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梦想为王 > 正文 395、记忆中的脸,已经变得模糊抽象
    白浩南确实是打算把查尔斯藏起来留到最后作为奇兵使用的,鸡贼如他一直都有这种藏一手的习惯,就像他那支曾经的沙漠勇士,一直被藏在腋下一样。

    但最终成就的却是吉敏。

    起码比赛完了以后,马儿主动问他有没有兴趣再回到梯队里面试试看,毕竟宗明足球训练营是面向青少儿的,也没有跟任何职业球队对接,他在这边担任助理教练那就是份成年人的职业,和足球运动员渐行渐远的职业。

    最后的比分是三比三,白浩南和马儿都能心照不宣的控制这个比分,既不丢面子,还能满足各方心态的结果,白浩南拿着麦克风站在球场中央照例又开始复盘,把今天比赛上半场双方的情况,以及下半场对战的结果几乎每个人都点评几句,唯独还是自家人不说。

    因为是纯粹的技术性分析,连马儿的老兄弟们都听得很惊奇,足球场上很少有人能这样复盘,围棋队比较多。

    白浩南的口吻是这样的:“18号突进的时候,在这里,那么这个时候对方两人在这里,他的选择是什么9号已经到这里了”

    全场有点鸦雀无声,听他用最简单的场面解释分析了表面战术,普通爱好者能听懂的事后分析。

    马儿就是这个时候探头问旁边坐得端端正正的吉敏,年轻的大学生看了几眼场上的白浩南,艰难:“我考虑下”

    马儿笑着拍拍他肩膀:“回梯队你知道该找谁,叫他给我打电话,你有很大的提升空间,23岁的梯队门槛之前还来得及。”

    白浩南最后宣布明天马儿他们会带些青少年队伍过来踢比赛,宗明训练营的二十万将作为这些青少年队的奖金发放,欢迎明天现场的朋友都过来看热闹,内场票价十元,依旧奉送热饮一杯

    马儿这些老兄弟多少都搞了足校的,就在蓉都周围不同的县市,连绵林都有,这样多少都能从各地选拔人才,相互之间也能共通人才,但是好像这种模式有点问题,包括马儿自己的训练营都是亏损状态的,关键是还出不了人,所以今晚都能安排,明天凑个八支队左右的十来岁孩子比赛,打一天决出个冠军来,奖金由多到少雨露均沾,大家还很高兴。

    白浩南自己都把马儿的经济水平高估了,刚才简单商量这个事儿的时候,马儿的老兄弟多少都在说谢谢。

    不是一个个都在当老板么

    观众们当然是满意的,今天看到了马儿和训练营的比赛,虽然没赢,但也没输,精彩的过程就够满足了,关键在于明天还能看,奖金也确实会照发,这就很完满了。

    马儿约了白浩南去喝两杯,这也是他们这帮老兄弟的习惯,有个前锋开了家ktv,还是连锁的,白浩南肯定点头啊,陈素芬哼哼哼的问去哪里,白浩南还被马儿的兄弟们笑话了。

    陈素芬才小声给白浩南说看见马儿和吉敏私聊的,白浩南拍她肩膀:“这就是我的目的,能从我这里上路,不就是我的成就”

    陈素芬再哼哼哼几声掩饰自己的骄傲表情:“我去帮大琳子了”

    李琳在跟村委会和警察所沟通,今天已经借调了些警力过来,但之前有潮水般涌动了下,还是把外面执勤的警察吓一跳,这太容易演变成群体事件了,如果这打起架来,怎么可能拉得住

    这样上千人的场面已经涉嫌危险集会了,得申请,得批准,不然就不许搞。

    换个人可能会炸毛不耐烦,李琳却一如既往的甜美,好像只要不动手惹毛了这东北妞,她就没什么可计较的,声音软软的问该怎么办手续,她都愿意,这倒是当初在于嘉理那儿当助理学到的东西,跟政府机关没什么可讨价还价,照章办事是最简单的做法,有时候也是效果最好的,别人也不存在多少故意为难的心思,大不了就是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懒,可对上李琳这样的姑娘

    不得不说于嘉理要把这傻子一直带着当门脸,是有道理的,好像整个世界在她面前就是干干净净的。

    白浩南这边跟马儿他们到ktv喝酒也很干净,各位嫂子轮流以各种形式过来看看打招呼送果盘,很给面子的同时也就顺便查看了包房里面的异性状况,搞得最后尽是帮大老爷们儿干吼也无趣,ktv房间里中年男人运动后风湿止痛膏的味道比香水味还重,还有极个别拿出清凉油来说抹点免得睡着了,玩个屁的养生ktv啊,还是外面随便找家苍蝇馆子吃夜宵最快活

