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近战法师 > 《网游之近战法师》第九卷 天下硝烟 第七百零六章 一秒钟团结
    “无缘无故把你们就解决了?”树下望天有点不信,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地恨嘛!

    印风无奈:“韩家公子终归以前是对酒当歌的人,当时灭我们是举手之劳,所以……”

    “唉,这人怎么这么多事啊!”树下望天欲哭无泪,他从头算计到尾,没想到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该给印风的好处树下望天已经都给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导致任务失败,这责任自然不好算是印风的,这笔投资树下望天可说从头赔到了脚。以他对彩云间会长顾小殇行事风格的了解,这行会怕是不屑接过这任务,但任务就此丢在那里,自己也未必有机会拿回来啊!看看自家树下游魂,本就没几人,现在竟然还有人死亡上限被踢出城战的。

    “过去看看吧!”树下望天终究是恨不下心放弃,招集了这点可怜巴巴地人手,准备朝云郊湖畔方向进发。

    “肯定是白跑一趟。”印风说。

    “你不用去了,我去和他们谈谈看。”树下望天说,此时任务已经在野,印风并不是必须的任务人手,对树下望天来说,也是个没有利用价值的家伙。而且因为从对酒当歌叛逃的背景,此人还会吸引到韩家公子的仇恨,没他更好些。

    一边朝那边前进,树下望天一边又联系起了他布置在彩云间的内线,打听他们在云郊湖畔行动的具体情况。如果任务是彩云间的人拿了,树下望天准备像收买印风一样,再这么艹作一次……这彩云间显然是个挺公开的行会,会里没有什么秘密,内线回报的情况很详细。树下望天一听,果然彩云间不屑于领取任务,但韩家公子这人为了争取和千里一醉、剑鬼对抗中的主动,竟然随便找了个路过的人把对酒当歌的人把任务领了,树下望天挺无语。自己眼中的香馍馍,别人眼中不过是件稍有价值的利用工具。

    “有的谈……”树下望天心下琢磨着。现在就是摸不太清韩家公子找这路人领任务,真只为了图个方便,还是对对酒当歌还是念点旧情,如果只是前者,倒是比较有谈判了空间了。只是这个韩家公子是传闻中出了名难搞的人物,即使有得谈,树下望天也觉得需要好好计较一番。

    或许不用谈……树下望天忽然又想。千里一醉有能力一个人铲了对酒当歌整个行会,彩云间自然更不在话下,目前彩云间方面的优势怕就是处于暗中的埋伏,以及韩家公子这个千里一醉朋友对他的了解。如果自己先接触一下千里一醉,把这个消息向他透个风,那么借刀杀人,自己乘乱卷了任务……树下望天越想越觉得这是一条妙计,千里一醉的实力强悍到可怕,这是可以利用的。韩家公子对他虽熟悉,但反过来千里一醉同样也熟悉韩家公子,所以只要把这消息透露给千里一醉,这所谓熟悉所带来的优势,其实是相互的。

    只是,现在去哪找千里一醉呢?树下望天耳目遍天下,立刻又折腾着联系在对酒当歌中的自己人,问他是否注意到千里一醉的去向。

    “他走了,应该是和花丛中永生的人会合,接下来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内线回报。

    “娘的……”树下望天骂,找人是游戏里最痛苦的事了。花丛中永生,这么不起眼的行会他自然不会浪费人手去安排内线。更何况这行会那么有特色,自己的手下中实在难以找出个猥琐堪比对花丛男们的人物。

    原本前往云郊湖畔的队伍滞留在了半道上,树下望天徘徊犹豫着。忽然有一眼尖手下,指着前方道路大叫:“看那是谁!!!”

    所有人望去,千里一醉和两个姑娘,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哇,不是吧,上天这么关照我?”树下望天激动。不过想想自己也是刚刚设计过千里一醉的角色,这兴冲冲地冲上去,不会被对方兴冲冲地直接灭掉吧!想到这点,树下望天随意点派了两个手下,决定让他们去交涉,他只需要让千里一醉知道云郊湖畔有布置就行了,倒不需要亲自出马。

    两个玩家听了会长吩咐倒也没什么惧意,刚才在复活营地被对酒当歌的人来回折腾,早已经死的麻木,也不差这么一回,所以大大方方地就朝着顾飞三人迎了过去。

    “来了两个人!”顾飞当然很快注意到了两位。

    “好像是冲着我们。”顾飞拔剑了。

    “别急,可能是有事说的。”诡瞳说。

    “你怎么知道?”顾飞问。

    “我觉得,对你有战斗企图的绝不可能是两个人来。”诡瞳说。

    “有道理。”顾飞点头。

    两人这时也到了三人面前,点头哈腰连声问好,口称“千里大哥”。

    树下游魂的人没戴行会徽章,随便过来的两个人顾飞真没认出来,看这两人似乎的确没什么恶意,于是问道:“两位有事?”

    “哦,是有点消息要告诉千里大哥。”

    “是什么?”

