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script>_strwx();</script>    “阎罗叛逆。”

    沈傲华身边的看似宽厚平和的汉子双眼当中忽然放出两道寒光,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般盯着寒。

    寒条件反射地做出对战的准备,与阎罗阴寒目光猛烈交击,犹如实质一般。

    沈若凡挺身一步站在寒的面前,接下阎罗的杀气,双眼眯起,身上的杀戮刀意如海啸般涌动。

    阎罗闷哼一声,少有地在这方面压不住对方,只是沈若凡强自坚持道:“背叛阎罗者,死。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这条律令。”

    原本宽和的气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如毒蛇般的阴冷。

    阎罗最高首领,苏家之奴,没有本名,只有阎罗的代号。

    “她是阎罗的叛逆?”苏安骋看向寒,目光微微发凉。

    “一级石心,自幼被阎罗收养,代号寒,七年前与炎一同诈死叛出阎罗,数月前被发现,派出命追杀,结果命死,而无所踪。”阎罗面色冰冷地说出寒的资料。

    “原是叛徒。”苏安骋面色微冷朝秦爸爸道:“秦叔,我们清理叛徒,您该不会也阻拦吧。”

    “爸,寒是我朋友。”秦语曦略带急切地叫了声。

    秦爸爸虽然感觉这事不该插手,但作为女儿奴,他没有任何思索便道:“你们阎罗的事情我不管,但我女儿的朋友,不准动!”

    “秦叔,不是安骋不给您面子,只是阎罗的训练有阎罗的方法,凡是阎罗一级石心的,都接触到了些阎罗的核心机密,这些一旦传出去,我们苏家也会有麻烦,希望您能体谅。”苏安骋坚持道,虽然如此会得罪秦家父女,但也绝对不能让步,否则回去之后,免不了惩罚。

    说到底,无赖霸道,只是让人不想惹,却不是不敢惹,一切还是以实力说话,苏家不怕秦家。

    “老子这辈子就是不知道体谅两个字怎么写?话我是放这儿,你们阎罗要是敢动手,那老子奉陪到底,不过不管怎样,我女儿朋友如果死了,你是死不了,可你身边那条狗一定会死。”秦爸爸虎目张开,露出浓浓的杀气。

    苏安骋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地退了半步,受不了这股煞气。心中暗思苏家虽说是军方第一,但那是因为苏家动脑,秦家动手,可是如果论势力的广,苏家的武力未必及得上秦家,如果真拼起来,阎罗绝对要死,只是一命换两命,值与不值?

    阎罗首领为苏家誓死效忠,舍生忘死,将苏家利益置于自身一切之上,以当苏家奴仆为荣,没了一个,想要再补充,很难,但阎罗的保密性和规矩更重要。

    横竖一个奴仆,是否要舍?

    一脸杀气的阎罗浑然不觉自己的主人已经起了抛弃他的心思,只是如一头蛰伏的猛虎一般站在一边。

    “你可以尽管试试,把阎罗全派出来,刚好把这个机构取消的。”沈若凡忽然道。

    “我劝沈兄不要说笑,阎罗之强,并非你所能知晓,取消阎罗,没有人有这个能力。”苏安骋看向沈若凡道。

    “井底之蛙以为井口所观便是蓝天,我劝你老实些,否则你将会失去你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生命。”沈若凡眸中一点寒光闪过,苏安骋没来由的一阵心悸,眼中的轻视渐渐散去取而代之为凝重,“敢威胁我生命的人,你是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我送你一句话,人人平等,从来只是一句口号。你死了,就算沈家再暴怒也不能怎样,而我如果死,你整个沈家都会陪葬。何况你还根本杀不了我。相反,你会因为这句话而死的很惨。”

    “还是那句话井底之蛙以为井口所见便是蓝天。你让杜家的幽魂也一并来,反正都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丑,我替你清理些垃圾,而如果这些垃圾不乖乖被清理,做出了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我保证,你一定死在寒和我的前头。”沈若凡目光直视苏安骋。

