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335章 名声在外
    步寻略欠身,“回陛下,他人还没有离开京城,还在京城内。”

    “还没走?”昊云图疑惑,疑惑牛有道为何还没走,冲战马来的,齐国这边的问题他已经帮牛有道解决了,为何还一直拖着不走?更疑惑没走为何能让步寻犹犹豫豫,“为什么没走?步寻,你有事瞒着寡人?”

    步寻心中苦笑,这事他不想对他提,所以一直不吭声,现在被问到了,不说不行了,否则就是欺君了。再次欠身道:“回陛下,牛有道有风流事缠身,说是要娶红娘…”

    昊云图身上涌起的狐疑探查气息瞬间凝滞,冷漠审视的表情也刹那融化,问:“牛有道要娶红娘?你确定?不是做奴仆吗?怎么又变成了娶她?”

    步寻:“消息已经传开了,也已经确认了。”

    昊云图终于明白了步寻为何不提这事,上次他也说了,他不忍再听红娘的事,却不想又被扯了出来,更想不到竟然是这种结果。

    转身,目光再次投向万家灯火的京城,久久不语,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只是目光中的情绪很复杂。

    好一会儿后,问:“逗留在京城,是要筹办婚事吗?”

    步寻回:“目前没这个迹象,目前两人在京城双宿双栖,四处游玩,似乎还没尽兴!”

    昊云图嘴唇绷了一下,他本想说,如果是要办婚事的话,让步寻用个什么名义送个贺礼什么的以示自己的大方,表示自己已经放下了,却不想人家是在秀恩爱,脑海中又闪过一个女人身穿红妆抛绣球的画面,口中徐徐道:“寡人是齐国皇帝,不会受儿女私情牵绊!那十张出境文牒怎么样了?”

    步寻:“已经陷入了激烈抢夺中,死了不少人,东西去向也一直在我们的掌控中,有三大派暗中配合,不会让任何一张轻易离开齐国……”

    天黑,山高,漫天繁星看似触手可及,登至山顶又发现遥不可及。

    黑牡丹抬头仰望星辰,风摇裙摆。

    她与公孙布率众潜伏在此,等候牛有道的下一步计划,谁知下一步计划没等来,却等来了牛有道要娶管芳仪的消息。

    沈秋传回的消息证明事情很突兀,牛有道当天找到管芳仪,当晚就和她睡在了一起,次日似乎就决定了要娶管芳仪。

    黑牡丹不知牛有道在搞什么鬼,可闹出娶亲来未免也太离谱了些。

    她心里很清楚,自己和牛有道不存在什么男女关系,也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可是心情莫名烦躁,想一个人冷静一下,好好把这事想通了……

    齐国尚处在黑夜中,燕国的青山郡却是旭日东升。

    马蹄声隆隆驰骋出山谷,商淑清及费长流、郑九霄、夏花三位掌门礼送商朝宗等人离去之后,再目送。

    商朝宗也是被牛有道娶亲的事给惊动了。

    先是天玉门被惊动了。

    说到这事,天玉门有点火大。

    本来直接让封恩泰问牛有道就行,偏偏封恩泰却不在牛有道身边,那蠢货居然把好不容易甩出去的包又给揽了回来。之后那包是扔出去了,也有人接手了,然而接手者觉得天玉门的行为有异,居然追着天玉门弟子好一阵追杀,想灭口!最后有其他势力介入了抢夺,才让齐国那边的天玉门弟子摆脱了危机。

    尽管如此,也让天玉门损失了不少的精锐弟子,差点没把彭又在给气得吐血。

    当然,天玉门还是留有一点后手的,也有弟子潜伏在齐京没有暴露,所以还是获悉了牛有道要娶管芳仪的消息传回来,天玉门立刻找商朝宗这边核实情况。

    娶亲乃人之常情,谁也说不得什么,只是管芳仪的身份实在让人无语。

    听说了管芳仪的身份后,商朝宗也很吃惊呐,不敢相信牛有道居然会娶这种女人,于是找到了这边核实。

    然而三派这边,包括五梁山的人也搞不清牛有道的意图,只知确有此事。

    目送哥哥等人离去,商淑清转身,问三位掌门,“那个红娘长的很漂亮吗?”

    三人相视一眼,在这位面前说什么漂亮不漂亮,似乎有些不合适。

    然而现实还是要面对,费长流道:“早年我还没有接任留仙宗掌门之前曾去齐京游历过,虽没和那红娘打过交道,但是闻其名后也见过,不得不承认,是个世间少有的绝色女子。”

    郑九霄颔首道:“我早年也慕名去看了眼,的确是绝色,说是风华绝代也不为过,有许多爱慕者!不过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至于现在是个什么模样,不太清楚。”

    “嗤!”夏花忽不屑一声,斜睨两人,满脸鄙夷道:“那女人就是个臭不要脸的贱人,你们居然还大老远跑去看她,看你们男人那点出息,就你们这样的,居然也能成为堂堂一派掌门!”