    喝酒撸串确实是拉近关系的不二法门,前提是跟白浩南这样会瞎掰呼,谁都能聊几句,本来还带了刘浪的,那家伙就被驱逐了,仿佛不是职业球员就没法融入这个团体,记者更忌惮,关系再好都得靠边。

    最离奇的是半夜时候居然把那位传说中的魏大侠也叫来了,他跟马儿早就冰释前嫌和好了,相比马儿沉下心来办足校,这位确实要天南海北得多,花了很多时间到处做生意,也没找到什么大钱,只能说比普通人强很多,随便站个台也有钱不是。

    坐在这推杯换盏,声嘶力竭划拳的苍蝇馆子桌边,白浩南忽然有种明悟,如果自己没有这几年的变故成长,最多最多也无法成为魏大侠这样率性而为的家伙,因为自己骨子里的鸡贼,更不可能达到马儿的高度,因为自己没他那样的天赋和心境,但现在,他相信自己未来比他们都高。

    因为他心里有谱儿。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比这一晚,包括马儿在内,都有些唏嘘,他们奋斗争取了一辈子的足球,依旧还是没能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情况比二十年前他们刚刚踩上职业球场的时候更糟了,这特么简直就是历史在倒退。

    他们抱怨得最多的也是钱,几乎人人都在倒贴钱投入足校训练,从马儿这样每年上百万,到各位多少都有六位数的投入,都把青训看得紧巴巴的艰难。

    马儿多喝几杯都拉了白浩南算账:“你说我为什么没出成绩,你知道从梯队到职业队最关键的就是u15、17岁这段两档青训队的成绩,这些孩子已经到了将要出成绩的关键时刻,最少不了的就是各地打比赛,不能闭门造车你知道吗行业内都知道为什么只有沪海那一队成功了不光因为他们全都是优中选优的小学生带起来的,更重要是到了这一段打比赛从来不含糊,全国各地到处打,各种比赛都要打可我们呢,一个队光是冬春两季外出训练一年成本就是六十万我们这边企业不像沪海那么随便找家都是多少亿的大企业,他们还是政府全力支持。”

    白浩南这时候确实能厚着脸皮淡然:“哦,我没这种资金上的问题。”艾儿的外公都全力支持了,这确实有点作弊,可那也是白浩南身体力行赚来的支持啊,当然从哪个方面理解身体力行都可以。

    蓉都这帮人不得不对白浩南表示了羡慕,抢着结账散场的时候,喝得满脸通红的马儿还拉着白浩南小声:“两兄弟不说外人话,如果你在蓉都的训练营要扩大规模,可以跟我的足校联合搞,一方面你不用花冤枉钱重复建设,我们也不存在竞争关系,都只有一个目的,另一方面我也可以看看是不是你的教学教练方式更适合,看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十年”

    白浩南一贯是不太相信酒后真言的,但是对马儿得承认:“那就希望早点有这天,免得更多孩子被你们误了”

    马儿在苍蝇馆子外面学着陈素芬的动作给白浩南来个背摔,没成功

    白浩南在灯红酒绿的蓉都街头站了几秒钟,再无几年前在这座城市的放纵,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三点,随便叫了辆出租车就近回体育学院宾馆,自从阿威他们走了以后陈素芬就经常留在训练营那边,说是让李琳一个姑娘待在那不好,今天更说要宠幸新爱妃,睡一间

    培训班成员每个人都安排了宾馆住宿房间的,不然开发票的培训费怎么算出来的呢,只是白浩南连午觉都很少去睡而已,这时候也不想去把伊莎吵醒了,乔子倒是在值班。

    白浩南有那么半秒想过要不去医院逗乔子开心的,最后还是没那种骚动的心,老老实实到宾馆柜台取了自己的房卡。

    谁知道白浩南刚把房门打开,脱下外面满是油烟味的运动大衣,房门就被敲响了:“先森,要特殊服务不”

    听了那尽量捏着鼻子的腻声,白浩南哭笑不得打开门,陈素芬有点衣衫不振的睡眼惺忪靠在门上,露出个娇憨的笑:“睡前你的小妃子全身都摸过了,好嫩”

    白浩南纳闷:“你不是在训练营睡觉么,过来干嘛”

