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替嫁不良妃 > 第262章各有打算二更
    慕澜郡主一听这话,顿时不可置信地看着萧闵安,“容忍?萧闵安你果然一直都在骗我。”说着,那乔慕澜就是走到萧闵安的身边道:“好,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我父亲手中的兵权对不对?萧闵安你别忘了,我们两个连订婚都没有,更别说是成亲了。既然你都这样对我了,你以为我还会跟你成亲吗?至于其他的,你就更加不要妄想了。”

    萧闵安,只要我还是弘安侯的女儿,你都是得巴结着我,你以为现在这样,我就能任你摆布了吗?门儿都没有!

    可是萧闵安并没有如乔慕澜预料中的那样向她服软,而是不在意地一笑,“这样的话,你去跟你父亲说吧,看他同不同意。”

    看到萧闵安这样一笑,乔慕澜的心里有些没底,他这笑是什么意思,以为父亲不会同意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自己是父亲唯一的女儿,他从来都不舍得让自己受委屈的,就连跟三皇子退婚这样大的事情,他都依了自己,在皇上面前求了情,自己如今还没有跟四皇子订婚呢,散了就散了,有什么的。

    “有什么不同意的,我们两个有什么关系?连订婚都没有呢,我自然可以跟你萧闵安划清关系。”

    却见得萧闵安皱眉看着乔慕澜,语气不善道:“我刚刚已经跟你说过了,以你的身份应该恭恭敬敬称呼我一声‘殿下’,而不是直呼我的姓名。还有,你说我故意接近你?我不过是看在你是我旧时的玩伴,也是我未来皇嫂的份儿上偶尔去看看你罢了,这也叫我故意接近你?你可别忘了,可是你当真那多人的面亲口说喜欢我的,我可一个字都没承认,怎么就成了我故意接近你了?”

    乔慕澜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分明是他当初故意接近自己,三天两头跑去看自己,还跟自己说不想看到自己跟三皇子定亲什么的,怎么到现在他却是否认得一干二净?把一切全都推到自己头上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你先接近我的。”

    “是吗?”萧闵安不在意地一笑,“那又怎么样?行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郡主就先请离开吧,我现在可没工夫招待你。”说着就是扬声对外面的侍女道:“来人,送客。”

    一个侍女便是应声进来,却听得那慕澜郡主道:“我自己会走,用不着别人送。”说完这话,她就是气冲冲地离开了,径直出了皇宫,回到了她住的府邸。

    可是弘安侯却是不在,乔慕澜一直等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弘安侯才回到了府里。听到侍女来报说侯爷回来了,乔慕澜当即就去见了弘安侯。

    一进到房间里,就看到弘安侯满身酒气地歪在软榻上,可是乔慕澜也管不了这些,她在萧闵安那里受了一肚子气,她非要得找回这个面子不可,于是就走到弘安侯的身边,拽着他的胳膊道:“父亲,您可要替我做主啊。”

    弘安侯现在醉得是迷迷糊糊的,只下意识地开口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还能是谁,萧闵安!”乔慕澜气呼呼地在自己父亲身边坐下。心中暗道: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这么爱喝酒,昨天萧闵安喝得醉醺醺的,今日父亲又喝成这样,害自己想要跟他说个话都没有办法好好说。

    “萧闵安?四皇子……他怎么了?你不是很喜欢他吗?”弘安侯现在醉意上头,根本就没办法思考什么。

    “我不喜欢他了,我不想跟他订婚,我不想嫁给他!”看到自己的父亲醉得这样迷迷糊糊的,这慕澜郡主心中更是恼火,现在自己跟他说什么,他也都是不知道了。

    算了,明天等父亲酒醒了再说吧。

    就在乔慕澜准备放弃离开的时候,却听得窝在软榻上的弘安侯突然开了口,声音有些严厉,“不行,你必须嫁给四殿下!”

    “为什么?”乔慕澜诧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之前不是很反对自己跟四皇子的婚事吗?怎么现在却又这样强硬地说自己一定要嫁给四殿下不可。

    “因为你佟姨怀孕了。”

    佟姨怀孕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这让乔慕澜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佟姨怀孕了,所以自己很快会有一个妹妹或者弟弟,自己就不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了。不对啊,佟姨不是已经被父亲赶走了吗?怎么还会怀上父亲的孩子?