    “和您继续的任务有关。”

    “我的任务?”

    “对,吉尔基诺。”两人说。

    “你们是?”

    “我们是树下游魂的人。”二人说。

    “你们又搞什么花样?”顾飞一听对方来头,立刻怀疑有诈,不过区区两人怎么也用不着怕,四下环境又不像是有什么埋伏的样子。

    “哪里哪里,我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两人说。

    “哦,怎么会这样?”

    “唉,我们领到任务的人跟随吉尔基诺的人到了云郊湖畔,结果有其他行会在那边埋伏,被他们灭了以后,任务哪里还在啊?不过吉尔基诺现在是在那边的一间小木屋,我们会长的意思,既然我们已经没机会做这任务了,就想方便千里大哥一下,他是准备给您去个邮件来着,这不想我们这就碰到您了吗?”两人这说辞都是构思好的。树下望天太善于利用资源了,一边想借千里一醉的刀灭人,一边还想让他念一下自己的人情。

    “哦,这样啊!”顾飞说,“谢谢啊!”

    “不客气。”两人忙道,“对方行会我们也认出来了,是彩云间的人,另外还有个人好像是您的朋友吧,叫韩家公子的那个牧师。”

    “唔,我猜也是他们。”顾飞说。

    “大致就是这些了,千里大哥您多小心吧,我们走了。”两人说。

    “哦?你们去哪?”顾飞问。

    “啊……去那边……”两人根本没有要明确去的地方,一时竟然没答上来,于是胡乱指了个“那边”。

    “哦,那边,我送你们,从复活营地走比较近。”顾飞说完,拔剑,双炎闪,白光,收剑。

    “你……你干什么啊?”颜小竹惊讶。

    “孩子,你太天真了,他们其实只是想借刀杀人而已。”顾飞说。

    “嗯,很明显。”诡瞳点头。

    “其实只是正常情况下,我也没能力和一整个行会对抗啊!”顾飞说。

    “你在暗示我什么?”诡瞳侧目。

    “不是指你的装备,就算有你那对戒指,在这种有准备的安排下,和千人对抗也太有挑战了,刚才能杀退对酒当歌,也是好多条件造就的,他们的指挥有很多失误的地方,现在那边的那位,恐怕不会有这么多失误。”顾飞说。

    “不过云郊湖畔那个地方,地形倒是很容易被利用啊!”诡瞳说。

    “嗯,再说吧,前面不远就是复活营地了。”顾飞和诡瞳颜小竹走到了这条道上,是因为他们本都已经准备下线了,虽然是城战期间,顾飞依然是这么的有节制,况且当时他也不知道该上哪去找吉尔基诺,只想下了线明天再说,但此时又收到这个消息,不由地有点犹豫起来。

    树下望天等人在派了两人去接触后,其他人就全远远地躲开了,此时两人顺手被灭,其中一人更也是退出了城战,树下望天暗抹了一把汗,幸亏自己没去,自己这行长要是也退出了城战,不知道会不会连带着整个行会退出。

    “虽然借刀杀人的意图是被他看出来了,但这任务他终归是不得不做的,只要如此,我们就有浑水摸鱼的机会。”树下望天如此想着,带了人就继续朝云郊湖畔出发了,一路上也不断地在布置安排着。

    顾飞三人接着朝复活营地走去,眼看营地就在前方,诡瞳问道:“你也能在这营地下线吗?”

    “不知道啊,去试试。”顾飞说,作为敌对方,不能在这营地下线也不算过分,顾飞就是贪图这里比较近,懒得往城里走罢了。营地内外玩家极多,那些没动静的行会,都会选择在复活营地里或是周边驻扎,顾飞现在敢出现在这地方,已经是够嚣张的了。其实有不少行会的玩家都注意到了他,有的也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但顾飞灭了对酒当歌的传闻已经越传越恐怖,在顾飞没有威胁到他们的时候,这些人都不敢惹火上身,个个假装没看见。

    “太嚣张了……”诡瞳忍不住道,她都有些后悔和顾飞一起来这营地了。这下她和颜小竹也被曝光了,现在是有顾飞所以这些行会玩家不敢轻动,如果顾飞不在呢?诡瞳想象不到她和颜小竹两个形似顾飞帮手的家伙会受到什么礼遇。

    “到了!”顾飞一步踩入了复活营地,一边对二人说着,一边就听到了一声系统提示:成功占领敌军营地,保持五分钟,营地将被废弃。

    “这什么?”顾飞正研究呢,周围玩家却突然躁动起来,因为他们也同时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三号营地被攻占,五分钟内消灭入侵者,营地守卫成功。

    顾飞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来的,玩家的反应可没那么迟钝,但收到这条消息的同时,立刻意识到这个入侵者指的是顾飞。

    顾飞倒是有些茫然,因为他并不是头回踏入攻城方的复活营地,他确认自己之前进来时,绝没有过系统发布的提示,当时是系统的卫兵大喊有歼细来着。一想到这点,顾飞四下一张望,哪有什么系统卫兵啊!这座营地正是被他祸害引发误会的营地,系统卫兵全被行会玩家嚣张地原地不断复活中给硬刷光了。

    原来当系统守兵全被灭后,在占据营地五分钟,就会将此营地攻占!顾飞无疑是又触发了一条新设定,但此时攻城玩家已经惊叫着瞪过来了,诡瞳和颜小竹都是中立玩家,没有收到过任何提示,惊讶道:“怎么了?”

