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寒九的妖界 > 正文 第十七章 白不双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年华曾是领兵打仗的将军,又每夜刻苦练剑,他是高手。

    就算花半月的剑术,与年华旗鼓相当,但他手中是树枝,而不是真的剑。

    以常理而论,这一战,还没开始,花半月已经输了。

    然而,花半月是聪明者,聪明者不会做必败的事,他的树枝刺中了年华。

    入肉三分。

    血,慢慢溢出,年华忍痛作笑:“半月先生好剑法。”

    花半月凝视年华许久,终于抛掉树枝,唇角微扬:“我突然有兴致烹茶了,你今夜有此幸哉,能尝到一杯。”

    花半月转身走向书房时,招来丫鬟们的窃窃骂声,待他远离后,丫鬟们围住年华,纷纷替主人不平:“什么半月先生就是个骗子,王爷快赶他走吧。”

    年华轻笑,还剑入鞘,似乎已经等不及品尝到半月先生烹制的茶,立即追随去书房的方向。

    书房里,茶案旁,半月弄水,年华静候。

    滚水三沸时,半月斜目看年华:“你输的心服口服吗”

    年华点头轻笑:“半月先生所赐这一招,我记下了。”

    “你赢了,却认输。”半月嗤笑:“你真虚伪。”

    “半月先生的树枝上,共有七片叶子。”

    年华听着水沸,说起方才的一剑。

    “半月先生出手时,七片叶子从树枝上飞出,刺向七个丫鬟。”

    “你终于说实话了。”半月冷笑:“你眼力够快,剑也够快,能瞬间刺出七剑,破了我的飞叶流星。”

    “我的剑还不够快。”年华低头,轻叹一句:“否则,也不会被先生的树枝刺中。”

    “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刺穿你的咽喉”

    年华点头,他不得不承认:“多谢先生剑底饶命。”

    “你既然知道刚才我能杀你,还去救那七个丫鬟。”半月似乎笑年华白痴:“难道丫鬟的命,比王爷还值钱”

    “你错了。”

    自从半月进了王爷府,这是年华第一次否定他,如此决绝。

    “这间宅院里,没有王爷,也没有丫鬟,只有朋友。”年华直视半月:“我替朋友受先生一剑,这只是平常小事,我相信先生也一定是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对吗”

    花半月想了许久,提壶注了半盏白水,推到年华眼前。

    “喝了这杯水,我们说点朋友之间的话。”

    白水清亮,像姑娘眼中的月波,年华细细品水,舍不得浪费一滴。

    “先生烹的水,比天下所有茶都好喝。”

    杯盏放下时,半月开门见山:“你是妖,我也是妖。”

    “我早已知道。”年华轻笑,挑起眉毛:“所以”

    “你永远也不许回妖界。”

    他们在以水代茶时,涟漪就隐身坐在旁边。

    她更茫然了。

    花半月的目光里,已经敛起杀气,他不再想杀年华。

    但,他也不许年华回妖界。

    寒九,是来带年华回妖界的,花半月该怎么对他说

    晨露,朝霞。

    禁军校场上,是男儿们练功的呼喝声。

    风微兰和寒九穿插在其中,有模有样的做着教头。

    水竹影百无聊赖,远远的躲在校场角落,坐在古树枝杈间,独自几曲笛音。

    妙音婉转时,她突然轻笑:“在王爷府里做工这么闲吗”

    涟漪现出倩影,皱眉不解:“我的隐身术没有破绽,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是因为你的脂粉味。”水竹影收起白缨青笛:“你难道不知道,蛇信子寻味,是天下第一吗”

    “你要是不提,我都忘了你是条蛇呢。”

    涟漪调皮的笑,坐在水竹影旁边。

    “你来找我,是要说年华的事”

    水竹影的问题,让涟漪幽幽叹一口气:“不是年华,是半月哥哥。”

    “他”水竹影冷笑:“他不是在勾引吐蕃公主吗”

    话到嘴边,涟漪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告诉水竹影:“半月哥哥改了主意,他现在要阻止年华回妖界。”

    这句话,的确让水竹影愣住,花半月居然忘了为什么来人间

    “难道,他要与我们作对”

    水竹影的声音寒冷,似乎已视半月为敌,涟漪急忙解释:“其实,半月哥哥是有苦衷的。”

    “你不必替他说话,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在哪”水竹影跃下古树,心意已定:“我现在就去找他。”

    这次来人间,是要找到年华,带他回妖界,本来简简单单一件事,现在却越来越复杂。

    涟漪没了主意,她觉得伙伴里最聪明的就是水竹影,也许,她真的能想出办法。

    晌午时分,风微兰处处寻不到水竹影,有几分担忧。

    刚要与寒九说说,禁军头领却约了寒九单独会面。

    武人说话不喜欢遮掩,禁军头领直说了结果:“比武和亲只许六人,不能随意增减,否则,我中原便失信于女人,会遭天下耻笑。”

    “我不听困难,只听办法。”

    头领冷笑,直视寒九:“只要六个人里少一个,自然就空出一个名额。”

    “直接告诉我,你想少哪个”

    头领小心翼翼的望向门窗,从袖底摸出一张纸条,递给寒九看过,然后取回,烧成灰烬。

    纸条上写着一个名字,白不双。

    能出现在纸条上的名字,一定是参加比武和亲的人,而有资格和亲的人,必然不是小人物。

    京城里有两位白大人,是父子。

    父亲是翰林院大学士,儿子是皇帝亲封的虎啸将军。

    白不双,就是虎啸将军。

    头领给寒九看白不双的名字,只要不是傻子就会明白,他意在让寒九除掉白不双。

    寒九起身,喃喃自语:“如果下午校场无事,我想找个地方睡一觉,也许会睡到明天早晨。”

    “下午我亲自带军操练阵法,晚上杀猪宰羊,犒赏军士。”头领也起身,对寒九点头:“如果你睡醒了,就过来一起喝几杯。”

    看来,白不双已经活不过明天日出之前了,因为寒九和头领都已经找好了他死时,两人均不在场的理由。

    虎啸将军府很好找到,夕阳斜下时,有人登门拜访,约出白不双共同喝一杯。

    约白不双的人,是一个儒雅少年,却并不是寒九。百度一下“寒九的妖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