    此话说的二人有些尴尬。

    费长流解释道:“当时游历,顺道去看了眼,没你说的那么不堪。”

    郑九霄:“游历嘛,闻名的东西不去见,还算什么游历?”

    商淑清抬头看向了远处山顶上牛有道居住的庄园,神色中略有黯然,估摸着再给牛有道梳头盘发不合适了,容易让新人误会,看来自己已经不适合再居住在那了。

    “哟,齐京我早年也去过,我怎么就没有闻名而去一观?郡主,别理这两个臭男人!”夏花伸手挽了商淑清的胳膊离去。

    现场剩下费长流和郑九霄面面相觑。

    费长流问:“这事你怎么看?”

    郑九霄:“人家的私事,我能怎么看?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这位厉害啊,排除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不说,这么多年,那么多人都摘不走的花,那厮一出手就搞定了,能人所不能,这也算是本事了!”

    费长流哭笑不得地摇头,齐京那边事情一出接一出,又是挑战,又是出境文牒,又是拍卖,又打伤了天火教弟子,这里正为那位提心吊胆呢,结果好了,那位转身又搞出这么一出来,这次还真又是天下闻名了。

    “平常看着挺低调的一个人,却尽干些不低调的事,动辄干点名扬天下的事出来,还真是非常人干非常事啊!你看出来没有,郡主好像对牛有道有点意思。”他又扭头朝商淑清离去的背影努了努嘴。

    最近牛有道屡屡遇上麻烦的事传来,商淑清的反应他们可是看在眼里,再瞅不出点什么来,那这么多年也算是白活了。

    郑九霄亦回头看去,“年轻男女嘛,日久生情也能理解,不过话又说回来,人虽是个少有的贤淑女子,品性等其他方面也无可挑剔,可她那张脸实在是不敢恭维,有点吓人,这辈子算是耽搁了!唉,不提也罢,牛有道看不上的,明显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这事谁都别捅破,否则两边都尴尬。”

    “这不用你提醒!”

    北州,河坝之上,邵平波神采飞扬地看着灌口中的河水滚滚灌入水渠,分流向大片的农田。

    风来,身后披风猎猎,更兼胸怀的家国天下情所熏陶出的气质,真正是玉树临风的北州大公子。

    一旁,裙袂飘扬的唐仪陪伴,神色间有若隐若现的郁郁。

    男的玉树临风,女的貌若天仙,真正是金童玉女般的一对。

    眼前灌溉渠道的成功启用,邵平波的心情非常好,回头看了眼唐仪,问:“你有心事?”

    唐仪道:“操持一个门派,免不了有点事。”

    邵平波微点头,“慢慢来,不急!”

    唐仪也略点了点头,实际上她如今一直在反思当初力排众议率领上清宗来到北州是不是错了?

    本是抱着一番作为的精神来的,然在这位大公子的手下,却如同身陷泥涝一般,沉不下去,也抽不了身,你要沉他就拉一把,你想脱身却又走不了。面对这位大公子,她真的是满满的无能无力,无处发力。

    她焦虑,为上清宗的前途焦虑,再这样下去,整个上清宗的精气神就要彻底耗没了,一旦上上下下都养成了混吃等死的心态,都认命了,上清宗将很难再振作起来!

    于是她将目光投向了牛有道,派了人去,愿意让出掌门之位,然而牛有道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摆明了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的关系。她也找不出理由来埋怨人家,是谁先对不起谁的,大家心知肚明。

    最近接连听说的消息,牛有道看似危险,可对她这种碌碌无为的人来说,却有着清晰的对比感受,牛有道再危险,却是轰轰烈烈有所作为,而身为当年燕国第一大派的上清宗却在她手上渐渐陷入寂寂无名的状态。

    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只怕不刻意提起的话,修行界已没人还会想起这世上还有一个上清宗存在!

    而如今的修行界,谁不知道牛有道?堂堂一个门派,居然比不上一个弃徒的名头!

    这种事上清宗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前有赵雄歌,如今又冒出个牛有道!

    她深知,若没有赵雄歌的话,上清宗现在只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仅仅是赵雄歌的坐骑露了个面,便给了上清宗一条活路!

    她自己也经常在反思,上清宗为什么留不住有能力的弟子?为什么有能力的弟子都被赶了出去?上清宗究竟错在了哪?

    最近,牛有道要娶齐京红娘的消息她也听说了,这消息对她这个曾和牛有道拜过堂的女人来说,说没点触动是假的,可竟只能是看着。别人能说牛有道怎么连这种女人也娶,她却连说的资格都没有。

    “最近有没有牛有道的消息?”邵平波突然问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