    “要战了,快下!!”在这个重要关头,顾飞竟然无耻地想要下线,结果系统提示:强行下线所造成的任何损失由玩家自行负责,您确认要强行下线?

    “我在这不能下!”顾飞泪流满面。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玩家已经有人发动了攻击。经验丰富的玩家都意识到攻占营地很可能是非常影响城战胜负的条款,这时候哪里还敢对顾飞客气,这人潮一汹涌,大家发现同伴如此多,更加打消心中惧意,法术、箭矢,远距离攻击总是到得最快。

    “瞬间移动!”顾飞一指,人已经移出,回头一瞅,看到诡瞳和颜小竹都闪白光呢,再一看好友,两人还亮着,显然是没能下线,而是被秒杀掉了。城战营地能下线,却不是安全区,所以在这里下线也成了一种技能,是会被打断的,诡瞳和颜小竹都遇上了这悲剧,顾飞却是实在没能顾上她二人。

    只是这一移,顾飞却是又出了复活营地,所有玩家收到系统大声提示:守卫成功!守卫成功!

    所有人都有些发怔,接下来要不要向千里一醉动手呢?得罪了这家伙该怎么办呢?万众一心的场面竟然仅仅持续了这么一秒,当危机过去后,所有人立刻又细心盘算自身利益,开始犹豫是不是要对顾飞动手。

    这一瞬间的迟疑已经给了顾飞机会,事发突然,玩家的站位本就不够团结,算不是什么包围,顾飞瞅着空间就钻,倒也有人想对付顾飞的,但根本捕足不到他的走位。弓箭手和法师依然能追着攻击,但这混乱地站位下,自然会伤到别人。如果是自家行会的还好说,伤到其他行会人的,难免产生一些口舌之争,不大会竟然有好几家行会爆发了争吵。城战中的各家行会,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团结,所有人心存得都是替自家争取利益,团结,仅仅在之前营地要被废除时出现了一秒钟。

    顾飞当然猜不到这边行会玩家这么复杂微妙的心思,他觉得自己是要被包围了,所以尽最大的努力脱困,结果行会玩家有淡定围观的,有暗盼其他行会出手,完了再被千里一醉挑灭的,也有老老实实追杀,但因误伤他人结果转了仇恨的……这么多的状况,根本就比当初赵云在长坂坡得到曹艹一句“捉活的”还要好使,顾飞没大会就脱离了复活营地,又拉出好友名单一看,诡瞳和颜小竹这时是黑了,刚才死后重生,显然没被视作什么目标,安然下了线。

    顾飞脱困,行会玩家这边却又起了争执,出手的埋怨没出手的,没出手的埋怨出手的没出全力的,被误伤的埋怨伤人的,伤人的埋怨被伤的小心眼的,总之是乱七八糟一塌糊涂,所有人都在数落其他人的不是,吵闹声直可以传出几百米去,顾飞望着都有些傻眼了。

    这种情况下,能主持局面的唯有大行会。

    方才复活营地被攻占的系统消息,是所有攻城行会玩家都收到的。即便是没在这边营地的行会,此时也很关心这边的事情,在很书收到守卫成功时,大家都松了口气,但也纷纷出声询问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个,恐怕是城战中的设定了……”问清情况后,各行会的智囊纷纷开始分析,比如倒影年华。

    “如果七个营地都被攻占了,那我们死了上哪复活去?还有那些中立玩家,现在也是用这些复活点的啊!”有人疑惑。

    “那样的话,恐怕就要算我们攻城失败了,于是城战结束,一切还原,该哪复活还哪复活。”有人推断。

    “妈的,怎么会搞成这样局面的?”各大会长都很郁闷。攻城至今没有任何起色,自己的复活营地竟然被对手反攻了一波,弄得心惊肉跳。问题是这对手目前已知的不过是两人,就闹腾成这番模样了,这要也整几个实力强大的行会,会是什么光景?还有,系统的卫兵一直就是守城守城,会不会反击呢?如果反击出来,他们那强横的实力,在营地上生存五分钟还不是小意思?

    “千里一醉太祸害了,不能任由他这么嚣张下去,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对他家伙进行充分打压!!!”有会长提出,此时云端城行会代表大会又一次地召开中,正就复活营地差点被人攻了进行着讨论。

    而悲愤地提出这论点的会长,正是刚刚被千里一醉打得丢人丢到太空的对酒当歌会长逆流而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