月骂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前世几岁死的。”李弃反驳道。

    “没有,我们之间真没什么,他……眼睛不好,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我只是在酒肆打烊后经常……给他收拾东西罢了。”左月声音底了下来。

    “眼睛不好,月娘你分明就喜欢人家嘛……”李弃倒也是很直接。

    “喜欢!”左月一声冷笑:“喜欢那又怎么样?我是什么人,原就是个下九流的人,又是一个寡妇,一个被别人说成是为了寿命才嫁给李重歌的不要脸的女人,即使我真的对他好,但我配得上他吗?即使他同意,即使他真的也喜欢我,我也不能嫁给夜,这样我怎么对得起李重歌!跟你说,这些年我们规规矩矩的,他从不越雷池一步,总是那样冷淡,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过,我是清白的,我也不怕多被别人说几次,这种关系很好,相互照顾,相互喜欢,相敬如宾,够了,够了……”左月几乎自言自语地说道。

    “没有,你没那么想不表示他不这么想,你看,都搬到你家旁边来住了,我很了解他,你别看他什么也不说,行动就能出卖他,他绝对对你有意思!”李弃提醒着月娘。

    “是,我也知道她对我有意思,可是是真的吗?真是对一个寡妇左月有意思吗?其实我也知道,也许我让他会想起以前让他刻骨铭心的人来了,我曾问过他那段故事,他总是不说,我知道她叫婀城,他老错口这么叫我,也许婀城死了,他拿我来当一个代替品……”左月说着说着有些嫉妒了,“我是左月,不是什么婀城,他喜欢的是很像我的婀城而不是左月,哼!我左月岂是外面人说的那样,见了男人就会扑上去的?他对我从来规矩,从来也没有说过一句暧昧的话,我左月岂会随便嫁给一个对我不冷不热的人?即使我喜欢那又怎么样?很多事情已经不一样了,不会再回去了,他想再当你爹,没门了!”

    “他就是这样,永远不冷不热的,即使很喜欢也不会说的,大概他这辈子也没跟婀城表白过什么,”李弃正时反而为夜辩驳起来,“不过月娘,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在一起,李轻狂也叫你赶快嫁人,不要在为李重歌背负过去了,改嫁吧,夜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绝对很专一,我被他养那么大从来没见过他还喜欢什么女人……”

    “想我改嫁!想我们结合?他不表示点什么老娘是死都不嫁的,你怎么反而为他说话了,怪不得你是他从小养大的,真是父女同心……”

    “哦!这么说,假如夜表白了你就同意了?”李弃兴奋地站了起来,跑了出去:“我去跟他说……”

    “喂,回来,你不是说你再也不理他了吗?”左月叫道。

    李弃冲出黄泉酒国的后门,却见夜早就站在门口,这让李弃觉得全身尴尬,夜如今是瞎了,可耳朵不聋啊,她和左月这么大嗓门,是人都听到了,何况是眼前的夜。

    不仅李弃觉得不好意思,连夜也觉得尴尬,不过李弃跑得太快了,夜本想躲开,可发现自己的行动根本不如李弃那么快。

    “你……都听到了……”李弃不冷不热地说道:“好歹也回句话吧。”

    夜陷入了遐思,半天也不说些什么。

    “你是不是还想着婀城啊,心里根本放不下她啊……”李弃于是问道。

    夜顿了顿,摇摇头。

    李弃开始急了,“难道你不喜欢左月?”

    夜毫不犹豫地摇摇头。

    “还是你不好意思说?”李弃又问道。

    扪心自问,夜根本放不下左月,他本想离开,让左月过正常的生活,可他做不到,夜希望在自己最后的岁月里,能守护在左月身边,然后静静的离去,他不希望左月真的嫁给他,哪一天自己就这么去了,夜不想左月像他当年一样伤心了。于是夜再次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命不久矣,不想害她。”

    “呵呵,不久人世??!”李弃觉得夜说出这种话好可笑,“你说你会死 ?呵呵呵呵……”

    夜点点头,然后,摸索着抓住了李弃的手:“所以从今天起,给我学习法术!”

    “为什么?我?”李弃一听,嘲讽道:“怎么,学会你所有能力就为了杀人吗?”

    夜没有说话,抓住李弃的手忽然间松开了。

    “我只是个普通的人,想过着普通的生活,你即使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我也不稀罕,我不想再当你的杀人工具。”李弃瞟了夜一眼,看着他略有些失落的表情,似乎是不甘示弱地说道。

    也许,李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可直觉告诉自己其实夜是为她好,但李弃还是想这么顶嘴过去,为了昼,为了自己一个不知名的理由。

    夜还是没说什么,但李弃看得出他想说很多很多话。

    也许在李弃心中,夜已经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让她崇拜的魔神了。

    “我没想叫你杀人……”许久以后,夜淡淡地说道。

    “那你想干什么?!”李弃冷冷地问道。“学一些我也许根本没有用的东西?!为了什么!”

    “傻瓜,我死了谁保护你啊……”忽然夜脱口而出。

    从没见过夜这么动情的说话,李弃诧异地望着夜,不知怎么的心中揪了一下,看着他鬓角的白发,想起了这个曾经很像自己的养父,抛开夜曾经的杀戮,李弃想起了很多很多往事,扪心自问,夜真的把自己当做杀人工具了吗?夜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着想。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让李弃不得不想到这句话,也许现在的夜对自己的伤害还跟刀刻似的在心中疼着,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她还是鬼使神差的听从了夜的话,不忍心再反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