    不过……就算佟姨真的怀上了父亲的孩子,那跟自己的婚事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佟姨怀孕了,自己就一定要嫁给萧闵安不可。

    但是此时的弘安候却已经因醉酒而沉沉睡了过去,任由乔慕澜说什么,他都听不到了。乔慕澜见状,只好无奈放弃,想着等明天早上,父亲醒了再说。

    回到自己房间的乔慕澜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脑袋里一直在回响刚刚弘安候说的那句话,佟姨怀孕了。尽管父亲嘴上不说,但是他心里也是很期待有一个儿子的吧,如果佟姨肚子怀的真的是个男孩儿的话,那自己……想到这里,乔慕澜真是满心的复杂。但是随即,乔慕澜又是摇了摇头,不会的,就算是佟姨怀孕了,也肯定不是父亲的孩子,她都已经被父亲赶出侯府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会怀上父亲的孩子,绝对不会的!

    为什么从近段时间开始,自己的一切都是这样倒霉,难道京城这个地方跟自己犯冲吗?

    乔慕澜心事重重,翻来覆去的,一夜都没怎么睡觉,等侍女来告诉她侯爷醒了,她立刻就是快步去了弘安侯的房间。

    那弘安侯看到她这般急匆匆进来,面上颇有些诧异,“怎么这么急,是出什么事了吗?”

    “佟姨怀孕是怎么回事儿?”

    谁知道弘安侯一听这话,面上神色顿时大变,然后就是对着房间里的侍女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单独跟郡主说。”

    那些侍女纷纷退下,可是秋儿却没动,因为之前弘安侯已经吩咐过她,无论怎么样,都要跟在乔慕澜的身边。自己女儿是什么性子,他最清楚不过,而秋儿又是个聪明沉稳的,所以才选了她在自己女儿身边伺候。

    但是此时,那弘安侯却是对秋儿道:“你也下去吧。”

    听到弘安候这样说,乔慕澜却是十分的惊讶,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连秋儿都不能听,毕竟自己的所有事情,秋儿都是知道的。

    “父亲,到底怎么了?”

    弘安侯不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你佟姨怀孕的事情?”

    “是父亲您昨天晚上亲口告诉我的啊。”

    弘安侯闻言皱眉,“你昨天晚上来找过我?”自己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竟然还把这样重要的事情告诉了乔慕澜。

    “是啊,当时您喝醉了,跟我说的。不过,您不是几个月前就已经把佟姨给赶走了吗?她怎么会怀上父亲您的孩子呢?会不会是搞错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怎么会搞错呢,大夫都已经确认过了,你佟姨的确是有了身孕。”

    “我的意思是,就算她有了身孕,也不一定是父亲您的种啊,她都已经离开侯府好几个月了,谁知道她有没有跟外面的男人……父亲,您可别这么糊涂,被她给骗了,让她跟别的男人的野种,进到我们家里来。”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下,弘安候却是皱眉看着她,怒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野种,你一个堂堂的大家闺秀,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乔慕澜看到自己父亲这个样子,心里更加不好受了,父亲现在是为了维护那个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在凶自己吗?不,才不是为了那个女人,以前那个女人在侯府里的时候,也没见着父亲对她怎么好,一定是为了她肚子的孩子。这个孩子真是够有本事的,还没出生呢,就已经能让父亲为了他凶自己了。

    “我说什么话了?是父亲您鬼迷了心窍,非要认定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她都已经在外面住了几个月了,怎么可能是您的,一定是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乔慕澜的脾气到底是差,因为刚刚弘安侯凶了她,她也就完全顾不得什么理智了。

    这个时候,只听得‘啪’的一声,弘安侯的巴掌就扇在了乔慕澜的脸上,口中道:“不许你说什么野种。”

    乔慕澜一下子就懵了,从小到大,父亲从来都没有动过自己一手指头,现在他竟然动手打了自己,若是将来那个孩子生下来了,父亲的眼里还会有自己吗?只怕全都是那个小孽种了吧?

    “父亲,您怎么能这样对我?”

