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东道
    “回来啦!!”

    神京西城,荣国府二门,早早的就候了不知多少嬷嬷丫鬟。

    等看到打首的一架八宝簪缨华盖马车缓缓驶近前时,人群登时欢腾起来。

    几个机灵点的小丫头子欢呼声后,头也不回的往里面跑去报信儿,预备拿头赏。

    慢一些的则懊恼的笑骂了声后,打发走门前的小厮,备好了软轿,迎了上去。

    等后面车上下来的丫鬟们赶上前来,迎了各自的小姐下车后,一些相熟的婆子丫鬟们纷纷讨好请安。

    自有各自的丫鬟打发了见面赏银,然后又上了软轿,由健妇往里面抬去。

    一直到了荣庆堂门下游廊处,软轿才算止住。

    众人下了轿后,往荣庆堂内走去。

    一路上,总有机灵丫鬟行礼问好,也总能得到一份赏钱。

    欢声笑语登时充满了有些寂寥了三年的荣国府内。

    荣庆堂内,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热闹动静,薛姨妈坐在高台软榻旁,笑的满脸欢颜,道:“老太太,如今又热闹起来了。”

    贾母亦是满面笑容,一迭声的道:“快唤进来,快唤进来!”

    鸳鸯便出了出,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丫头子们赶散,笑道:“等晚会儿老太太那里都有赏,再拦着熬下去,熬的老太太恼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那群小丫头子们这才算作罢。

    鸳鸯看着一众光鲜照人的贾环内眷,杏眼中闪过一抹艳羡和哀怨,随即便笑道:“老太太念叨了好几天呢,正巧今日到!快进来吧……”

    赢杏儿为首,她看着鸳鸯笑了笑,点点头道:“上回走的匆忙,老太太这边离不开人,才落下你一个。

    等下回,说什么也要将你带上。”

    鸳鸯闻言,心里感动,屈膝纳了个万福。

    又与赢杏儿身后的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等人一一颔首致意后,一行人鱼贯而入。

    “给老太太请安!”

    赢杏儿、贾迎春、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薛宝琴、董明月、公孙羽、贾惜春、小吉祥、香菱,并各自的随身丫鬟……

    乌泱泱的一群姑娘,屈膝给贾母老太君请安。

    “好好,安!快起来吧!”

    贾母最喜热闹,看着这么一大厅美丽炫目的孙女孙媳,笑的合不拢嘴,连声叫起。

    赢杏儿领衔起身后,却又对着台下左侧交椅上坐着的贾政福下:“给老爷请安。”

    贾政最守规矩,赢杏儿身上到底有贵比亲王的明珠公主身份,他不好托大坐着受礼,站起来受了这一礼。

    亦是连声叫起。

    赢杏儿等人再起身后,又与喜的合不拢嘴的赵姨娘微微颔首,道:“请姨娘安!”

    赵姨娘看着这么大气光彩的一众儿媳妇,高兴的眼泪都落下来了。

    却没急着应声,转手从身后拉过一个小小人儿,看起来三岁模样,长的偏瘦弱,相貌虽很好,可看起来有些蔫坏儿。

    不用介绍,赢杏儿等人也猜出了这个小人儿是谁。

    果不其然,就听赵姨娘一推那小孩儿,道:“玫儿,快给你嫂子们请安!”

    那小孩儿却只是吊着眼睛看人,不叫人。

    赵姨娘见之大觉丢脸,气道:“你这蛆心的孽障,到底上不得高台!这些都是你嫂子,你不叫人,是哑巴了?可见是个没造化的种子!”

    那小孩儿也不害怕,倒抽了下鼻涕,小小年纪,就吊儿郎当的站不直,往那一靠。

    赵姨娘还想骂,上头传来贾母的声音,道:“行了,等家去再好生管教吧。这会儿子闹腾什么?”

    说罢,贾母瞥了眼那小人儿,抽了抽嘴角,对赢杏儿她们解释道:“不是我不想管教这个,只是……这小猴儿和当初环哥儿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让人看着恨得咬牙!可谁知道,到头来偏这样的最出息……

    索性,我也就不管了。”

    说罢,着实不想再提这茬,又对赢杏儿等人介绍道:“你们大嫂子和凤丫头你们都认识,这个,也是你们二嫂,名唤甄玉慧,是甄家二姑娘,奉圣夫人教养长大的,是极好的女孩子。

    你们初次见,认识认识,日后好好相处。”

    众人这才看到,在李纨身后跟着一个看起来温柔娴静的女孩子。

    但显然极有教养,也不畏生,听到贾母介绍后,便上前两步,对赢杏儿等人轻轻一福,道:“见过姐姐妹妹们。”

    赢杏儿、贾迎春等人忙还礼。

    赢杏儿上下打量了几眼后,面上的笑容多了起来,道:“都是自家人,日后当好生亲近。”

    听她说罢,贾母等人面色也就愈发欢喜了。

    一一见礼罢,众人将从江南各地带回的特产分别送与众人。

    便又是好一番热闹。

    等一一落座后,贾母看着赢杏儿笑道:“环哥儿必然被宫里叫去了,可我瞧着,人怎么还不齐啊?”

