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打脸日常 > 正文 第558章 姐妹邀访御花园
    “哦。”傅佩瑶挠了挠脑袋,一脸的茫然,“难不成,真是我记错了?可,大家都说,我虽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却也不会轻易就忘记一件事情啊!尤其,几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更会烙刻在大脑深处的!”

    傅芷卉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目光,继续看着傅佩瑶,嘴里却说道“八妹,这件事,往后我们再说吧。如今时辰不早了,我们先去御花园吧?!”

    “我就不去了。”傅佩瑶干脆利落地拒绝道“很久未见到哥哥们了,我得去陪他们。”

    傅芷卉心里焦急不已,脸上却还不敢显露分毫,嘴里更是佯装漫不经心地打趣道“八妹,我知道,你们兄妹情深,彼此都离不开对方。不过,这些年,你们几乎每天都能见面,又何必再乎这一时半刻的时间呢?”

    傅佩瑶“……”

    这话听着,咋这么不对劲呢?

    傅芷卉浑若未觉般,继续道“我知道,你隔三差五就会入宫一次,皇宫里的景色,早就看得腻味了。但,我和梦表妹这样身份的姑娘,一年到头都不一定能入宫一次,就更不用说,欣赏一下御花园里那独特的美景了。”

    “你不知道,我们得知此次宫宴,选择在御花园里设宴这个消息后,不知有多么地心潮澎湃,兴奋激动得彻夜难眠哪!”

    “你就不能设身处地,为我们想想吗?”

    这番话,可谓是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丝毫错漏的同时,也难免觉得傅佩瑶这个姑娘太不会为人处事了。不然,又岂会到了此刻,依然咬定“不去”这两个字而不松口呢?!

    这样的姑娘,若投胎到自家,早就落得一个“猫嫌狗厌”的悲怆凄惨下场了,哪能像在傅府这般耀武扬威,嚣张跋扈!

    听出傅芷卉话外之意的傅佩瑶,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对傅芷卉这种反复无常的做派,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

    说来,犹记,前段时间,傅芷卉还特意上门寻自己,一幅要与自己“冰释前嫌”,往后,虽不能做到“姐妹和睦,一致对外”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亲密无间,却也会达到“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的程度。

    可,如今呢?

    只能说,人心易变。尤其,女人心,那更是海底针,任谁来猜,都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于是,傅佩瑶也懒得再继续同傅芷卉“打嘴仗”了,一挥手,就有一个宫女快步走过来,行了一礼后,恭谨地道“县主。”

    “我的大姐和表妹想去御花园转转,你找几位宫女嬷嬷陪着,以免被人冲撞了。”

    “是。”宫女应了声,就又向傅芷卉和佟涵梦行礼,道“傅大小姐,佟六小姐,请。”

    是的,佟涵梦在淮南王府里行六!

    宫里宫外的人,提到佟涵梦的时候,一些人会说“淮南王府嫡次女”,一些人则会说“淮南王府六姑娘”。

    这回,就连静坐旁观,一幅“置身事外”姿态的佟涵梦都变了脸,就更不用说,正面杠上傅佩瑶,却又被傅佩瑶不轻不重,利用旁人之手“打脸”一回的傅芷卉了,那更是瞬间就气成了河豚!

    “咯吱”的声音,在这一刻,竟变得特别清楚起来。

    傅佩瑶和佟涵梦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彼此不小心对视的目光里,都流露出这样的含意这人,莫不是被不知哪来的孤魂野鬼给附身了?不然,怎能一次又一次地做出这等有失身份的举动呢?完全不像她们记忆中那个“蕙质兰心、冰雪聪明、老谋深处”的傅芷卉啊!

    “这……”

    “老鼠”两个字,在关键时刻,总算被傅芷卉给咽下肚去,不然,还不知会被人又扣上多少口“黑锅”!

    比如说,蔑视皇宫。

    “怨不得,老人常说‘春寒料峭’,可不如此?”傅芷卉掐按着自己的手心,方才,傅佩瑶和佟涵梦那不经意的眼神对视举动,让她那本就摇摇欲坠的理智之弦差点就彻底崩断!

    果然,这两人,就是自己的克星!

    尤其,傅佩瑶!

    往常,怎会生出和傅佩瑶“井水不犯河水”的想法呢?!

    “方才,怕是呼啸而来的狂风,吹断了屋外的树枝。”傅芷卉咬了咬唇,长睫掩住的眼底,一缕愤恨和怨毒之色浮现,转瞬即逝,“说来,我也很久未见到四伯和五哥他们了。梦表妹,你呢?”

    “我亦如此。”佟涵梦立刻就明白了傅芷卉的话外之意,遂眼神微闪,又一次地附和道。

    傅芷卉深深地看了眼佟涵梦,只觉得今日的佟涵梦,越发地让人看不懂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的“大计”!

    “那就一起去?”傅佩瑶算是看明白了,不论傅芷卉,抑或是佟涵梦,两人都想拽着自己的“左臂右膀”,不愿意与自己分开片刻!

    这绝对不是什么“姐妹情深”,而是因为这两人,彼此都在算计着对方,同时,也在戒备提防对方。而,自己则是这两位必需紧紧抱着不放的“浮木”。

    ——关键时刻,可以用来“背锅”的浮木。

    “这……”许是傅佩瑶答应得太快了,倒是让傅芷卉再一次地迟疑起来。

    毕竟,说到底,当今皇帝是傅佩瑶的嫡亲舅舅,待傅佩瑶的疼宠,那是真正地“要月亮,绝对不给星星”般的程度。然而,这位皇帝却一向不给安国公府和淮南王府脸面哪!

    哪怕,说来,这两府,与皇室也有“姻亲”关系,也不例外。

    “时辰不早了,我就先过去了。”不必特意抬头观察,傅佩瑶都能感觉到傅芷卉和佟涵梦那满腹的纠结。不过,这与她,又有何干系呢?!

    “等等!”

    眼见,被众多宫女嬷嬷簇拥着的傅佩瑶一行人,即将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傅芷卉来不及考虑太多,就忙不迭地提着裙子,拽着佟涵梦的胳膊,往傅佩瑶离开的方向追去。

    就有一位太上皇派来照顾傅佩瑶的女官,眉头微蹙,准备出声,却被傅佩瑶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