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权臣闲妻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终于死了(一更)
    夏侯磬回到驿馆,百里修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他了。只看了一眼他的神色百里修就知道他必定是无功而返了。扬眉道:“怎么?睿王府连九殿下的面子都不给了?”夏侯磬也不动怒,只是淡淡道:“睿王府连国师的面子也不给,何况是本王。”

    百里修轻哼了一声道:“陆离从百里家带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夏侯磬自己走到一边坐下,道:“不是说了,应该是一幅画么?”百里修脸色有些阴郁道:“问题就是,到底是什么画!无缘无故的,陆离会专程到百里家去拿一幅画出来?”夏侯磬不以为然,淡淡道:“说不定是陆离与百里胤聊天,恰巧看中了一幅画呢?百里家多得是名画古董,现在正是要讨好睿王府的时候,送一副画怎么了?”

    百里修冷笑一声,“九殿下好像一点都不着急。”

    夏侯磬垂眸道:“陆离已经答应了,等本王离开京城的时候便将那宝珠相送。本王还有什么可着急的?国师有空不如操心一下你自己,毕竟……百里家的秘密国师如今还没有找到,我六哥……可还在睿王府里关着呢。到时候,国师又该如何向我父皇交待?”

    百里修眼底闪过一丝怒意,“不劳九殿下费心。”

    夏侯磬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本王做什么,也请国师不要太过关心。你我还是各行其事,不要给对方添麻烦的好。”

    “你什么意思?”百里修道。

    夏侯磬道:“国师难道还不知道在睿王府和东陵朝臣的眼中,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本王只想平平安安地将父皇吩咐的宝物带回西戎,还请国师不要连累了本王才好。”说完,夏侯磬便站起身来漫步走了出去,只留下身后表情阴暗的百里修沉默不语。

    “公子。”书房离间的黑衣男子走了出来,站在百里修身边低声道:“公子,百里家那边没有查出来。当时书房里只有陆离和百里胤两个人。睿王府的侍卫还守在门外,除了陆离和百里胤,没有人知道陆离拿走的到底是哪一副画。”他们也只能从陆离带着的盒子外形推测出那应该是一副画而已。但是百里胤的书房里到底有多少画作谁也不知道,就算他们真的闯入其中也未必能够查得出来。

    百里修冷声道:“不必了,本公子知道陆离带走的是什么了。”

    黑衣人有些惊讶地看着百里修,百里修咬牙道:“去年百里胤生辰的时候,老头子送了一幅画给百里胤。我记得……画的是,隆山秋色?”那幅画当时他就检查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就没有在意。毕竟老头子平生也去过不少地方,随便画一副什么山水图也不奇怪。但是现在…既然能让陆离上心就肯定了这幅画有问题,百里修想的自然也就更多了一些。

    隆山是什么地方?老头子为什么会特意画这么一个毫无名气,景色看起来也不见得多出众的地方?

    “去查查,隆山在什么地方。”百里修沉声道。

    “是,公子。”黑衣人点头,犹豫了一下问道:“公子,百里胤那里……”百里修冷笑道:“百里信只怕没有说假话,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既然如此,百里胤知道的可能性也不大。老头子倒是当真狠得下心来,他就不怕本公子彻底毁了百里家!”

    “那现在……”

    百里修垂眸思索了片刻,沉声道:“继续盯着睿王府,还有夏侯磬!夏侯磬这般气定神闲,难保不是跟睿王府达成了什么协议。苏绛云还活着么?”

    黑衣人点头道:“公子没让动她,我们只是派人看着她。这些日子她一直躲在六王爷的院子里足不出户,公子要杀了她么?”

    百里修道:“带她过来。”

    黑衣人有些为难地道:“不知道睿王府的人对她做了什么,苏绛云苍老得很快,现在看起来……只怕就算我们不杀她,她也没几天好活了。”百里修不屑地冷笑道:“不是睿王府的人对她做了什么,是她自己对自己做了什么。那个女人跟……一样,都是异想天开的蠢货。她竟然以为,自己能够青春永驻。她以为她是神仙么?如今不过是药效反噬罢了。”

    黑衣人点点头,“属下立刻带她过来。”

    片刻后,黑衣男子果然带着苏绛云走进了书房。苏绛云的模样,甚至比在睿王府地牢里的时候更加可怕。她已经苍老的完全看不出来曾经的美丽了,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年过古稀的老妇人。干瘦的脸上,暗黄的皮肤上长满了老人斑,松弛的垂在她的脸上。百里修甚至都看不清楚她的眼睛了。她的眼睛也变得十分不好,总是微微眯起又像是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物。

    她依然穿着一身西戎王妃才会穿的锦缎刺绣的精致华服。瑰丽的色彩和精美的花纹,更衬地眼前的老妇人鸡皮鹤发,老迈不堪。

    百里修有些厌恶地偏开了眼睛,他虽然对女人的美丑并不那么在意,但是眼前苏绛云这种模样无论在任何人的眼中也都称得上是杀伤力巨大的。特别是,百里修记得,就在一年多以前,这个女人还美丽的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

    “百里修?!”苏绛云的声音跟她的容貌一样的让人难以忍受。她显然已经忘了六皇子曾经告诉过她的最好躲着百里修一些的提醒。看到百里修立刻就要朝她扑过去。但是眼前的苏绛云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身手矫健的睿王府亲卫了。站在百里修身边的黑衣男子一抬手就将她推了出去。苏绛云站立不稳,狼狈地倒在了地上。

    百里修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苏绛云,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让本公子惊讶啊。”

    “百里修!”苏绛云嘶哑尖锐地声音刺地人额边隐隐作痛,苏绛云却顾不得这些,尖叫道:“百里修,帮我!帮我!”

