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执行者事务所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林瑶听到凌子琪的话,猛地抬手,把西岳和李冉吓了一大跳,“阿瑶,你怎么了?”

    林瑶的脸色异常苍白,抿抿嘴角,开口,“……没什么,你们还要再点些什么吗?”林瑶面上勉强地笑着,心,却一点一点下沉,林瑶瞪着眼前的凌子琪,“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么大费周章,这么算计,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说,她寄生在凌子琪的身体里是为了其他别的目的?

    凌子琪擦去手上的污渍,纯白的餐巾纸露出了点点黄色的油腻,“呵,我可没有什么目的,我只不过是实现这具身体的愿望罢了,她最想要看到的事情,就是你身败名裂……”

    凌子琪看着林瑶,眼眸中露出了些精光,“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还有之后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若是你不能找出那些人,我就会把一切都曝光,当然,剧情肯定不是你所知道的这样……”

    林瑶捏紧了手中的餐巾纸,一旁的扶桑将手放在林瑶的手上,给林瑶一些支撑,“别害怕,我还在你身边,我会帮着你的……”

    凌子琪嘴角勾起一抹嗤笑,“是吗?在幻境里面可不是这样的,怎么,一出来,你就全忘记了吗?”凌子琪说着,瞥了一眼林瑶,林瑶眼眸中全是迷茫,凌子琪心中疑惑,还是继续开口,“幻境中,你可是抱着别的……”

    “够了,”扶桑突然站了起来,“你不就是想要玩吗?我们奉陪就是,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们,不许再动手脚……”

    凌子琪点了点头,“自然,我冥姬可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

    一旁的西岳和李冉看得一愣一愣的,只觉得自己像是错过了什么一般,怎么吃了一口肉,世界就变得陌生了?西岳和李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到了茫然。

    林瑶开口,“把西岳和李冉送回去,不要伤害她们,还有,抹去她们此时的记忆……”

    李冉和西岳:……

    这种事情,当着我们的面直接说真的好吗?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好歹我们也是有灵魂的群众演员……

    凌子琪点了点头,抬手,直接抹去了有关于冥姬的记忆,“还有不到11个消失,祝你好运……”

    凌子琪说着,抬了抬手,身边的西岳和李冉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跟在凌子琪的身后,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不刻意观察,一时半会儿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凌子琪走后,林瑶回到执行者事务所,换了一身衣服,就准备去A大,苏晨看林瑶行色匆匆,不由得开口问了一句,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苏晨叹了一口气,“原本不愿意告诉你们,但是现在看来,怕是不告诉你们不行了,”苏晨说着,从胸口处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上面印着两个字:叶欢。

    林瑶接过,“这是?”

    苏晨开口,“你们见到这个人就知道了,她是叶墨的母亲,当初,她也是从那片树林里走出来的人,我们约好了,不问彼此过去,原本我也想着将这件事情深埋起来,只是造化弄人,没有想到,今天还是破戒了……”

    苏晨倒咖啡的手微微颤抖,“你知道,为什么我想要开一家咖啡店吗?因为我们第一次想见就在一家咖啡店里面,若是你见到了她,帮我跟她说,这几年,我很想念她……”

    林瑶不解,“您为什么不自己跟阿姨说呢?若是您开口,阿姨应该会很开心的……”

    苏晨摆了摆手,“我们之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等这一次的事情完结之后,我再告诉你,如何?”

    林瑶点了点头,向着苏晨鞠躬,“谢谢您,叔叔……”

    扶桑对着苏晨笑了笑,嘴角满是感激,苏晨点了点头,“去吧,孩子们,这是属于你们的世界了……”

    出了执行者事务所,林瑶低头看着手上的名片,名片被保存得极好,像是崭新得一般,叶欢,林瑶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只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像是曾经听到过一般,一想起往事,林瑶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快要炸掉了一般,林瑶蹙眉,不愿意再想……

    扶桑见此,为林瑶轻轻按着太阳穴,“一切见到叶欢阿姨,就知道了。”

    很快,按照名片上面的地址他们找到了叶欢的家,林瑶有些忐忑,不知道叶欢搬家了没有,若是……

    门铃叮铃铃地响着,里面的人应了一声,开门,眉目之间与叶墨有些相似,林瑶几乎一瞬间就认定了眼前的人绝对是叶欢。

    “你好,请问你是叶欢阿姨吗?”林瑶开口,“我们是听苏晨叔叔说了,才过来的……”

    回应林瑶的是一声巨大的关门声,毫无征兆,林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觉得叶欢有些奇怪,看苏晨叔叔的样子,她们明明应该还有余情,可是为什么,叶欢会是这样的反应?难道她不愿意见到林瑶?

    扶桑见此,朗声道,“叶欢阿姨,你好,我是扶桑,据说我小的时候您还抱过我,今天,我们过来,是有意见事情想要请您帮忙,您看……”

    叶欢隔着门开口,“当初我们便承诺过,不再相见,他破戒了不意味着我会破戒,我不会见你们的,请回吧……”

    林瑶心中着急,叶欢如今是她手中唯一的线索,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放弃,一想到学校里面的人的生命都在她的手里,她就觉得自己的任务很是艰巨,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多是因为那些人,那些都是无辜的人,林瑶不愿意伤及无辜。

    “前辈,”林瑶直接跪了下来,古人不是最讲究诚意吗?林瑶开口,“前辈,我如今的唯一希望就是您了,我身上背负着人命,若是不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找到他们,他们就死了,我……”

    叶欢似乎嗤笑了一声,“果真这般无私吗?来救我,还一幅慈悲济世的模样,最讨厌的便是你们这种人了……你不必在我这儿浪费力气,有这个时间,不如想想怎么找出那些人吧,希望可都在你身上……”

    扶桑将林瑶扶了起来,“不要求她了,她铁了心不会帮我们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儿浪费力气,依我看,我们还不如去学校找一找,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线索……”

    林瑶还是不甘心,看着那道门,似乎在盼着下一秒,下一秒能够再次打开一般,扶桑心疼,林瑶的心中压了太多的事情,扶桑想着,心中悄悄下了决心,“……我们先回去吧,我想想办法……”

    叶欢感觉到他们离开,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上楼,一转身,却被眼前的男子吓到了,“你怎么在这儿,你不应该跟着那个女孩离开吗?”