    陈素芬哼哼的睁大眼靠进白浩南胸口,开始细密的挨着嗅闻:“啤酒烧烤烤鱼嗯你们还吃了烤红薯的”

    最近比较规律的生活节奏,让白浩南倒是有点眼皮发重,可嗅着那股馨香味浑身舒泰:“什么香水好闻。”

    陈素芬还在孜孜以求的嗅嗅:“抽烟,抽烟,最臭就是抽烟,特别是你们这种混杂了各种味道,你不是去ktv嘛,怎么没有香水味,啊啊啊,啊且你们去ktv怎么还有清凉油的味道你故意坑我的不是”

    白浩南干脆顺手把二二他妈抱住,脚尖一捅就关上门,两人靠在门背后低头吻下去,陈素芬高挑嘛,所以不费劲,而且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儿,还装着含含糊糊:“咋嘛,今天哪根筋不对唔唔”

    剩下就顺理成章了,只是白浩南在胸口施展功夫的时候刚有点惊叹:“卧槽,你生了三胞胎这规模也变得够”然后就把胸垫挤出来了,

    场面一度有点尴尬,还好白浩南经验丰富:“没事没事,我念旧,精致点好继续继续”

    第二天一早白浩南才知道陈素芬是陪着李琳到市中心的区分局来办理重大事务安全手续的,两人顺势在市区逛了逛懒得回去城郊结合部了,当然陈素芬更有力的说法是:“看你会不会在外面偷腥”

    白浩南靠在被单里面呵欠连天:“容我再睡会儿,你这战斗力够可以的,我特么好不容易回这边来放个假,还遭得更惨”

    陈素芬挺着精致的胸口教训他:“去去啊,去那不惨的地方去,还有隔壁的小妃子呢”

    白浩南都不敢睁眼,免得天性发作:“好好好,你怎么说都行,素芬,我深深的为当年的乱搞后悔了容我睡一觉,不然老子b级教练证都不考了,回江州起码不会这么天天都没得休息”

    陈素芬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活该以后还敢出轨不”

    白浩南叹口气都有睡梦的声音:“老子轨道都没,还出轨”干脆伸手把这婆娘搂住抱进被窝再睡,直到一俩小时后外面试探性的可可可敲门。

    光是听声音就知道是李琳,陈素芬光溜溜的跳起来惊慌回应:“来了来了”到处找齐了衣服,突然又有点纳闷:“老子又不是偷情,又不是第三者,心虚个毛线啊”三两下罩上运动内衣去开门,白浩南都翻白眼了:“卧槽,你倒是给我挡着点啊”

    李琳还伸长脖子看呢:“我说咋了没看见,问柜台才知道你留言了的嘿嘿。”

    陈素芬估计也是满脑门黑线,你一大闺女看这个嘿嘿啥呢使劲拉着一起到隔壁换衣服了,叫白浩南早点一起吃早餐,今天还有不少事情呢。

    最主要的当然就是去分局拿审核手续了,据说只有拿到批准手续,才能获得更高一级警察部门调动人手来防范,如果没有那就得花不少钱才能请到有些付费部门来执勤安保了,小婉再三叮嘱尽量用免费的。

    大清早白浩南吊着眼呢,陪俩差不多高挑都裹着厚运动大衣的漂亮妞儿坐在路边吃了早餐,随便周围怎么艳羡他,都满脸的不情愿开车去警察分局。

    他最不耐烦跑这些职能部门,要不是照顾陈素芬大清早眼角的喜色,才不来当司机呢,把车开进大院,停到大楼后面的停车场,耍赖一般不想动了:“你俩自己去,这么漂亮别人看见还有个男的一起,没准儿心里不舒服就不批了”

    李琳哧哧笑,陈素芬也得承认这个赞美来得清新脱俗,确实掩饰不住喜滋滋的表情两人一块儿去了。

    白浩南就在牧马人上把座位放倒点打盹,结果这车远不如他的克莱斯勒舒服,怎么睡都不舒服,在座位上翻来覆去都没法入睡

    忽然觉得外面有点阴影遮挡,一抬头,大眼瞪小眼的外面就是张鼓鼓囊囊又蓬乱头发的脸正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制服肩头的肩带里面夹着叠起来的软帽,手里端着一大碗早餐的不是那高得要命的女警还有谁

    叫什么来着

    这时就看见女警笑了。

    对,笑笑

    郭咲咲百度一下“梦想为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