    百里修微微挑眉道:“我怎么帮你?你出卖了我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找你算账,你是不是就觉得我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了?”苏绛云早就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是叫嚷着,“帮我!百里修,帮我!”

    百里修俯身,逼视这眼前的老妇,道:“你想要做什么?”

    苏绛云眼中闪烁着疯狂地恨意,“我要报仇!我要杀了…我要杀了……睿王。”

    百里修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哈?你说,你要杀了睿王?睿王武功盖世,这世上除了宇文策,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你凭什么杀了睿王?本公子,凭什么帮你?”苏绛云紧紧地抓住百里修的衣摆,喃喃道:“杀了睿王,所有的一切……都给你。”

    百里修不屑地勾唇,“你还有什么价值值得我帮你做这种事情的?”

    苏绛云道:“云宫,全部给你。”

    百里修不为所动,“云宫,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苏绛云眼中光芒一盛,道:“我知道睿王的弱点!”

    百里修眼眸微闪,“哦?这倒是有点意思了。说说看。”苏绛云道:“苏玥宁!睿王最大的弱点就是……苏玥宁那个女人!”

    “苏玥宁?崇宁公主?”百里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苏绛云嘿嘿一笑,昏暗的眼睛里闪烁着怨毒的光芒,“不错!睿王年轻的时候,跟苏玥宁是一对。只不过…苏玥宁是莫罗公主,他是睿王府世子,两个人根本没有可能在一起。所以才分开的!”

    百里修皱眉道:“就算是如此,如今崇宁公主已经有了苏琼玉了,你以为睿王还会在乎一个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的女人么?还是说…苏琼玉本来就是睿王的女儿?”

    苏绛云道:“苏琼玉根本就不是苏玥宁那女人的女儿。”

    “你怎么知道?”百里修问道。

    苏绛云喃喃道:“这世上…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情敌自然也算是敌人,“睿王为了那个女人…二十多年来一直不肯纳妃,宁愿让睿王府断子绝孙,呵呵……只要你抓了苏玥宁,何愁杀不了睿王!”

    百里修挑眉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倒不是不错。不过…苏玥宁本身也不是省油的灯,想要抓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苏绛云笑道:“反正我告诉你了,该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情。”

    百里修点了点头道:“本公子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如果你的消息是真的,本公子倒是不介意帮你送苏玥宁和睿王下去陪你。”说罢,对着身边的黑衣男子使了个眼色。男子点了点头,身形一闪已经到了苏绛云面前。苏绛云想要反抗,若是她全胜之时或许还能够拼个势均力敌。但是现在的苏绛云,却连对方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不过。黑衣男子随手一掌边拍开了苏绛云的毫无力道的反击,下一刻一只手捏住了苏绛云的脖子。

    苏绛云蓦地睁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双手用力的想要掰开掐着自己脖子地手。但是那只手却犹如一个巨大的铁钳一般纹丝不动。苏绛云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从黑衣男子冷酷无情的眼眸中她只看到了自己老迈丑陋的模样。突然就生出了几分心灰意冷之感。

    她这一辈子到底算是什么呢?明明出身低贱,最后却成为了西戎的王妃,她似乎该感到满意了。她背叛了睿王府,最后却没有死在睿王和睿王府的人手中,也足够让许多人惊叹了。但是,她自己却依然还是感觉那么痛苦,那么空虚。只要得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就算得到世间所有的一切,他依然不会觉得满意吧?

    好恨…为什么他从来都看不到她?为什么她出身如此卑微,即便是拼尽了全力在他眼中依然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侍卫?而东方明绯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他全部最亲切的爱护和关心。还有苏玥宁,她什么地方比她强了?只是因为她是莫罗的公主出身尊贵,就可以得到他的钟情。即便是他明知道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但是她呢?在他的眼中,她又算是什么?

    苏绛云不甘地想要挣扎,但是窒息和黑暗却渐渐袭了上来。

    她就要这么死了么?

    百里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苏绛云在黑衣男子的手中渐渐停止了挣扎,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淡然道:“处理了吧。”

    “是。”黑衣男子点头,拎起苏绛云的尸体走了出去。从此以后,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苏绛云去了哪儿怎么样了。即便是等六皇子回来,即便是他或许能猜到苏绛云的下落,他也不会过问。一个已经老朽得看起来比他亲娘年纪还大一辈的妻子,和一个可以附辅佐他支持他的西戎国师到底该站在哪边,夏侯齐心中想必也是有数的。

    从此,这世间便再无苏绛云这个人。

    百里修坐在书案后面,抬手揉了揉眉心,“崇宁公主么……”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