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剑鸣九天 > 正文 第1317章 是阴谋吗
    片刻过后,金乌大帝又道:“神族,混沌,黑剑士……”

    此言一出,李逸与公主凛然了起来,整个人都肃穆了,神族与黑剑士,他们可以理解,但混沌,这是指身旁这个家伙吗?

    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混沌?

    传说中,最为可怕的凶兽……

    帝子依旧不语。

    金乌大帝的声音徒然冷厉了起来:“我讨厌混沌。”

    帝子:“……”

    这个时候,他应该紧张的,但不知为何,显得很平静。

    金乌大帝转而望向神族公主:“鸟人,离我儿远点,否则相隔时空,我也要斩杀你。”

    公主窒息,很想说一句,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加害金乌。

    至于,到了李逸这里。

    金乌大帝却是沉默不语了,目光变得复杂,似乎想起了什么,那是悠久时代下的相遇,他们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只是相视了一眼。

    那个时候的黑剑士对他说了一句:“那条路很可怕,别走了。”

    可惜,他没有听,执意要上路,结果整个种族都陨落在那里了,他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抱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子嗣。

    来到日月湖,那些家伙联袂出手。

    呵呵……

    难以忘怀的一段岁月啊!

    金乌大帝似而非笑,心中有悲,也有哀。

    这时,李逸开口:“前辈,那条路真的存在吗?”

    他远赴而来,便是为了证实那条路的是否存在。

    金乌大帝开口:“存在,也不存在。”他见到了那条路,所以,那条路是存在的,但他没有走到尽头,也看不到前方的路,所以,也是不存在的。

    很矛盾的回答。

    李逸沉默片刻,又问道:“前辈,你见到了什么?”

    说实话,贸然问出这句话,并不明智,也很不礼貌,但他很渴望得到答案。

    金乌大帝回答:“光芒,黑暗,杀戮,血流长河,过去,现在,未来,那条路充斥着很多很多……”言语根本无法讲述出来。

    李逸沉默了。

    身旁的公主转了转眼珠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族先祖,真的陨落在那里了吗?”

    金乌大帝不语。

    公主讪讪,也没有说话了。

    半个时辰左右,金乌一声惨叫传来,李逸两人欲要前行,却被巨力挡住了,金乌大帝冷冷的说道:“与你们无关。”

    两人相视一眼,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恐怕不仅仅是给予空城泪那么简单,有可能还有一些传承,又或者是一些可怕的淬炼。

    时间流逝。

    金乌大帝自主说道:“那个时代的黑剑士,也曾抵达那里了。”

    闻言,李逸动容:“他成功了吗?”

    金乌大帝开口:“我不知道,但想来应该失败了,那条路支离破碎。”

    李逸问:“那条路在哪里?”

    金乌大帝回答:“如果它出现,必然是在最应该出现的地方,如果它没有出现,那么就说明了还没有让它出现的条件与环境。”

    李逸深吸一口气,接着问道:“需要什么条件?”

    面对这个问题,他是真的不想回答了。

    在神魔大陆的历史记载中,那条路仅仅是出现过五次而已,而每一次都是最为可怕的黑暗动乱,比如诸神时代的那一场黑暗,还有诸圣时代,到了后时代的秦月。

    秦月结束以后,还有两个可怕的时代。

    那样的时代之下,无不是伏尸遍地,血流成河,到处都是人间地狱的。

    那条路的出现,似乎就是尊崇着这样的一条规则。

    当然,也不少黑剑士的血液。

    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

    场面安静下来,无人说话了,许久以后,金乌满身疲倦的走出来,手里握着一个蓝色的珠子,他连看都不曾看金乌大帝一眼,就这样朝着通道外走去。

    诶?

    李逸欲言又止,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神族公主紧跟随后,这里只剩下帝子与金乌大帝了。

    金乌大帝冷漠:“你为何不走?”

    帝子笑了笑:“我想要一截扶桑树,如果没有,给我一些金乌血也可以。”

    金乌大帝目光一寒:“混沌,你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

    帝子围着这座祭坛打量了起来:“金乌一族很稀少,稀少到血脉几乎断绝了,同样,我混沌这一族也如此,千百万年下来,只诞生了两头,我和我父亲,所以,混沌这一族的血脉传承,记忆传承,所有的一切都保留的很好,也很完整……”

    恩?

    金乌大帝死死的盯着他。

    帝子接着说道:“事实上,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被我父亲封印在这里的,还是自己愿意待在这里的?”

    当年那场大战很可怕,足足有好几位大成者出手,联袂将金乌大帝镇压在这里。

    可仔细一想,堂堂金乌大帝,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被镇压?

    最关键的是,这个地方还是日月湖。

    别人可能不知道日月湖的来历,而他拥有自己父亲完整的记忆,怎么可能不知道?

    日,月,阴,阳……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了。

    相传,那条路第一次被开辟出来,显化在人间的位置就是道门的赤阳大地,第二次是荒之地的深处,至于第三次,还有第四次,第五次……他并不了解,相隔的时代太过久远了,而且父亲的记忆中也没有关于这一点。

    赤阳代表了“日”,荒之地代表了“月”。

    至于脚下的日月湖,他可以很肯定的认为,必然和那条路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又或者,这就是金乌大帝的一场阴谋。

    不等金乌大帝说话,帝子接着说道:“你把空城泪拿出来了,给你自己的儿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空城泪应该是被镶在那条路上的一块宝石吧?”

    没有任何意义的宝石,唯一的价值就是能够帮助人们找到那条路,又或者推算出下一次出现的位置。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将空城泪拿出来?还将其交给了自己的子嗣。

    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在帝子看来,完全没有,所有的价值都在于,空城泪所引起的轰动,这才是金乌大帝的目的吧?

    呵呵……

    金乌大帝不经意的笑了笑,静静的看着他,还是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