    赢杏儿笑道:“江南诸事繁多,白荷妹妹于工部一道,真真天赋奇才,惊艳当世,家里许多产业都离不得她。

    实在没法子,就让她先留在金陵了。”

    贾母闻言感慨道:“一个女孩子家,真真不容易啊。”

    赢杏儿笑道:“她自己也喜欢做那些,正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能有那样高明的造诣。

    之前大伙儿都劝她一道回来,家里也不差那些银子。

    只是她一项事物正到了关键时刻,耗费二年苦功,要是现在撂开,就要前功尽废。

    我们也就没再逼她。”

    贾母对这些不大感兴趣,只是又赞了几句,又问道:“那还有尤氏呢?她怎么也没回来?”

    赢杏儿眼睛微微一眯,笑道:“她和妙玉两人,正在江南各地的庙庵里拜菩萨烧香,为家里人祈福。

    这二三年里,她们倒是将南边的庙庵拜了个七七八八。”

    此言一出,荣庆堂内忽然一静。

    平白无故的,怎会这般烧香拜佛。

    就算想礼佛,只拜一个庙子一个菩萨也就是了。

    而这般做,显然不止是为了祈福这么简单。

    堂上明白人,也就猜出了缘由。

    不过,大家自然不会这般不识趣,直接说出来。

    贾母正想寻个话头绕过这茬,就听赵姨娘忽然哽咽道:“杏儿啊,可是你们身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你们成亲三五年了,也没见生下一儿半女。

    幼娘,你可给大家伙儿都看了?”

    “赵氏!”

    看着一群姑娘面色齐齐一黯,贾母气的面色发白,心里恨不得骂一句猪脑子!

    赵姨娘害怕贾母,听她一喝,登时不吭声了。

    等她老实后,贾母哼了声,才对众人道:“你们才多大一点,了不得也就二十出头的光景。

    凤丫头不也成亲好些年后,才有了大姐儿?

    再说,你们不说我也知道,这事定不怪你们,多半是环哥儿在外面太忙,还打发了你们成日里帮他做事。

    哪里还有功夫生孩子?

    如今回来了就好,时间多的是,还怕没孩子?

    我是过来人,你们听我的,总没错!”

    到底是出身不同,虽然都是好心,可赵姨娘的话就让人心里不舒服,同样的道理,贾母说的就让人心里受用感激。

    旁个都羞涩,不好开口。

    赢杏儿却爽利笑道:“老太太说的极是,儿女子嗣本就讲究缘分,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强求不得。”

    贾母闻言,对薛姨妈大笑道:“到底是宫里教养出来的,只这气度,就比咱们普通人家里长大的强……这群孙女媳妇里,我最喜欢杏儿这幅大气!”

    “哎哟!却是我来迟了,没迎到贵客!”

    贾母话音刚落,从门外传来一道高声笑语。

    众人纷纷笑出声,不用猜都知道是哪个来了。

    果不然,门帘掀起,一道身着一身大红裳的王熙凤,头戴金凤步摇,满面灿烂笑容的进来,说不尽的亲切,拉拉这个的手,抚抚那个的鬓角,和史湘云闹一下,又和林黛玉互相讥笑两句,最后对赢杏儿笑道:“去年去你们那里,得你们那样好的招待,如今你们初回到家里来,就该轮到我好生服侍服侍你们了!

    这不,刚才带着一众婆子丫鬟们在厨房那边守着,这才误了迎你们这群娇客。

    一会儿用好吃的好喝的给你们赔情!”

    赢杏儿笑道:“谢谢二嫂了。”

    王熙凤忙笑道:“这算什么?公主要是有什么想吃的想顽的,现在只管说,我立马打发人去准备。”

    赢杏儿笑道:“我并不挑嘴。”

    贾母在上面笑骂道:“就你会做好人,拿着官中的银子献殷勤!”