    目光交锋,半晌,苏安骋忽然笑道:“好,我便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说着话,又转身看向秦爸爸道,“秦叔,有机会再来见您,还有公会合作的事情,您多多考虑。”

    说完后,苏安骋带着所有人离开。

    “苏哥,就这么算了嘛!”走远了后,杜陵不满道。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只是沈若凡又代表沈家又和秦语曦熟识,不能一般看待,把他底细都查清楚,再动手。”苏安骋道。

    “凡哥,你这样会惹大事的。”苏安骋前脚刚走,沈傲华就忙不迭地说道。

    “有什么事?”沈若凡没有从嘴巴里面说出来,而是用信息地方式发出去。

    “凡哥,这还是什么事情。苏安骋虽然的确该死,但苏家和杜家的势力也确实庞大,我们沈家能做的仅仅就只是自保,还不到反击的时候,如果苏家用尽全力对付我们,我们会损失惨重。你不该直接和他正面冲突,你想保护寒,可以转入暗地,进我们沈家大宅,苏家再厉害也不能进入。我们该做的是等待时机,等到武尊翻盘的时候。”沈傲华道。

    “逃避,是因为力量不足,而有力量又惧怕什么?寒的存在是因为威胁到了阎罗的秘密,但如果阎罗都不存在,那寒也就不是非杀不可。不要把苏家和阎罗势力混在一起,什么等级的对手,派什么等级的力量,杀鸡不用牛刀,我所面对的只会是阎罗和幽魂,而这是我所能面对的。”沈若凡想都不想地回道。

    沈傲华微微挑眉,惊讶于沈若凡的能面对,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沈若凡如此信誓旦旦地说着,他也不唱反调,继续道:“可你如此显著,一定会让其他人开始调查,你的身份很可能保不住。”

    “保不住?傲华,你是在逗我发笑吗?在你让我代表沈家的时候,他们不就已经打算要调查我了吗?更关键的是,在你们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二舅不就已经让人把我在国家记录里面一切的信息照片封锁,或者作假了吗?”沈若凡道。

    沈傲华惊讶地看着沈若凡,没有想到沈若凡竟然只从些痕迹就猜到这一点。

    “而且阎罗幽魂只会来刺杀我,所以不管怎样,死的都只会是我,不会威胁到沈家,苏家他们到此也算是给沈家警告伤害,不会再出手。所以你不用这么担心。”沈若凡道。

    “风哥,你就是沈家一部分,我们不会允许你出事,哪怕牺牲一切,这是爷爷临死前说的最后的话,沈家不存在抛弃。”沈傲华郑重地看着沈若凡。

    沈若凡心头微微一颤,态度终是软化几分:“我讨厌束缚,讨厌那里的一切,但不代表我没手段,因为教导我的是这世界上最阴险的几个人之一,我只是厌恶,不代表不会。你别忘了,驰骋纵横,纵横是三房出的,大房只有苏安骋一个人,如果我杀了他,嫡系就只剩下我一个人,老爷子是绝对绝对不会让我死的,相反他不惜一切地来保护我,包括杀了他儿媳,因为苏家的传承利益高于一切!”

    沈傲华脸上首次露出震惊的表情,难以置信地看着沈若凡,他终于知道沈若凡那句互相伤害的真正意思。

    的确,和苏安骋相比,他很弱势,无论是财力物力还是任何的一切,但只要苏安骋死了,那为了长房的利益,苏老爷子拼死也会保护他,就算是杜家再怎样也没有任何意义,相反老爷子可能会为了永绝后患,把杜家往死里打压。

    沈傲华看着沈若凡,感觉像是在看一个怪胎,忽然觉得天赋真的很重要,有些人他们生来就是怪胎,哪怕他们是成长在了鸡窝里面。

    沈若凡默然不语,这是最后的打算,他永远不打算用的底牌,苏家大少苏安驰已经死了,那便让他永远死去。

    只是万不得已,他不介意互相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