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好女婿 > 正文 第440章 归德风云
    崇祯十八年三月五日,河南归德府治商丘。

    满清豫亲王多铎统率数万大军分三路来攻的消息已经传来,犹如乌云一般压在商丘上空,整个城池十多万军民人心惶惶。

    八旗兵的残暴在北方广为流传,其数次入关抢掠,山东京畿一带的百姓深受其蹂躏屠戮,而归德府距离山东如此之近,自然久闻八旗兵的凶名。

    崇祯十五年以来,整个河南顺、明两方势力交错。南阳、豫西北各府县早被顺军攻占,就连省会开封也没于滚滚的黄水之中。大明能够控制的唯有和南直毗邻的豫东各府县。而商丘就是其中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城池,河南巡抚越其杰也就以商丘为治所。

    而现在,清兵携击败闯贼之势挥兵南下,意图灭明,而归德府成为阻在其面前的第一道障碍。

    多铎手下有八旗兵四万余,其中还有一万多精锐的外蒙骑兵。而商丘城内,原本只有士兵五千人,即使加上应召匆匆从睢州而来的河南总兵许定国部,总兵力也不过一万出头。清兵大军压境,想守住归德府所有州县已不可能,唯有集中兵力于府城商丘。

    府衙内,巡抚越其杰和归德知府袁枢相对无言,不知道该如何破解现在的局面。

    “中丞大人您真的给江北总督府发了求援的文书了吗?不知道援军会什么时候到?”知府袁枢再一次问道。

    “早在年前我就给扬州去信,报告清军的动向并求援兵防守归德。就在上月清兵出潼关东下时,我又一次派人往扬州求援。想必,想必援军应该快要到了。”越其杰犹豫着说道。

    于是,二人再次相对无言。三个月前已经求援,到现在还没有一兵一卒前来,这意味着什么二人再明白不过。朝廷根本就没有把归德府放在心上。

    “平南侯好大的名声,也不过是一庸碌之辈!”终于,知府袁枢咬牙骂道。他无法辱骂朝廷君王,只能把矛头对准手挽兵权的平南侯陈越。

    “就在年前,闯贼龟缩关中西安,满鞑急着剿灭闯贼,黄河两岸各府兵力空虚至极,若是那时能派出一支精兵,收复河南山东轻而易举。可叹平南侯手挽十万大军,却贪图扬州之繁华安逸,错过了如此大好时机。”袁枢喟然叹道。

    越其杰点点头,对袁枢的说法深以为然,自从半年前他被派到河南任巡抚,便一直殚精竭虑试图恢复朝廷对整个河南的统治。可是没有朝廷军队的支持,紧靠他这个空头巡抚,虽然费了好大的力气,却全然没有效果。

    “眼下满鞑大兵压境,以城中这万余军队,想守住城池何其难也!”终于,袁枢绝望了起来。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我既为大明臣子,自当一死报效朝廷!”越其杰慨然道。

    “是,中丞大人。”听着越其杰慷慨的话语,袁枢的神色也坚定了下来。

    “就让你我一起,组织全城士绅百姓一起出力,把这商丘打造成铜墙铁壁,成为满鞑的噩梦。”越其杰道,“商丘城高濠深,有十多万百姓,有一万军队,又有足以吃上数月的粮食,只要咱们竭尽全力,守上三五个月不成问题。有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朝廷做好抵挡的准备了。”

    “卑职愿为第二个张巡许远,让商丘成为第二个睢阳!”袁枢深受鼓舞,慨然道。

    归德在唐朝时有名睢阳,安史之乱时,张巡和许远在睢阳抵挡安禄山叛军长达十个月之久,使得叛军无法越过睢阳进攻江淮。当时张巡属下仅仅七千军队,面对的却是数十万的叛军,和今日之商丘形势何其相似。

    都曾经苦读诗书、都有着进士的功名,对唐朝这这段典故二人熟悉无比,便决心以前贤为榜样,把商丘打造成第二个睢阳!

    然而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都骨干,虽然二人慷慨激昂,可和他们同样想法的却不是太多。当越其杰和袁枢以巡抚知府的名义下令,命令城内乡绅们慷慨解囊,捐献出家里的钱粮助军时,却受到了乡绅们的抵制。

    乡绅们纷纷诉苦,以天灾人祸田地减产等种种理由,对官府征集粮饷的命令进行抵制。三天时间,官府仅仅收到了两千余两银子三四百担的粮食,这让越其杰和袁枢目瞪口呆。

    想抗击围城的清军,必须组织全城的青壮一起守城。而守城自然需要粮饷,没有粮饷什么都别谈。

    不仅乡绅们对官府的命令置若罔闻,就连城内的军队也鼓噪不安。商丘守将李际遇和河南总兵许定国先后向巡抚越其杰逼饷,声称军队已经数月没有下发粮饷,若是继续下去别说抗清了,甚至会出现哗变的可能。

    这一切都让越其杰和袁枢二人处于深深的焦虑之中。

    就在二人一筹莫展之时,突然有人前来拜见,自称是平南侯陈越的手下。

    “你是平南侯的人?”越其杰狐疑的看着面前这个又黑又瘦的年轻人。

    “平南侯幕府敌情司刘能见过巡抚和知府大人。”刘能恭敬的向二人行礼。

    “敌情司?”越其杰微皱眉头,陈越组建幕府的事情并非什么新闻,越其杰身为朝廷大员自然也多有耳闻。不过对其中具体的细节却知之不详。

    “平南侯派军队过来了?”知府袁枢却没有想那么多,惊喜的问道。他还以为刘能是陈越派出的先头军队。

    “没有......”刘能苦笑着摇头,据他所知,陈越并未派兵归德府的打算。于是袁枢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下来。

    “没有援军,平南侯派你前来究竟是做甚?”越其杰不悦的问道。

    “我来见二位大人并非是受到我家侯爷的命令,而是恰巧就在商丘,听闻二位大人遇到了难题,这才前来为二位大人献策。”刘能解释道。

    “献策?你一个武夫又懂得什么?”袁枢冷笑道,就想让人把面前这个年轻人赶走。既然不是奉陈越的命令前来,对他也就没必要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