    “事到如今,我也就跟你说了吧,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佟姨怀了身孕,正因为她怀了身孕我才把她给赶出府去的。”

    乔慕澜却是听不懂了,父亲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难道父亲是担心我知道之后,会伤害佟姨肚子的孩子,所以才瞒着我不说,并且把佟姨藏到别的地方去吗?在父亲的心里竟是这样防备着我?”

    “不是,我当然不是防备你,而是防备着别人。”

    “别人?是谁?”这天底下还有谁敢动弘安候的孩子?

    “澜儿,你是父亲的第一个孩子,这些年府里的事情你也都很清楚。父亲纳的那几房妾室,之前也不是没有怀过孩子,但是后来都莫名其妙地小产了,你应该还都记得吧?”

    乔慕澜点头,她当然记得,她曾经还听到下人们悄悄在说,是父亲之前征战沙场,手下的亡魂太多,阴气太重,所以父亲的孩子才生不下来的,当时她也觉得有些害怕。不过,这个时候父亲又提起这个做什么?

    “你现在也长大了,难道你真的认为那些事情是巧合,或者阴气太重什么的吗?”

    “父亲的意思是……?”乔慕澜惊讶地看着弘安侯。

    “这天底下最不希望我们侯府里生出一个男孩儿的人是谁?”

    是皇帝。如果父亲没有儿子来继承他的爵位,那他手里的兵权也会被分散出去,到最后这些兵权又会回到皇帝的手中,父皇话里的意思就是,是皇帝在暗中做了手脚,让怀了身孕的那些姨娘个个都小产。

    看到乔慕澜这个表情,弘安侯就知道她已经想明白了,便是继续道:“所以,当知道你佟姨怀了身孕之后,我就立刻决定做出赶她出府的假象,这样皇帝的人就不会注意到她,直到她安全生下孩子。”

    “可是父亲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让乔慕澜很是伤心,在父亲的心里,自己是不能信任的吗?

    弘安侯之所以不告诉乔慕澜当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一来,这件事当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好,尤其是像慕澜这样,整天咋咋呼呼,不懂得隐藏的,若是告诉了她,说不定哪天就说漏了嘴。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醉酒,让慕澜无意中听见了这件事,弘安侯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件事告诉乔慕澜的。

    二来,他也的确是担心乔慕澜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的女儿的确是有些小心眼儿,他担心乔慕澜知道这件事之后,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所以才刻意隐瞒了她。

    不过弘安侯嘴上当然不能这么承认,只是放轻了声音道:“我只是不想让你为这件事操心罢了,但是你现在知道了,我也要把这件事的严重性告诉你。父亲当然是想要个儿子的,因为你不能继承爵位,不能继承我手里的兵权,你现在还能仗着我手里的兵权跟那些皇子、公主们平起平坐,那些普通的官家小姐根本就不敢惹你丝毫。可是,你想想,若是等我百年之后呢?我已身归黄土,这兵权势必要被皇帝收回去,到那时你背后没有了这个强大的靠山,你可怎么办?”

    乔慕澜听到这里,情绪慢慢缓下来,也不说话了,可见弘安侯的这些话,她是听到心里去了。

    弘安侯见状,继续道:“可若是你佟姨给我生下一个男孩儿那就不一样了,到时候我死了,他就能继承我的位子,继承我的兵权,能继续当你背后的靠山,让你夫君不敢随便动你,这样我在九泉之下也就能安心了。所以,澜儿,这件事你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为了我们整个侯府,还有你的未来,你明白吗?”

    乔慕澜到现在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弘安侯的话,所以整个人有些愣愣的,转念一想,却是开口问道:“可是这件事跟我成亲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佟姨怀了孩子,我就一定要跟萧闵安成亲呢?”

    “嗯?”弘安侯是想不起来自己昨晚说的话了,但是听到乔慕澜这样说,他的眉头却是一皱,“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一直想跟四皇子成亲吗?现在干什么又这样说?难道你又不愿意嫁给四皇子了?”

    乔慕澜闻言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弘安侯见她点头,却是一下子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乔慕澜,“你这又是怎么了?前几天还要死要活,非要嫁给四殿下,我不同意,你还拿着匕首在皇上的面前自杀相逼,当时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你一定要嫁给四皇子,你宁愿死都不愿意跟三皇子成亲。你知道父亲是顶了多大的骂名才成全了你跟四皇子的亲事吗?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反复无常的?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说反悔就能反悔的。”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