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梦起黄粱 > 章节目录 番外·水明庵(下)
    ,最快更新梦起黄粱最新章节!

    楚璃命县令将人单独提到一间审讯的屋子,只和琴心一起见了红尘。

    红尘见是个两个姑娘,肆意的打量了一番,问道:“找我来是什么事情?我可不记得有姑娘这样漂亮的苦主。”

    楚璃笑了笑:“我确实不是苦主,我只是好奇罢了。”

    红尘眼睛斜了斜,楚璃并不在意,说道:“照我看来,其情可悯,其罪当诛。我若是这县令,断不会轻饶了你。该怎么判,照旧便是。”

    红尘冷笑了下:“生死于我如浮云。”

    楚璃笑了笑:“确实与你如浮云,那么与水明庵呢?”

    红尘的拳头紧了紧,楚璃又继续说道:“如今出了这事,水明庵的名声一落千丈。这且不提,你死归死,你师父还收养了些孤儿,这些人便如当初的你一般。你又如何对得起她们?”

    红尘瞪大了双眼,双手紧握,只说:“你不用拿这些来吓唬我。待过了几年,那些百姓哪里会记得这些。到时候师父再行医施药,修桥铺路,水明庵的名声,一样能挽回。到时候,照样香火旺盛。有我无我,又会有什么影响。”

    楚璃见她想的通透,说道:“即便百姓不记得,那你师父此生可还安稳?”

    红尘见楚璃说到自己师父,留下泪来:“姑娘若真是善心,便让师父忘了我便是。”

    楚璃冷冷道:“你的所为,是你师父一生的耻辱,她若忘了,难道他日再教导出一个你这样的来,毁了庵堂吗?”

    “你说的是,”红尘泪水不停滚落,“师父不该忘,该恨我。都是我败坏了庵堂的名声。”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师父愿意以己赎罪。加之外面的百姓又为你联名请县令轻判,想必你不日就能出去了。”楚璃看着她,缓缓道。

    红尘有些怔住了:“那师父呢?”

    “断心师太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楚璃继续道,“你是她的弟子,后来你胁迫的那些人亦是她的弟子,她怎么能厚此薄彼。”

    “我做的事情,不用她来承担!”红尘有些抓狂。

    楚璃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水明庵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即便百姓可以忘记,那么佛道的其他人可会忘记?我觉着县令也是好意,你师父为你赎罪,至少可以减轻她的罪过。”

    红尘想冲向楚璃,奈何手被缚着,琴心手放在剑上,警惕的看着红尘。红尘挣脱不开,怒吼道:“不就是赎罪吗?我愿意,不要牵扯我师父。她什么都不知道!”

    “赎罪?”楚璃笑了笑,“说实话,你能赎什么罪,人都害了,与你当初一般,或者比你当初更惨。”

    “那你想怎么样?”红尘怒目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好奇罢了。”楚璃起身,“到如今,你悔的不过是牵扯了你师父罢了。”

    “你别走!”红尘挣扎不起来,只能尽量伸着身子喊道,“要怎样都可以……”

    楚璃不再看她,带着琴心离开了。

    楚璃又去见了见还幸存的姑娘,不过还剩两三个是此事的完全受害者。其余的,或死了,或成为了帮凶。如今只等此案结束后,便将这些姑娘送走,离开这个地方,去新的地方生活。

    楚璃心情十分复杂,不知这样做对她们是不是好。有姑娘问楚璃:“红尘会被处以极刑吗?”

    那姑娘又恨道:“若是让她死,真是太便宜她了。”

    楚璃见那姑娘咬牙切齿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去水明庵见了断心师太。

    断心师太强撑着身子见了楚璃,问道:“不知施主寻贫尼何事?”

    楚璃打量了一下断心师太,人十分的憔悴,如枯木一般。人虽坐着,身子却驼的厉害。直言道:“我今天去探了探红尘。”

    师太转佛珠的手顿了顿:“施主费心了。”

    楚璃摇头:“不过是去看了看,有什么费心的。师太为红尘求了不少村民联名上书,又想以己赎罪,师太才是真的费心。”

    断心师太怅惘道:“贫尼若是早些发现,再多限制她就好了。”

    “真是让人惊叹,”楚璃笑道,“红尘毫无悔过之心,反倒是师太一脸自责。若不是知道详情,还以为是师太犯了错呢。”

    断心师太只继续转着珠子,楚璃又道:“师太,红尘是你的弟子,那些受害的同样是你的弟子,你毁了一个红尘,还要再毁其他人吗?”

    断心师太一愣:“施主可否告知详情。”

    楚璃起身理了理衣服道:“师太,红尘毫无悔意,即便是上了刑场,又如何?那些幸存的姑娘,见红尘至死不悔,心中的怨念只会更深,他日说不定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红尘。师太救了她,与不救,又有何区别。”

    断心师太张口结舌,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最终化为一声长叹:“施主通透,贫尼不及。请施主指点迷津。”

    楚璃想了想,说道:“你愿意替红尘赴死,倒也可以。师太今日便将这水明庵,安顿好吧。”

    翌日开审,红尘是主犯,判的是极刑,其余帮凶,或徒刑几年,或流放。旁的姑子,或啜泣或拉扯红尘等,红尘却是满不在乎。观刑的百姓对红尘指指点点,红尘也并不在意。

    直到县令说道:“红尘,论理,如今已经没有代为受过这个说法了。不过你师父断心师太,百般恳求,又请人联名上表,这事本官也请示过了。如今,就由你师父断心师太,代你受过。等行刑后,你便可以离开了。”

    红尘难以置信,冲上前喊道:“管我师父什么事情?我一人之过一人当……”

    红尘被人架住,断心师太从人群中走出,道:“谢大人。”

    因着这事影响比较大,提前上报核实后,并没有等到秋后,就执行了。

    行刑后,红尘回到了水明庵。

    如今的水明庵对红尘来说,真是破败不堪。红尘想着师父在行刑前托付她,好好照顾水明庵剩余的小尼姑长大,哪怕外间对她指指点点,她也依旧回来了。

    小尼姑见她回来,纷纷问她师父去了哪里。红尘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说师父去了很远的地方修行。

    又过了些天,楚璃回往皇城的路上,又来见了红尘。

    红尘如今已经正式出家为尼,见了楚璃,念了声佛号。

    楚璃见她如今心绪平和,问道:“师太如今看着是悟了。”

    红尘一脸平静,只是说道:“贫尼有一事,想请施主帮忙。”

    楚璃问道:“何事?”

    “贫尼自知罪孽深重,余生只能赎罪。刑罚之中,有一项墨刑,贫尼愿受此刑。”红尘这番话,似乎在心中酝酿了千万遍,说的极是顺畅。

    楚璃愣了愣,说道:“大瑞的墨刑是在脸上刺字,你可要想好了。”

    “贫尼自愿受罚,请施主成全。”红尘深深的行礼道。

    楚璃原就是想来看看她悔过了没,结果却比楚璃想的更深刻。便允了她,只是如今要回皇城,楚璃没有多余的空闲帮她完成此事,便速速写了一封手书给她。说道:“你拿着这手书去找县令便成。”

    红尘道谢,楚璃上马车前,又问了她:“你真的甘愿受墨刑吗?”

    红尘念了声佛号,极是平静:“贫尼愿意。”