    立在叶欢面前的人正是扶桑,原来转身的时候,扶桑捏了一个法术,现在陪着林瑶的只不过是扶桑虚化出来的自己罢了,若是不能够帮着林瑶达成自己的愿望,扶桑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离开,眼前的叶欢就是最后的希望了。

    扶桑开口,“前辈,我……”

    “你的来意我很清楚,我说了不帮就是不帮,你请回吧……”叶欢很是坚决,直接拒绝了扶桑,“在我这儿耗着是没有意思的……”

    扶桑不离开,只无形地用威压震慑着面前的人,叶欢本身不过是一个凡人,没有执行者的能力,叶欢的嘴角溢出丝丝鲜血,“若是我没有记错,你这样做是违反执行者法规的,对一个普通人用法术是被禁止的……”

    “……我知道,”扶桑自然知道,“前辈倒是清楚,就是不知道是前辈先受不住,还是我的惩罚先来……”

    叶欢听出了扶桑的言外之意,皱了皱眉头,她倒是没有想过扶桑会变成这个样子,正如扶桑所说,在扶桑小的时候,叶欢曾经抱过扶桑,可是这份情谊毕竟淡漠,如今在扶桑心中,最重要的还是林瑶。

    可是扶桑忘记了,能够在执行者事务所呆的人,本身还是有过人之处的,虽然叶欢看起来弱不禁风,叶欢打量了眼前的扶桑,“你没有安全感……你害怕,你在害怕什么呢?”

    扶桑只觉得自己的隐私被窥探了,“你……你会读心术?”

    这算是比较特殊的异能了,叶欢曾经应该也是一名执行者,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离开了执行者事务所,直觉告诉扶桑,这件事情,应该与苏晨有关,应该与那片寂静无声的树林有关,应该与附身在凌子琪身上的冥姬有关……

    “你害怕失去林瑶,”叶欢的声音像是带着魔法一般,“你看到了什么?你的心,有一处很是薄弱,那是什么?那是林瑶,林瑶的身体很是脆弱,你害怕自己护不住,哦……”叶欢叹了一声,“你是护不住她的,你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终究还是要离开你,会有那么一天的……”

    扶桑的心理原本就存在漏洞,在幻境中就体现过,只不过那一次,扶桑并没有重视,一心以为林瑶忘记了那一天事情,他就不必费心了,可是这些心理漏洞迟早会将扶桑推入一个更加恐怖的深渊,冥姬最擅长的便是制造幻术。

    如今,叶欢将扶桑的漏洞一一指出,从某方面来说,或许是一种解决办法,毕竟,不破不立,若是扶桑此时的心理不够强大,不如毁了,再制造一个。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扶桑体内的能力四处暴走,有些控制不住,扶桑的心理支撑不住了,“都是假的,对,都是假的……”

    叶欢叹了一声,“是真的,这是你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情,”此时的扶桑自顾不暇,原本的威压也就失去了它的效力,叶欢走到扶桑身边,“你要相信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想着逃避,这不是扶桑该做的事情,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支撑起他的一片天空,你的安全感不是林瑶给你的,也不是其他任何人该给你的,那是你自己该做的。”

    叶欢说着,转身上楼,不再管楼下已经快要走火入魔的扶桑,若是这一关他过不来,那他口中的事情也就不必掺和了,叶欢叹了一声,苦笑,“自己终究还是破戒了……”

    相守了这么多年的戒令被破,叶欢心中还是有些不安的,破戒也就意味着,那个人还是出来了,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她终究还是来到了现实世界,叶欢叹了一口气,迟到了这么多年的惩罚终于要出现了。

    扶桑还在与自己作斗争,这个过程没有旁人能够帮忙,只能靠着自己撑过来,扶桑心理上面的问题一次性全部暴露出来,不成功便成仁,扶桑要么拥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心理,要么彻底崩溃,这就是叶欢一向行事风格。

    林瑶回来的时候便看到一个倒在地上痛苦蜷缩的扶桑,正准备上前,却被叶欢制止了,“别靠近,现在正是关键时候,若是一不小心便会走火入魔……”

    林瑶只得退到一旁,“前辈,您……”

    林瑶心中有很多疑问,可是却不知道该问那一个,扶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位前辈到底是想要帮自己还是……

    “先坐吧,”叶欢倒了一杯咖啡,与苏晨磨出来的咖啡味道一模一样,“喝点东西,不知道他还要多久,都过去三小时了……”

    林瑶听到这话,心不由得下沉,也就是说,只剩下不到九个小时了,可是她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扶桑如今又是这幅模样,林瑶有些心不在焉,想了许久,还是站起身告辞,“前辈,我……”

    “怎么不坐了?”叶欢开口,“你不是担心他么?”

    “有前辈在一旁看着,我不担心,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林瑶说着,就想要离开,叶欢悠闲地抿了一口咖啡,“你现在是找不到的,那些人都被藏起来了,只有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才能够找到那些人,你现在去了也是白去。”

    既然已经破戒,叶欢也就不再顾忌了,“等着他吧,今天晚上,我和你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