    王熙凤高声笑道:“这算什么?一顿东道我还做得起,今儿晚的嚼用,都算我的!

    我可不像老祖宗,后头屋子里扁的圆的藏了半间屋子,也不拿出来给这些孙女孙媳妇们高乐高乐。

    难不成老祖宗日后就指望着宝兄弟一人给您老彩衣娱亲?”

    贾母闻言大笑道:“你们听听,你们听听,还没让她掏银子,这破落户倒是惦记上我那些梯己银子了!呸!一两都没有!”

    众人顽笑了阵后,王熙凤一双丹凤眼在屋子里扫视了圈,似无意的笑道:“环兄弟还没回来吗?怕又是被皇帝喊进宫里去了吧?”

    贾母笑道:“就你精明!是刚下了船,就被接去宫里了。

    想来,一会儿就和链儿一道回来了……

    我早上就打发链儿,让他务必接他三弟回家。

    宝玉今儿也去了清虚观张真人处给他女儿换寄名符,不多会儿也要回来了。

    如今有了丫头女儿,宝贝的什么似得,只是那孩子打落草就生的娇弱。

    少不得还要幼娘帮着照看照看……”

    正说着,就听门外传来呼声:“链二爷、宝二爷回来啦!”

    众人闻言,纷纷抬头往门口看去。

    王熙凤一双妙目,陡然变热……

    ……

    大明皇城,长乐门外,内阁值房。

    张廷玉、何尔泰、陈壁隆三人回到内阁后,张廷玉面色淡然的坐回职坐。

    何尔泰和陈壁隆两人的面色则不大好看。

    内阁内还有二人,一为分管工部的内阁阁臣杨顺,一为分管户部的胡炜。

    胡炜能力极强,是前相陈廷敬留下来的人才,但性子油滑许多。

    整日里笑眯眯的,从不挑事,也极少与人争执。

    杨顺的性子倒和何尔泰、陈壁隆两人相像,沉稳果决,雷厉风行,眼中揉不得沙子。

    见三人回来后的情形,便淡淡哼了声,道:“可见没有好结果?陛下对那位……荣宠之盛,冠绝古今。

    然对江山社稷,却不知是福是祸。”

    何尔泰闻言,再想想今日之辱,面色愈发铁青。

    陈壁隆叹息一声,道:“陛下和忠怡亲王纵然知道我等心意,却还是顾念情面……

    却不知,对于江山社稷之重,最讲不得的,便是情面啊!”

    胡炜呵呵笑道:“陈相言重了,何相消消气……不就是再多两年嘛,何必非要急这一时半会儿?”

    何尔泰闻言,将手中茶盏往桌面上一丢,厉声道:“又介,我何某人又岂是为了那些地?

    难道你也不知,我是为了不让边军武臣做大,不能让他们有了靠自身屯田便能维持甚至壮大的能力!”

    陈壁隆也沉声道:“又介,毅庵说的对啊!咱们大秦,对武勋之宽容,只看看那位宁国侯之气焰,便可见一斑。

    只要他占着理,就没人能怎样他们,连天家都不行。

    这不能说是错,不似前宋时杯酒释兵权,不似前明时大肆诛戮功臣,就不至于有外难时无良将。

    可是,单是荣宠宽纵,却绝非谋国之道。

    朝廷,一定要有限制武勋将门兵权的法子,否则,早早晚晚必然生乱。

    军粮草秣,便是一直以来,朝廷限制边军壮大的一大杀手锏。

    不管他们有多少大军,只能靠朝廷运送粮饷草秣养着。

    一旦有不稳之意,便断了他们的粮草,乱兵,也就不攻自破。

    可若是给了他们自给自足的机会,那……

    朝廷再无可制之法了!”

    杨顺在一旁哼了声,沉声道:“咱们自然明白自己的苦心,可那起子私利小人会明白?

    他们只当咱们在谋那百万亩良田。

    庶子焉知国之大政?”

    胡炜闻言,抽了抽嘴角,也没理会杨顺含沙射影的攻击,他寻思了下,道:“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为何不能再等二年,等收回了黑辽军团的屯田之地,日后再不许军队务农,经商,不就可以了?

    说句良心话,咱们大秦到了今日,已然是盛世之基。

    开国百余年,多咱见过朝廷不缺银子,户部有富余的时候?

    这毕竟都是人家的功劳嘛,稍微退一两步,也不是不……”

    “糊涂!”

    胡炜话未说尽,就被杨顺厉声喝道。

    杨顺似怒发冲冠,瞪着胡炜厉声道:“事关国朝根基运数,岂有退让之礼?

    黑辽军团屯田之事,不过引子罢。

    他们才屯田几日?

    况且,黑辽毕竟有朝廷设置的督抚府衙在,百姓亦皆是老秦百姓,民心向秦,容不得屑小作乱。

    真正厉害的,是西北!

    朝廷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西北万里河山上,驻军数十万屯田于外。

    一个荒蛮准葛尔,就搅得大秦西面百余年不得安宁。

    真若让那边发展起来,哼!

    那里既可养马,又能种田吞粮,再加上那位坐拥金山银海,给他二十年光阴,岂不重演董卓旧事?

    到那时,你胡又介担得起这个罪责吗?”

    胡炜被说的面色发白,虽然面色羞恼,可心里未尝没有被说动。

    因为,还真有这个可能……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未发言的张廷玉轻轻搁下手中笔,轻笑道:“杨相,不至于此。

    黑辽有督抚衙门,西域自然也要设。

    西域各大古城,都要设立府衙。

    甚至还要设立黑冰台……

    另外,军方不得干政,这是一条铁律,也是一条死线。

    生产建设兵团,虽挂着兵团名,却和当地军队没有任何瓜葛。

    只是以军制,集中力量,开发西域罢了。

    虽然多少还是有些隐忧,但只要我等始终睁一只眼看着西域,就绝不会让他们有任何可乘之机。

    而西域,却会逐渐开发成大秦的宝地,再不会像前朝那般,只占一个虚名。

    它要实至名归。”

    ……

    皇城内,武德殿。

    出乎意料的,殿内正堂中央,摆放着一个大圆桌。

    圆桌中央,是一个红铜打造的,大大的锅子。

    周遭,摆满了盛着各式小菜和装着鹿肉羊肉的瓷盘,还有各种香料调味品的玉碟。

    都中九月,天已经清寒起来。

    吃个锅子,还能配上最后一班瓜果,正是爽利的时候。

    待董皇后、赢祥、赢昼和贾环进殿后,就见隆正帝正在亲自用汤勺,搅动着锅子里的高汤。

    苏培盛都只能站在一旁,打着下手。

    看着这一幕,董皇后和赢祥都怔了怔。

    两人回过神后,齐齐看向贾环。

    君子尚且远庖厨,更何况一国之君,万民之帝王。

    可是,头发花白的隆正帝,此刻却在认真的搅动着锅子里滚沸的汤水。

    这一幕,是董皇后平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也是赢祥平生以来第一次见到。

    而贾环,饶是之前怒火万丈,可是看到这一幕,也还是忍不住动容。

    眼睛微微酸涩……

    一旁处,赢昼更是又羡又嫉的看着贾环。

    连他都知道,隆正帝准备的这个锅子,是给谁的。

    真真是眼红到心里了!

    寻常皇子,一年到头来能和皇帝一起用一次膳,就觉得极幸福的了。

    谁还能让皇帝亲自操持过?

    不过他也不是真的嫉妒,因为他知道,这三年来,贾环对朝廷,对他父皇,到底帮助了多少,功劳有多大。

    贾环当得起!

    “都站着做什么?还不入座?”

    隆正帝细眸扫过众人,瞥了眼眼圈微红的贾环,面色和缓了些,淡淡道。

    董皇后忙笑道:“这可是天大的福分,能吃上皇上的东道,都快快入座吧。”

    说罢,上前走到隆正帝身边,接过他手中的汤勺。

    赢昼最会讨皇后欢心,忙不迭的又从皇后手中取来动手。

    赢祥与贾环入座后,赢祥正要帮忙发筷子,隆正帝哼了声,瞪向贾环,道:“没点眼色吗?”

    贾环抽了抽嘴角,只能垂头丧气的在董皇后和赢祥的好笑,赢昼的嘲笑声中,接过筷子,分与众人。

    等贾环一一分发完毕又低眉顺眼不抬眼的落座后,隆正帝瞥了他一眼,哼了声,但语气到底缓和了许多,道:“先吃吧,趁热……”

    贾环点点头,夹起面前盘中的一块鹿肉卷子,放进锅子里轻声数了十声后,一口塞进嘴里,一边烫辣的唏哩呼噜,一边一脸的满足:

    “嘶……啊!”

    董皇后和赢祥见之哑然失笑,隆正帝也微微扬起了嘴角……

    ……

    ps:一写就写顺了,然后就写多了。本来想分拆成两章,可分起来又总觉得不得劲,索性就一道发出来吧。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